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木然::好人也要說「黑話」


人是一種政治動物,議論政治,談論政治,是人性使然。即使是莫談國事,也是談政治的一種方式。因為莫談國事,才使人們想到了政治,感受到了政治。那些不愛談論政治的非政治階層,也因此捲入了談政治的行列。

因為互聯網,談論政治的渠道也隨之無限度地多,QQ論壇、微博、微信、博客。由於國家的治理與管控,談敏感事件、敏感人物要受到限制,封號、刪帖、屏敝也是常有的事。談論政治受限的各種理由都有,諸如為了維護穩定,保證長治久安,防止突發事件。諸如強化政治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國家安全。沒有秩序,就沒有安全。沒有安全,什麼事都做不好、做不了、做不成。

穩定壓倒一切,反腐在路上,不能有雜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也得以權力為中心。甚至有官員說:「官僚思維乃當今社會主體意識,不管專家們如何評論,客觀上實現了中國的大飛躍!」官僚思維是效率性思維,也是穩定性思維。穩定思維壓倒效率思維,如果穩定能給官員帶來或者保障其利益的話。

官員的穩定性思維總是與不穩定的客觀事實並存。人們在微信上發各種視頻,這些視頻內容或者因為拆遷,或者因為公民權利受損,或者因為上訪,或者是因為農民上城裏賣菜影響了所謂的市容。視頻裏呈現的內容大都是官員、警察、城管的暴力執法以及民眾的反抗。民眾以這種捍衛自己權益的方式參與政治。官員暴力執法,引發了政治公信力「斷崖式」下滑。

只要什麼都可以談,那就有真正的穩定。如果不讓人家談,反而會導致不穩定。哪個地方不讓談,就有可能在哪裏出現不穩定。不穩定的東西,談談就會穩定。美國人總是愛談事,談著談著就穩定。美國的憲法也是談出來的,談得好,管了幾百年的穩定。美國人談論政治,公開談論,公開調侃川普,不需要黑話。

官員的穩定思維還總愛與想像的恐懼聯繫在一起。他們認為,如果言論自由了,中國必然大亂,必然陷入大動盪之中。想像的恐懼總把發展中國家民主的亂象聯繫在一起,認為中國言論一自由,遠有蘇聯為訓,近有中東國家為訓。卻不知,談出來的穩定,才是最久遠的穩定。暴力維持的穩定,帶來的是更大的不穩定。

講協商民主或者民主協商,不談哪來的協商民主。官員的懶政與惡政,大都是因為不想協商,不願意協商,更不願意搞民主。

不搞協商民主,還不讓民眾議論,不讓說。防民之口勝於防川,這個傳統套路和打法,他們一學就會,一抓就靈,立竿見影。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上有政治,下有治政。上有他治,下有自治。語言的政治也會通過博弈的方式展開。

於是就有了各種各樣的「黑話」。

如果幾天不上談論政治的社交媒體,甚至一天不上社交媒體群組,有些內容就看不懂。群裏的人,為了防止因談論政治被封號,用各種語言符號討論著敏感的政治。敏感的政治人物、政治事件,無論是歷史的還是現代的,都以各種方式命名,比如用動物、數字、諧音字、近似詞、拼音、字母。人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周永康還在台上,當人們不能直接談的時候,就稱「康師傅」。周永康下台,稱「康師傅下架」。現在的「黑話」比周永康那個時期要多得多。

海量的「黑話」。有用小說或歷史人物指桑罵槐。有人竟然通過讀金庸小說讀出組織部、宣傳部,有人通過讀歷史讀出「小組」意義來,其指向和當代用義也是極其明顯。

小說、電影、電視,只要是警匪片,黑社會的人,總愛用「黑話」,怕警察聽出來因此被抓。這些「黑話」,看小說、電影、電視劇的人不太容易記住。最容易記住的恐怕只有《智取威虎山》的「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的黑話。

土匪、壞人都用「黑話」溝通,好人是不用「黑話」的。現在好人都不好好說話,都用「黑話」說話,這個社會就不健康,就有病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