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耿和:八年多走不完的治牙路



201778gaozhishengzhiya.jpg (303×405)
耿和举牌声援高智晟(作者供图)

正常人都不难理解,在我先生治疗牙齿的事上,问题是难在共产党领导人的心里,他们是过不了心理这个坎。让我先生去把牙治好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我觉得还是他们自己心里对人性的仇恨,这种仇恨牢牢的捆绑住了他们自己,把本来不属于问题的事弄得无限复杂,把不该属于自己的事揽到自己头上,这让正常人很难理解,这又不是权力,抓住了就宁死不愿意松手。

整整的一百个月了,谁也没有我记得清楚,包括我先生他自己。我刚才说他的治牙事成了共产党领导人的的心病,它何尝又不是我自己的心病呢!这件事,纠缠了我八年多啦!挥之不去,给我心理造成的创伤真的是百言难尽,远远超过了它对高智晟本人的伤害。

记起小时候唱歌时,歌里的"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的残酷无情,"  一群小伙伴们唱得起劲昴扬。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残酷无情"对人会有什么实在意义。真的当我们全家成了这"敌人"时,才真正感觉到这残酷无情的份量,它是这样的实在和恐怖,不仅仅残酷,还非常的坚定不移。我先生曾开玩笑说:没有一场世界大战期限超过八年,共产党对我治牙的这场阻击战却超过八年了。"

我先生给外面人的印象总是刚强和富有责任心。我在北京时,在给他看牙的事上,每次去医院前,我把一切给他准备的好好的,他倒好像个配角,我就担心我不在他身边时他的牙怎么治。

2009年逃离中国前,我带他去医院全面清洗、检查了牙齿,确定了两颗需要及时治疗的牙齿,并预约了2月9日具体的治疗事宜,离京前反复嘱咐,1月9日早上逃离家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再次拿起笔,流着泪又一次提醒他别忘了治牙的事,其实这在前一天已详列在纸上。但他在2月3日再次被中共绑架,看牙的事从此遥遥无期。现在想起这一切,就好像一场可怕恶梦里的事,仍然禁不住伤心不已。

2009年2月3日夜里,他在陕北窑洞里被中共秘密警察绑架,这以后的五年里,给他治疗牙齿的事就再也不是个主要问题了,两个大家庭亲人的全部精力全用在到处奔波寻找他,剩下的心思就是希望他能活着,最好是能活着回来。那种经历真的是不敢回想,我的父亲说那五年的可怕经历让他少活十年,其他亲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终于熬到了2014年8月7日,他被人押回乌鲁木齐。前阶段我才知道,他回家后惦记着的第一件事,就是绝不允许任何人拍他的照片给我,担心"她看了伤心的会背过气去的。" 但我的心里,让他赶紧治疗牙齿的心思又活起来了,催他与警察交涉要求治牙,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治疗牙齿的事绝不能由他自己说了算。

他安慰我说,2014年7月21日,中共公安部一局孙姓局长带一群人来监狱和他谈话,当面亲口保证说,全国范围内,除北京外,他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治疗,现在回头看,这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在离开新疆前,他几乎三天两头与看管警察在楼下交涉,最后说北京批准可以在西安去看牙,我们全家都松了一口气,结果又是一场空欢喜。到了西安,押送他的新疆警察说已与陕西方面协调好啦,必须得先回村里歇几天,然后由榆林警方负责去西安治疗牙齿事宜,说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结果又是无耻的欺骗,问题一直拖到现在。这几年为了看牙冲突不断,他的性格又那么刚烈,心里的愤怒是我能想象到的,但在共产党的野蛮面前,同样的无能为力。

关于他看牙的问题上,我私下多次问过大哥。大哥说"警察在口头上,从头至尾都不说不让老三去治牙,还多次说:你们老三不但可以去治牙,他愿意去那里都没有人会堵他,但只要他一出村,就会有人像黑社会流氓一样堵他,根本不可能去看成病。" 我从我先生那里也证实了大哥的这种说法,说当局甚至向大哥讲:高智晟就是回北京也没有人阻止他。但他们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

2015年11月份,我先生又一次试图去西安治牙,结果被榆林市榆阳区公安局警察用赤裸裸的流氓行为给逼回村里。回村后,他给当时一直关心着他治疗牙齿事的傅希秋先生的信里,我们能看出他的失望和愤怒。

"赴西安看牙的热望又成了镜花水月矣。这已是八月底以来的第二次退票了。依然愿弟兄不必于之黯然神伤,究竟几颗残牙耳。这看牙之举竟于'国家安全'不大方便起来,当局这下作的惊鼠之举当在料想中。

"究竟是'世界第二大强国',几颗残损牙,七年拉锯战,堪算旷世伟绩矣。

"牙若有情,作我的牙真是苦的不堪。尤以2009年以来,这牙是经历了些惊心动魄苦楚的。在军队秘密囚禁前的这次酷刑仍由执行2007年9月那次酷刑的原班人员实施的。白天在囚禁室内,我依然戴着厚厚的黑头套,手被背铐着(夜里前铐,由皮带固定在腹部),常有人进来并不说什么,左右击打我的脸。只有"重八君"磊落点,每必先抓去头套击打且认真数着击打次数,他最多一次数至六十下。彼时我的生理已无疼痛矣,便是意识亦模糊得不堪,却依然记得有热的黏液由嘴里流出。牙齿是承受了些大苦楚的。"

在他的治牙问题上,与我长期的担忧、焦虑完全不一样,他大部分时间里老是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前几天我又谈到我的担心,他却说年底保证回北京治疗,说"成功阻却高智晟治牙将是共产党最后的一个历史伟绩。"我并不是当成笑话听的:高智晟信心从来没有失灵过的。

2017年6月25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