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破斧:刘晓波遭灭命之难暴露共产极权主义者的凶残嘴脸

201778liuxiaobohuanai.jpg (524×393)
病危中的刘晓波(网络图片)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近日被爆在监狱患肝癌,已至晚期,生命垂危!消息立即引发国际震惊,人们既悲撼又愤怒,一致谴责这是中国赵家人有意制造的一大罪恶事件。

刘晓波遭此灭命之难,不仅是共产极权主义者制造的一大罪恶,更显露出共产极权主义者的凶恶和凶残本性,必须予以全面揭露和批判,让世界看透它的这种本性,不要再受它的欺骗和蒙蔽。

一、判处刘晓波重刑是共产极权主义者肆无忌惮、横蛮不讲理的野蛮凶残表现。

刘晓波是因参与与起草《零八宪章》而于2009年被判处11年重刑而被长期监禁的。众所周知,零八宪章起草人只是以极其温和的口气与和平行为,敦促中国当局在中国逐步实行普世价值的民主、自由与法治等等,并未鼓吹以暴力手段来推翻赵家人的统治。刘自始至终宣称:“我没有敌人。”

而刘晓波主导起草的“零八宪章”完全是行使一个国家公民固有的言论思想自由权利。这也是全世界所有民主国家或正常国家的公民的天赋权利,因而是绝对不可剥夺的

思想言论的自由表达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赋予每个中国公民的权利,其中包括向各级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提出建议和批评的权利。

刘晓波起草公布“零八宪章”以后,竟然于2009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这实在太荒唐了!首先,既在庄严的宪法上承认公民有言论和思想的自由表达权以及对国家机关的批评建议权,然后又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具体剥夺公民的这些权利,这不是专制独裁、野蛮凶残的行为是什么?
其次,按照现代人类社会普遍承认的政治文明准则,国家政权乃一同全体国民通过契约建立的为自身服务的工具。它既是全体国民的授权,国民就有在他们认为政权服务不好或犯有恶行的时候予以废止或替换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实际上已在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国家得到践行。因此,中国政权制定和颁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本身就是十分荒谬的,不仅违背中国人的根本意愿和利益,也违背世界人民的意愿和利益,是彻头彻尾地逆历史潮流而动。

请问,当今世界,除了中国和朝鲜这两个共产极权主义国家外,还有哪些国家政权以这样的法律来惩罚其政治反对派呢?由此也证明,中国的红色极权主义政权在当今世界是多么孤立,多么野蛮和凶残!

二、从肉体上消灭政治反对派露出了共产极权主义者更凶恶和凶残的本性。

正如海外一些评论所指出的,刘晓波之所以进入肝癌晚期,已经无法救治才被曝光和允许保外就医,绝对是中国赵家人蓄意要以隐形手段将其灭命的罪恶后果。
众所周知,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以后,在国际国内民主自由力量中的声誉大增。他为人温和,是所有不同民主力量所能认同的领袖人物,一旦刑满获释,必然成为引导中国民主转型的有巨大号召力和影响力的人物。因此赵家人早有阴谋,要么让他死在牢中,要么让他一出狱就成为废人。至于如何用隐形手段来达到这一目的,就无须笔者费口舌了,办法多的是!

而赵家人用隐形手段来消灭政治反对派绝对不始于刘晓波。在这以前,赵家人已经用这种方式消灭了在他们看来比较可怕的一些政治对手。著名民运领袖彭明,两个月前还证实他在监狱勤于锻炼和自保,身体颇佳,随后却突然宣布他因病死在狱中。监狱当局又立即将他火化了事,拒绝家属实行尸体解剖,检查病源的要求,难道这里面没有蹊跷吗?

我们更要从历史来考察,证明所有共产极权主义者尤其是其领袖人物的凶恶和凶残本性。

1918年,共产极权主义者的始祖、俄国布什维克党的领袖列宁,在布尔什维克已经建立了苏维埃无产阶级专政铁锤以后,为了彻底消灭反对势力,竟然下令将早已缴械投降、手无寸铁的沙皇亚力山大二世全家十二口人,用机枪扫射,消灭在一个地洞里,其中包括他的女仆和几岁的小孙子。想当年列宁被沙皇流放在西伯利亚一个边远村庄时,那里风景优美,列宁可以自由垂钓、读书、游山玩水,还允许其妻子看望和陪伴他。两相对比,列宁显得多么凶残和野蛮,沙皇又是多么的温和和宽厚!

