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8日星期六

高新:十九大无需修改党章照样可以确立习近平思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领袖地位一经确立习近平二十大断无退位可能》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随着十九大的临近,中共宣传机器已经在把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演进至与毛泽东并列的“领袖地位”。把习近平的“领袖地位”说成不但是中国党和中国人民的需要,而且是整个世界的需要。
笃定在十九大上入局,正在努力争取直接入常的李鸿忠对习近平领袖地位的吹捧更加肉麻,他说:习近平的讲话充分展现了习近平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党的领袖的思想、理论、情怀、人格魅力、政治家境界;展现了习近平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解决中国重大问题的真功夫;展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展现了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战略家的领袖风范。
李鸿忠此言一出,立刻有内地的网友挖苦道,一个北朝鲜的金三胖就把他耍弄得被国际社会耻笑,居然还能心安理得被吹捧为战略家?
前几日纽约时报也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强人领袖习近平的软肋:朝鲜》。文中说: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统管一切著称,每天都在就经济、军事、外交、人权等诸多事务做出决策。
不过在朝鲜问题上,他陷入了困境。作为一名行事通常周密果敢的强人领袖,习近平一直不愿把矛头对准中国表面上的盟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习近平与西方领导人私下交流时会流露出对金的轻视,说他年轻而又莽撞。
朝鲜于7月4日首次测试洲际弹道弹,已经让人产生疑问,中国对其盟友设下的红线在哪里,以及此次测试是否会迫使习近平像美国所要求的那样,果决地对朝鲜采取行动。答案是:即便有所行动,可能也只是聊胜于无。
该文作者引述中共体制内人士为习近平开脱说:“习近平作为一个战略家,面临着一个痛苦的选择:出完可以用来对付金正恩的牌,却没信心它一定能见效,这个战略家能做什么?某种犹豫是不可避免的。”
该专家还说:习近平面对的是一个越来越“坚定果决”的金正恩,他还面对着一个不容易相处的美国总统。“习近平和特朗普的看法不可能长期保持一致,即便能如此,要想长期遏制金正恩也是极为困难的。”。
言下之意,束手无策是习近平这位“战略家”对流氓国家北韩所能采取的唯一“对策”!
有中国内地网民还调侃说:习近平对付不了北韩金三胖,原因就是“习近平思想”和“金正恩的”主体思想“内容高度重合,双方都称得上是”知己知彼“,明争暗斗双双都无胜算。
在北韩,所谓的“主体思想“是所谓”立国之本“,如今在中国大陆,习近平思想也已经被吹捧到同样高度。
一个叫石先钰御用文人曾在人民论坛网上发表文章《应当将“习近平思想”明确为中共指导思想》,文中说:习近平思想非常丰富,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是时代发展的必然,是党心所向、民心所向,是国际交往的需要,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就确立了旗帜和方向。习近平思想具有理论传承性、集体性、全面性、发展性、实践性等特征。习近平思想对工作的指导包括立场、观点和方法等方面的指导。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关于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的规定,《中国共产党章程》一直坚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八大通过的《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十二大通过的《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十五大通过的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十六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2012年11月14日十八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 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应当在指导思想上进一步发展,明确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可以把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表述为:“中国共产党以马列主义、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及习近平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马列主义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的来源、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发展中,对革命和建设实践的理论总结,包括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思想是当代的马克思主义,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为代表。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是时代发展的必然,是历史的选择。
读者和听众们请留意,这位中共政权的御用文人,自称背景很深的石先钰在他这份自称是“给党中央的谏言”中,不但暗示习近平在中共执政史上的理论指导地位已经高于邓小平之上,甚至高于毛泽东之上,所以他建议未来的中共新党章中,可以把毛泽东思想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什么的统统只用一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概括,唯有习近平思想才需要特别突出。
这位石先钰发表此文的时间是2014年年底,而海外热炒习近平思想则已经比石先钰的文章出笼晚了两年多时间。
香港《明报》一篇《“习近平思想”拟十九大入党章》的报道,从今年3月22日开始引得世界各大媒体转载。
该报道声称:“修改党章及修宪动员准备”是中共中央办公厅2017年的首要任务,同时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称,“由‘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基础构建的‘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思想’,将在十九大召开时写入党章,并成为全党行动指南”。
过去的二十年中,在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八大上,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江泽民)和科学发展观(胡锦涛)分别被写入中共党章。毛泽东思想则早在1945年中共七大时被列入党章,并在此后的四十多年中一直与马列主义并列。也就是说,按照中共领导人的代际划分,每一代领导人将其执政时期的理论成果,作为中共的“指导思想”写入党章,已经成为惯例。
依笔者之见,香港媒体的这篇报道明显是受此前几天在海外开始发行的《习近平思想》一书的启发而创作出来的。
该报道中用所谓“惯例“来证明十九大上习近平思想入党章是”顺理成章“。但事实恰恰相反,如果习近平思想果真是数月后即会召开的十九大上写入党章中,正好是打破”惯例“,而不 沿袭”惯例“。
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胡锦涛,他们的“理论“也好,”学说“也好,”观点“也好,连同他们的名字被一起写进新修改的党章内容中,都是发生在他们退位之后或者宣布退位的那届党代会上。而习近平到十九大时才完成一届任期,所以如果按照”惯例“,十九大上不会有修改党章的任务。
笔者坚信,未来的中共政权不但会把习近平思想或者“习近平学说“、”习近平理论“什么的写进党章,而且还会为习近平出版”习近平选集“、”习近平全集“,但这一切抢在十九大上就匆忙完成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但是,不排除十九大或者十九届一中全会结束当天,会对外宣布《中共中央关于确立习近平思想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的决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