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墙外文摘:与犯罪率最高的执政党谈什么?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一地两检变质 高铁错上加错》,作者黎广德认为,假若在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接受大陆公安享有不受香港法律限制的执法权,势必冲击市民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关键在于香港是否值得为此付出代价?因此任何"非政治化"的讨论必须回归到两个核心问题:一、没有了西九总站一地两检,高铁是否无法有效营运?二、放弃高铁是否等同前功尽废?
文章说,如果林郑月娥政府确有自信,应该开诚布公,任由市民考虑3个方案--"盗版深圳湾模式"、"正版深圳湾模式"或"釜底抽薪模式"--派出官员大辩论,再全民投票供香港人三拣一。究竟是官员面子重要?还是市民信心和经济效益重要?高铁揭锅后是否臭不可闻?最终无法跨过市民这一关。
与犯罪率最高的执政党谈法治?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与犯罪率最高的政团怎谈法治》,作者李平认为, 高铁西九总站中国口岸租界的一地两检模式引爆的法律争议又起波澜。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称,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之下,全国人大有权决定香港特区制度和政策。如此把香港经济政策纳入中央权力范围,乍看很荒谬,但细看又符合中共的政治、法治逻辑。问题是,中共中央委员会是犯罪率最高的政治团体,港人怎样去跟它谈法治?又怎样抗争才可能避免香港边境和法治的沦陷?
文章说,口口声声依法治国、依法治港的中共,恐怕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执政党。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由205名中央委员、171名中央候补委员组成,迄今已有16名中央委员、16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犯罪率相当于8.51%,是中国民众犯罪率的21倍。与中共谈一地两检的法治问题,与其说是对牛弹琴,不如说是与虎谋皮。这也是港人的抗争要面对的困境。
"九二共识"禁了"一中各表"?
中国新华社发表《新闻信息报导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明令"九二共识不可使用台湾方面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说法",并不准使用"中华民国"跟"福尔摩莎"字眼。台湾《上报》发表社评《酒店关灯 只剩国民党还不愿走人》认为, 对于"九二共识"这种"不是共识的共识"、"没有共识的共识",以往共产党还会顾及国民党的脸面,不刻意拆穿说破,让国民党得以用"最能处理两岸关系的政党"回台湾骄其妻妾。如今国民党已成孱弱不堪的在野党,共产党索性戳破这"国王新衣"。只是没想到国民党把中国打脸"一中各表"的帐算到从没有做此主张的蔡英文政府头上,如此滑舌狡辩,实令人瞠目结舌。
社评说, 中国如此气盛,两岸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怎么"台独",而在于如何"统一";不在于台湾人如何伸张自己的国格(不管是台湾或中华民国),而在于中国把台湾(或中华民国)当什么?偏偏国民党的领导人迄今仍搞不清楚这样的先后次序,不断地在没有双方认同基础与民意背书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里顾盼自雄。直到人家都已经拆台了,还坚持这场戏必须演下去;酒店都已关灯打烊,却还赖着不愿走人。
中印冲突,北京不是好弈者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新德里的大棋盘》,作者林正修认为,中国在中印冲突中,除了毛左与军迷的亢奋外,大概只能帮"巴铁"(中国网友对巴基斯坦的昵称)减轻压力。中国对印度有巨额投资与顺差,中国对印度的轻率与轻蔑,只会使在印的华商更加举步维艰。结果是中国成为莫迪进一步巩固权力的超级临时演员,而中印争端却可能成为习在十九大前后被对手攻击的借口。
文章说,北京的当权者看来并不是个可期待的好弈者,一方面他们以胜利者自居过于骄矜,另一方面永久失去藏南的忧虑使他们瞻前顾后。事实上,藏南并不是失去于现今的统治者手上,且毛泽东曾对缅甸与朝鲜割让国土。卸不下历史的包袱,中国将永远无法成为大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