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刘晓波病逝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7月13日在沈阳肿瘤医院病逝,终年61岁。刘晓波因发起并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争取人权与民主,2009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刘晓波的病逝迅速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的综合报道。

7月13日晚九点多,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在其官方网页通报称了刘晓波病逝的信息。

守候在沈阳肿瘤医院外的不少网民称,当天傍晚,见到众多便衣公安和特警在该医院门口戒备。晚上7点左右,一辆写有“沈阳殡仪馆”的车辆进入医院。此时,医院大门口增加了特警戒备,境外记者遭到公安及便衣警察驱赶。

13号当天中午,沈阳医院已经加强戒备。一位知情人士称,该医院23楼刘晓波特护病房外,当局已曾派人手,随时应对因刘晓波病逝可能引起的突发事件:

“23楼又增加人了,医院一楼就有20多个警卫”。

沈阳市政府一位退休官员批评中国政府不准其出国治疗行为可笑:“现在他不仅把一个人变成一个诺奖得主,还把一个人变成一个神,这个神还送不出去了,这个可笑不可笑”。

刘晓波病世的消息传出后,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社交网站留言称,刘晓波是自由人,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世界主义者。既然国家判他犯了“颠覆”罪,就非指明不可:他也是伟大的爱国者。

鲍彤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情绪激动的批评政府。他说:“撒手给哪一个国家一百亿,一撒手就完了,救一条命就这么困难?用孟夫子的话来说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死讯星期四传出后,美国各大媒体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而且发表了讣告。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刘晓波是“自由的探路者,专制主义的囚徒”。

华盛顿邮报就刘晓波逝世发表了长篇讣告,详细叙述了刘晓波的生平。讣告引用了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奖后发表的著名文章“我没有敌人”中的著名论述:“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 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 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

华尔街日报的长篇报道讲述到,当狱中的刘晓波得知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后,他流下了眼泪,哽咽着说,他要把这一殊荣献给所有在天安门事件中死难的抗议者。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星期四当天在日内瓦就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不幸去世,表达深切哀悼。侯赛因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中国的人权运动乃至全世界已失去了一位标志性的杰出人物,刘晓波将其毕生贡献给了和平、持续性地捍卫和推进人权事业,其本人更因维护这一信仰而被监禁坐牢。

诺贝尔委员在当天发表声明指出,诺贝尔委员会就刘晓波在病危之前,没能被转移到可获得相应医护治疗的设施,表达深切不安。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的过早去世负有“重大责任”。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当天就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去世表达沉痛哀悼,并且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允许刘霞离开中国。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当天在刘晓波去世后,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所有在押政治囚犯。布兰斯塔德在一份声明中强调,中国失去了一位标志性的杰出人物,刘晓波值得我们的崇敬和尊重,而不是被控罪的牢狱关押。

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在获知刘晓波不幸去世的消息后,表达沉痛哀悼,并表彰刘晓波是一名“勇敢的人权斗士”。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