至于列宁下令屠杀的政治反对派和反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反抗人群,更是难以数计,凶残无比!

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在处置政治反对派上则比列宁的野蛮和凶残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列宁、斯大林一起领导十月革命的其他主要领导人,除托洛斯基以外,全被斯大林在上世纪30年代中下期以肃反的名义处决了。

当时的布尔什维克政权第二号人物托洛茨基本已逃往墨西哥隐居,斯大林却派遣自己的心腹,潜入托洛茨基住所,骗取托的信任,将他杀掉。甚至将他仅有的一个三岁的孙子也干掉,必欲斩草除根而后快。

最可恨和可悲的是,斯大林在消灭政治反对派中表现十足的恩将仇报和极端的反人性。列宁临死以前已经看出斯大林的政治野心,建议党代表大会将斯大林从总书记岗位上调开,斯大林的地位岌岌可危。但在一次中央委员会上,位于斯大林之前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湟夫竟然反对列宁的提议,支持斯大林继续担任总书记职务。

当斯大林发现季、加两人开始不满他的独断专行时,斯大林又拉拢和联合当时在政治局颇有影响的布哈林、李可夫等人,把季、加两人赶出政治局,斯大林因此巩固了党的领袖地位。

当斯大林后来发现布、李等人也是他在党内的最大竞争对手,他又联合莫洛托夫、布尔加宁等人把布、李等人赶出政治局,进一步巩固了他的领袖地位。

可以看出,季、加、布、李等人都是斯大林成为独裁领袖的大恩人,但斯大林认为这些人虽然已不在最高权力机构里,而他们的影响力仍然存在,对他的领袖野心仍然是潜在威胁。于是他在1936年又开始搞大规模肃反运动,借以把季、加、布、李等人都打成反革命,用法律之名,加以消灭。

最可悲的是,有些被处决者竟然不知道是斯大林有意要除掉他们的,还曾想斯大林能救他们一命。1937年季诺维也夫被宣判死刑,执行枪决的时候,竟然跪求行刑队长允许他见斯大林一面,他相信他是斯大林的恩人,斯大林会免他一死。
当一位空军司令员被推进刑场执行枪决时,竟然高呼“斯大林同志万岁!”他相信处决他,斯大林是不知情的。

再看毛泽东,他几乎把他所有的亲密战友、共同领导革命的领导人都要消灭而后快,表现极为凶恶和凶残。此处略举二三例就够了。

刘少奇早在延安时期首先提出“毛泽东思想”,以树立毛泽东在全党的领袖地位,在中共掌控全国证权后,刘成为第二把手,毛害怕刘取他而代之,于是发动文化大革命,首先把矛头指向刘少奇,最终让刘受尽群众批斗折磨,孤独地死在河南一个小屋的水泥地上。其间毛明令不要给刘治病和照料。

周恩来早期与毛有矛盾有争夺,后期则是毛的忠实仆从和帮凶。但毛仍然害怕他取而代之,当周发现癌症后,毛始终拒绝让他动手术和积极治疗,最终导致周78岁就去世了。周死后,毛竟然拒绝参加周的葬礼。

亲自为毛提出四个“伟大”而又被毛立为自己接班人并写入宪法和变革的赵家人第二号人物林彪,在毛怀疑他有夺取其最高权力的野心后,林自知斗不过毛,率全家人坐专机逃往外国,摔死在蒙古。而毛泽东得知消息以后,竟然高兴地对其亲信说,太好了,他帮了我大忙!

这一切不也足够证明毛泽东这个共产极权主义头目是多么的凶残和野蛮吗?
可不可以说,并非所有共产极权主义头目都如此,也有人表现某种人性和温柔一面?非也!非也!应当说,只要是共产极权主义头目,其本性必然都是凶残和野蛮的。周恩来素以温文尔雅、平易近人著称,但他在上世纪30年代初,曾亲率中共特工人员,直入其业已叛投国民党的特工副手申某家,将其全家30余人斩尽杀绝,其中包括他的三岁的孙子和周的亲侄儿周某。难道这还不算心狠手辣和野蛮凶残吗?

