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杨建利:他是一粒种子,你在哪里埋葬他,他就在那里生根发芽



(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办的刘晓波追思会上的讲话中译稿,张维翻译)

2017年7月17日,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公园

杨建利1

杨建利2

今天晚上,我们沉痛悼念刘晓波的离世,他的离去是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巨大损失。

刘晓波不仅是中国最著名的自由与民主斗士,而且,无论生死,他都代表了中国最杰出的品质。

1989年四月,当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刘晓波毅然从纽约回到北京,成为这次运动中最重要的知识分子领导者。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当别人纷纷出国甚至放弃民主运动的时候,他肩负起了道义与政治的双重责任,继续在中国国内进行抗争。他不断地进出监狱,在天安门大屠杀后的28年里,有一半时间在监禁中度过。他以绝不动摇的精神,分担了同胞的苦难并且为他们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是一位烈士和圣者。

是的,刘晓波是一位烈士和圣者,他具有迫害者们嫉恨的道义权威。他的遗产是爱、正义、和平与牺牲,而这将超越迫害者的行径,常驻人间。

这就是中国的独裁者们害怕他的确切原因,他们如此害怕他的一言一行,如此害怕他留下的精神遗产,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刘晓波的中国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进行比较;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中共政权比作纳粹政权,因为继1 938年逝世的和平主义者、纳粹反对者卡尔·冯·奥西茨基之后,刘晓波是第一位在监禁中死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中共政权煞费苦心地向世界展示它是强大的,是不怕刘晓波的,但是它的行动表明事实并非如此。中共政权煞费苦心的向世界展示中国正在以一个伟大文明国家的形象崛起,但是它的行动表明事实并非如此。没有任何一个系统性迫害、酷刑折磨和谋杀其最优秀公民的国家能够被描述成强大的、伟大的国家;一个不允许刘晓波作为自由人而死的国家,不可能崛起成为受尊敬的世界强国。绝对不能。

在死亡中,刘晓波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中国的独裁者想要埋葬他,企图让他彻底消失,但是这些懦夫不知道刘晓波就是一粒种子,你在哪里埋葬他,他就在那里生根发芽,他无处不在、永驻人间。

《公民议报》7/1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