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北京观察:十九大代表名单中的人事玄机


“草蛇灰线,马迹蛛丝,隐于不言,细入无间。”今年60岁的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杨焕宁的信息,7月28日前后被发现从安监总局官网上消失,官方随后在31日宣布其“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这一公告也为此前杨焕宁未出现在中共中直机关十九大名单列表中的悬疑给出了答案。 

日益临近的中共十九大,被认为是习近平两届任期内的“年中选举”,这亦是外界考量中共党内民主化的又一次机会。目前,2,230名党代表分布于40个选举单位,已经完成选举并陆续公布了35个选区的党代表名单。这些名单看起来似乎枯燥且无甚可读之处,但是细心梳理,可以发现中共诸多的政治信号与人事玄机。 

最大的意外 

原本在中共十九大“前传”中,最大的意外是,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北京时间4月20日在贵州省“全票当选中共十九大代表”,让舆论颇感诧异。 

毕竟根据中共的惯例,中央高层在全国党代表选举过程中,一般会在多少与自己有关的地方参选代表,比如曾经工作的地方,也可能是自己曾经的籍贯所在地。但是贵州之于习近平,似乎从表面上很难找到交集,习近平为何要在贵州当选? 

3个月后的7月15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被调往重庆任职重庆市委书记。这一人事调动似乎让习近平在贵州当选(党代表)的意外有了答案——习对陈敏尔的一种政治上的肯定姿态,为其从贵州到重庆的调任作铺垫。

毕竟,重庆不仅是中国四个直辖市之一,重庆市委书记更是入局(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直接桥梁。 目前,已经公布的党代表名单显示,现任中共政治局7名常委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分别在贵州、广西、内蒙古、新疆、云南、湖南、陕西当选中共十九大代表。有时候,中央领导人与所安排的省份并无特别渊源,但如何安排,内有乾坤。 

习近平2015年到贵州调研时,曾当面叮嘱陈敏尔“要努力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陈敏尔此后主政贵州的一系列动作,均与中共中央保持着契合,为他之后的仕途升迁不断积累资本(图源:新华网) 

习近平在贵州当选的谜底已经揭晓,李克强在中共十八大后书记和省长一直没有更替的广东当选是否有某种政治含义,目前暂未可知。而其他5位政治局常委的分布虽然并不能说都有玄机,但是相信也并非随机安排,惯于埋伏笔的中共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安排。 比如实权强势的领导人能安排到某省,一定程度上突显对该省的重视。

2012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在上海当选中共十八大党代表,一方面是因为上海一直是大陆经济尤其是金融经济的发展龙头,另一方面也因为习近平曾经是上海市委书记。 

不一样的十九大代表选举 

参照中共组织部门2016年11月所作的十九大代表如何产生的流程说明可以发现,党代表的选举程序为,推荐提名、组织考察、确定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名单、确定代表候选人预备人选、会议选举。最后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还要由十九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对代表进行十八大党代表资格审查。 

有评论人士称,“按照中共的体制,所谓的党代表‘选举’仅仅是走过场”。最典型的例证就是5年前的中共十八大前夕,当时的“储君”习近平在上海“高票当选”十八大党代表,而还未落马的“政法王”周永康曾在新疆、中办主任令计划在中央直属机关“全票当选”,港媒后来披露称,其中的“运作痕迹明显”。 

加之在中共十八大之后被反腐风暴揭开盖子的诸如辽宁特大贿选案、衡阳贿选案,更是让中共政治选举流程的正当性与透明性蒙尘。但是关注中共的各种动态亦不难发现,中共今次的党代表选举已经不同以往。 

中共十九大属于高层换届重大关口,为了预防中共一党专政之下的内部选举被“党内野心家”操控。中组部提前宣布对十九大代表要严把“政治关,坚持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坚决防止“带病提名”,要团结在“习核心”周围等等。 

2016年上半年,中共高层对十九大代表产生的源头给出了“规矩”,“适当提高生产和工作第一线代表比例,注重推荐工人、农民和专业技术人员党员中的先进模范人物作为代表人选”。且“实行差额选举且差额比例应多于15%”。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不仅官媒频繁强调“风清气正的换届纪律”,制造了足够的政治氛围。中共内部的纪律检查部门也前所未有地加强了对代表选举过程的管控:中纪委、中组部更是纷纷派员赴各地督查,“确保贯彻组织意图,避免出现选举事故”。 

未来人事悬念犹存 

舆论普遍认为,在十九大各选区选举的过程中,亦是提前管窥中共未来人事风向的特殊窗口。这是中共独特的政治生态所决定的。

 此前,曾有长期关注中国政情的人士推测,中共为十九大设立的40个选区中,由于尚未发布所有“选举单位”产生的完全名单,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如果某个省区的选举单位十九大代表名单中没有现任的中央领导人,很有可能说明“该团中或将有一位官员会在十九大后更上层楼”——存在成为新的政治局委员甚至是常委的可能性。 

例如5年前中共十八大前夕,青海省的党代表中并无当时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只有时任中国国资委主任王勇在该省当选为十八大代表。结果中共十八大之后,王勇荣升国务委员。今次没有高层“坐镇”的那几个地方,不久的将来会否出现“新星”或者“黑马”?我们拭目以待。 

截至本刊发稿,已经有35个选区公布了参加中共十九大的党代表名单。不过,这些名单中,个别人选还会有微调的可能——7月24日,已经被选为中共十九大代表的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突然因为违纪被查。这不但宣告“孙政才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更预示其十九大代表的资格也会被取消。 

有消息称中共十九大开幕日期已经基本确定在北京时间2017年11月8日,在中共这个5年一度的全党代表大会开始之前,中共党代表名单已经基本确定,但是不排除随着大盘预设变动的突然出现,而出现代表个别更替的情况。毕竟,只要结局没有出现,就表示一切皆有可能。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 ...150150756599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