至于朝鲜的金家王朝,柬埔寨的前波尔布特共产头目的杀人如麻,已属举世皆知,无须赘述了。

总之,略为考察一下几个共产王朝领袖的历史,绝对可以肯定,共产极权主义的领袖们在对待党内的反对派和潜在竞争对手上没有一个不是野蛮凶残无比的。
既然他们在对待党内的政治对手上如此野蛮凶残,在对待和处置党外的政治反对派上就必然更加凶残和野蛮。

因此,在推断刘晓波这个中共党外的政治反对派所遭受的赵家人的折磨,直至把他整死,以证明赵家人的野蛮和凶残,应该是完全合乎逻辑而无可置疑的。

据报道,几年以前,刘晓波已经患有肝癌,但监狱当局拒绝予以积极治疗,而在2017年5月13日诊断刘的肝癌已至晚期,无法做手术和化疗,生命进入垂危阶段时,当局仍不公布刘的病情,直到一个多月以后的6月16日,才有人曝光刘的病情,当局才被迫同意保外就医,因而引起国际的震惊和齐声批评谴责。
刘的病危被曝光以后,除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人士大力请求政府允许刘出国医治外,立即有美国、德国、法国和台湾等国和地区的政府声明,愿意让刘到他们的国家治病,并将以最好的医疗条件予以施救和照护。154位诺贝尔奖得主也一致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刘及其妻子到国外就医。刘也通过妻子刘霞发声,表示愿意去国外就医治病。

而据报道,中国赵家人竟通过代言人发声,拒绝批准刘出国治病,理由有二、一是刘至今拒绝认罪;二是刘的病情很重,不宜远行赴外国治疗。

显然,这是掩盖赵家人必欲置刘于死地而后快的虚假的无任何说服力的借口。当年著名异设人士魏金生、王军涛等就未认罪而以保外就医名义放他们出国的,为什么可能即将结束生命的刘晓波不能出国就医呢?何况今天的运输条件要比几十年前优越得多了。至于所谓“认罪”问题,笔者将另行讨论。实际上赵家人的拒绝,只能进一步暴露赵家人对政治反对派是毫无人性的心狠手毒,他们不趁此机会灭掉刘晓波这个心腹大患是决不罢休的。

三、为什么中国共产极权主义者敢于如此藐视众怒,一意孤行地逞凶作恶?

最根本原因是他们意识到其统治基础已经摇摇欲坠,灭掉刘晓波这样的民运领袖是直接关系到其政权存亡的生死之线,所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灭掉刘晓波。
另外,他们也相信,他们有很多有力的内外条件来达到这一目的。

1、它直接掌控了一部强大的国家镇压机器,如军队、警察、监狱和司法、检察机关,人数超千万。这对所有中国人是一支最可怕的威胁力量。因为这随时可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将稍有异议和异声者抓起来,直至处死。这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也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相信这一暴力机器,不仅可以迫使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敢乱说乱动,也可迫使任何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不敢反对和干涉它的国内压迫行为。这正是它对国际要求允许刘到外国抢救治病的呼声置若罔闻的勇气所在

2、赵家人自夺取政权建立一党专政以来,一直掌控着中国的全部自然资源和资产以及全部财政收入包括改革开放以后相当一部分私人的资产和收入。它是一个握有几百万亿资产和资金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强力政权。它可以不断地大手笔地以此来收买和拉拢许多外国政府、政要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名人、要人,为它抬轿子,当吹鼓手,甚至帮凶,其中包括一些发达的民主国家。这也是它不理会任何外国反对它的国内暴行虐政的底气所在。

3、中国大陆是世界上几乎无法与之竞争的最庞大的商品销售和资本投资市场,任何国家包括发达国家都无法舍弃这个市场。正是这样,赵家人一贯利用这一优势来胁迫所有国家屈从它的意志,使它们为了经济利益,只能在政治上屈从赵家人的意志,不敢对赵家人在国内的各种压迫和剥削行为说三道四,更不敢公开批评和谴责。

