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李原风:从中国哈萨克人“护照风波”试析突厥自由运动的兴起



当下中国西域在中共高压统治下真是狼烟四起。南疆突厥民族的维吾尔人高压维稳下去了,北疆的突厥民族哈萨克人那又冒烟了。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国新疆当局自今年一月起发通知,要求新疆哈萨克人交回中国护照,如他们同时持有哈萨克斯坦国绿卡,也必须交当局保管。据一位哈萨克人告诉记者,在新疆境内的哈萨克人,特别是年轻人受到当地官员和公安的恐吓,禁止他们前往哈萨克斯坦求学,也责令子女在哈国留学的家庭要求子女放弃学业,强迫他们返回中国,无法继续在哈萨克斯坦的学业。

目前,在哈萨克斯坦国已经拥有哈国国籍的原中国籍哈萨克人约有20万,持有绿卡或未持有绿卡而在该国居留的人数更多。他们一旦回到新疆,就将被禁止再出境。

中共当局没收新疆境内哈萨克人护照和哈萨克斯坦绿卡等消息传出后,在国际上引起舆论关注。正值“第五届世界哈萨克人大会”在哈萨克斯坦国首都阿斯塔纳举行,全球40个国家的哈萨克人代表及国际组织代表数百人与会。在大会的新闻发布会上,与会的哈萨克斯坦的高层、哈外交部及民政部相关领导、政治家们,哈国社会的精英人士都表达关注中国新疆的哈萨克人与突厥民族的人权状况与困境。

6月20日,哈萨克斯坦国科学院院士、博士生导师及社会活动家等知名学者联合举行记者会,谴责中国与新疆当局的民族迫害,并要求该国外交部向中国施压,保障新疆的哈萨克人及其他突厥民族的人身自由。他们希望通过这次记者会,唤起整个哈萨克社会与突厥各国人民对新疆哈萨克人与其他突厥民族人权的关注,并敦促国际社会与联合国关注新疆哈萨克人这些突厥民族所遭受的政治人权迫害。

中共一向在新疆采用分而治之的统治手法,对南疆地区不屈反抗的突厥民族的维吾尔人采用高压维稳政策,而对北疆的突厥民族的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吉尔吉斯人则采用相对柔和一点的怀柔政策。因而只见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与南疆是刀光剑影、硝烟四起,相对的哈萨克人所在的北疆则平静得出奇。突厥民族的这些哈萨克精英与青年们在岁月静好的沉默中关注发生在南疆的血流场面,在爆炸与枪声中思索,在突厥民族的维吾尔人的呐喊与哭泣与回顾。

中共在高压维稳南疆突厥民族维吾人手忙脚乱时,突然想起背后北疆的突厥民族哈萨克人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顿时感得脑后生凉风。环顾一下当下的中亚政治局势与伊斯兰世界与突厥民族的波涛汹涌的形势,匆忙之中出台对新疆突厥民族的哈萨克人的维稳措施,致发生这场引起国际关注的“哈萨克人护照风波”。

中共当局在南疆高压对待维吾尔人,怎么突然之间转过身来高压对付哈萨克人呢?

先要搞明白这就跟汉族人中的客家人、闽南人、潮汕人一样,哈萨克人与维吾尔人、乌兹别克人、吉尔吉斯人、土库曼人同属突厥民族,有共同的突厥民族语言与文化历史背景,当然也有共同的突厥民族感情。

中华民国时代,面对汉人统治者盛世才在新疆的残暴统治。在前苏联的支持下北疆哈萨克人地区爆发了三区革命,成立了东突厥斯坦政府。国共内战,中共取得胜利。东突厥斯坦领导核心在去与中共领导人和谈时离奇般飞机失事。共军入疆。中共在新疆的残暴统治导致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十万哈萨克人等突厥民族边民逃离中国投奔前苏联的哈萨克等中亚地区的伊犁事件 。

中共当然吸取了伊犁事件的历史教训。在当今世界因特网联成一体的地球村信息时代,中东茉莉花革命与阿拉伯之春在穆斯林世界的阿拉伯与突厥地区掀起了民主自由的浪潮。 各种宗教与政治势力都被卷入这场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潮流当中。叙利亚连年战火峰烟,独裁者阿萨德勾结俄罗斯前苏联克格勃势力的普京,与伊朗反动保守的输出伊斯兰霍梅尼革命的原教旨主义神学士政权,在苛延残喘。萨达姆残余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势力也不甘失败,结合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摇身一变成伊斯兰国逊尼派极端力量。这种保守复辟也发生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试图勾结俄罗斯的普京与伊朗的神学士政权压制追求自由独立的库尔德人民。但历史终归在前进。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在打败伊斯兰国极端势力之后,将举行公投以决定实现库尔德梦想的自由独立建国之路。叙利亚的库尔德民主军在进攻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正用生命与热血在摆脱民族奴役与压迫,保卫库尔德民族的自由。伊朗的库尔德人也正站出来对镇压上街要求民主自由的伊朗知识青年的政教合一的伊朗神学士政权说不,发出捍卫库尔德人民主自由与尊严的呐喊。
中亚的突厥大地上已遍地撒下了茉莉花革命的种子,阿拉伯之春的自由之花随时会绽放在自由的突厥土地上。中共当局推行的一带一路金援政策影响下,大批的新疆哈萨克知识青年与商人来到中亚哈萨克斯坦求学与经商。共同的民族共同的语言文化历史背景,共同的对自由生活的向往,让在哈萨克斯坦生活的新疆哈萨克人汇入到中亚突厥民族青年摆脱奴役追求自由的时代潮流中。

中共当局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发生不惜侵犯新疆突厥民族哈萨克人的人权护照风波。更有从哈萨克留学回来的哈萨克青年受到当局的调查与骚扰。中共当局想要隔绝两地哈萨克青年的民间来往交流,阻止突厥民族自由运动思潮在新疆哈萨克人中间影响与漫延。

中共当局通过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金援政策,来拉拢中亚的突厥民族国家政治精英集团,以实现与保持对西域的高压维稳。这一政策不能说没有发生影响。土耳其总统埃尔杜安等突厥精英就贪图眼前利益,无视发生在新疆的突厥民族人权灾难,也导致土耳其在中亚各地的政治影响力下坠。纳扎尔巴耶夫统治哈萨克斯坦三十年了,哈萨克人酝酿着求新求变的思想氛围。不管中共与俄罗斯势力如何在中亚地区渗透与影响,摆脱民族压迫与奴役,追求自由独立的突厥自由运动正席卷高加索与中亚大地,并越过天山向着东方西伯利亚与蒙古高原袭来。

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政权的精英面对压力是内外交困。他们需要中共政权的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的金援来维持政权的稳定。又面对国内哈萨克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无法交待。而发生在中国境内新疆的突厥民族哈萨克人的人权事件反过来又会促进哈萨克斯坦国内的民主自由进程。正是中共当局搞的这个侵犯人权的哈萨克人护照风波,促进了哈萨克人及中亚地区突厥自由运动事业的发展。也凝结了世界各地哈萨克人与全体突厥民族精英与青年的共识。使每一个突厥人摆脱民族压迫与奴役,生活在自由的突厥土地上是每个突厥精英与青年的使命。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