韩国的朴槿惠政府由于拒绝接受赵家人不得允许美国在该国部署萨德系统的要求,赵家人立即下令中国人不得去韩国旅游,不得购买韩国货,导致韩国经济迅速下滑,新的文在寅政府不得不立即向中国示好,松弛与美国的关系,尽量拖延萨德的部署。台湾蔡英文当局由于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也立即遭到同样的制裁,迫使蔡英文政府民望迅速下降。甚至最强大的美国特朗普政府,为了经济利益,也由原先的对华强硬转为向赵家人求和,以致特朗普公开吹捧赵家人的最高头目是多么好的一个人物。更典型的是希腊左翼政府为了求助于赵家人的经济援助和投资,竟成功地阻止欧盟第一次停止批评赵家人的恶劣的人权状况。

赵家人利用经济实力,不仅自己成功地打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把它的几个极权主义同伙、人权最恶劣的古巴等国也拉入理事会,迫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公开宣布,要么改选这个理事会,要么美国退出这个理事会。

这一切正是中国赵家人敢于藐视国际舆论,完全不把外国批评其人权恶劣当一回事的重要原因。

4、利用国内的新闻封锁和国际上的新闻自由欺骗和蒙蔽国内外人民,使他们既不了解事实,也不明白真相,从而有恃无恐地压迫和消灭国内异议异声人士。刘晓波的悲痛遭遇是又一典型例证。

由于国内的新闻封锁导致信息不能公开畅通,除了极少数大城市外,中小城市和广大农村人口几乎都不知道刘晓波其人及其患肝癌晚期才被保外就医的消息。更不知道国际上对此事的极大震惊和纷纷要求允许刘到外国抢救就医的消息。

另一方面,中国赵家人又利用西方世界和所有民主国家的新闻和言论自由制度,大规模地向他们传播和灌输中国共产极权主义统治模式的优越性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人民怎样安居乐业等等一连串的谎言,同时隐藏和掩盖中国政权的压迫和剥削行为,以及巨大的贫富差别导致多数中国人生活水平低下所遭受的苦难,从而蒙蔽和欺骗了整个国际舆论,致使中国几乎成了当今世界“万邦来朝”的国家。

而这一切也正是近年来国际上越来越无视中国极权主义政权对中国人民尤其是对民主自由人士无情打压和残酷弱杀的重要原因。他们既相信中国政权虚假的正面宣传,又害怕失去中国这个诱人的销售和投资市场,而在政治上害怕对中国政权有任何得罪之处。在对待刘晓波问题上又是典型。

刘晓波入狱已近十年,早就传出在狱中已患肝癌,但多年来西方世界却完全忘记了刘晓波其人,直到此次传出已达肝癌晚期,生命垂危,才有国家和舆论出来发声。当中国外交发言人指责任何国家不得干涉中国内政时,美国某参议员竟立即声称,“我们不是干预,而是……”多么谨小慎微!一个穷凶极恶的极权主义政权要把一个追求正义、和平、民主自由的勇士用隐形手段杀死,国际上为什么还不能干预?对邪恶消灭正义的行为袖手旁观,本身就是非正义和犯罪行为!

总之,刘晓波之所以遭受如此灭命之灾,最根本最深层的原因在于共产极权主义制度。这个制度决定所有加入这个圈子里的人尤其是它是最高领袖必然是完全丧失人性、穷凶极恶的大魔头。刘晓波作为一个正义人士,追求民主自由,反对极权主义,必然遭此灭命之灾。因此,拯救现在的刘晓波和未来更多的刘晓波的根本途径是扳倒这个制度,建立民主自由制度。

这个制度的另一特点是通过玩弄阴谋诡计,欺诈宣传来达到自己的统治目的,所以必须在中国和全世界展开最广泛而持久有力的宣传,与它的欺诈行为作斗争,让全世界认清它的反动的反人性的本质。以便彻底孤立它。非如此,要想扳倒这个强大的极权主义统治是绝对不可能的。

本文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揭露所有共产极权主义者最凶恶和凶残的本性,就是希望全世界一切正义的、爱好民主自由的人士,认清中国极权主义者的凶恶本质,不要再听信它的欺骗宣传,上它的当了。要知道,不扳倒中国的共产极权主义,还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不要50年,全世界都将处于它的魔爪的控制之下,届时全世界不知会有多少个苦难的刘晓波出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