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北京昌平区上百名家长继续抗议当地教委突然更改学区划片

昌平紫金新干线的业主因孩子上学被从原来的霍营小学,分到一个村小, 下跪维权(墙外楼)

北京昌平区上百名家长,因当地教委突然更改学区划片让他们的子女到条件差的小学读书,本星期五到北京市政府前举行抗议。这是北京本月第二次发生此类抗议。

路透社6月30日报道,在政府拒绝让自己的孩子进入理想的小学后,大约100名来自北京昌平区的家长当天聚集在北京市政府外面呼喊口号,至少30名警察拿着摄像头给家长录像。一名担任临时领袖的家长被警察短暂拘留。在家长们同意解散之后,这个人被释放。报道说,这些抗议者的子女本该进入昌平区回龙观的一所小学,但是当地教育局让这些一年级新生去另一所学校。

这是北京本月第二次发生这样的抗议。6月14日,约100名昌平区家长曾在北京市政府外举行了几小时的抗议活动,并与警方发生冲突。路透社的报道没有说明6月30日和6月14日在北京市政府前举行抗议的昌平区家长,是否是为了同一事由进行抗议。

本台记者6月30日晚致电北京市政府询问事件详情,电话无人接听。

北京“经济观察网” 此前的报道称,6月14日在北京市政府前请愿的人是北京昌平区紫金新干线小区业主,大部分是从外地落户北京的新北京人或者尚未取得北京户口的白领。6月12日,昌平区霍营中心小学公布2017年一年级学生入学工作方案,紫金新干线小区部分业主被从软硬件设施较好的霍营中心小学(中心校)片区调出,调至业主们认为条件较差的霍营中心半截塔小学(简称半截塔小学)。与此同时,位于紫金新干线小区的老北京人居住的回迁楼,保留原有划片不变,留在条件较好的中心校区。报道说,此前从2012年到2016年的五年间,紫金新干线小区均属于中心校划片范围。而条件较差的半截塔小学,其划片范围内的居民,很多宁可每年交6万块钱的学费,让孩子乘校车去一所民办学校上学。此次学区划片6月12日突遭更改,距离送孩子去公立学校登记的6月17-18日只剩下5天。不愿送孩子去条件较差半截塔小学的业主,也失去了送孩子去民办学校的机会,因为民办学校的新生入学登记日期已在6月10日结束。

路透社报道说,一名参加6月30日抗议活动的于姓家长抱怨说,如果政府提前通知,家长们可以有时间寻找其它学校,但是现在所有的登记都已结束,除了照政府说的做,家长们没有任何其它选择。

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蓝云对此评论说,

“中国的家长对孩子的重视程度让他们铤而走险,这样示威,我觉得情有可原。政府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在程序上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改学区一定要有一个听证过程。五天的时间,让家长和学生们做这么重大的决定,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太仓促了。”

“经济观察网”的报道说,由于北京学位资源的不足,部分开发商拿地时会有承建教育配套的承诺,配套设施建成之后交付当地教委,由教委引进办学资源。紫金新干线的业主6月12日自发组织去昌平区教委反映情况,接待的官员表示,紫金新干线开发商承诺建的教育配套不断推迟,没有建成,这几年一直是教委协调解决学位的。该官员表示,霍营中心小学和半截塔小学是一个法人,两个校区,一个管理队伍,一套课程体系,两个学校没有本质区别,都符合北京市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在昌平区教委没有获得满意答复的业主,6月13日前往昌平区政府,6月14日又前往北京市政府提出诉求:在小区配套小学建成之前保持原霍营中心小学划片不变。不过这些业主的诉求迄今没有得到满足。

蓝云教授对此评论说,

“中国公立学校办学的费用是中央政府统一来管理。如果中国的法律已经规定9年制义务教育,那办学的事就不应该是房地产商在那承诺它来盖学校,或者它将来要为这个地区的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条件。这应该是政府的职能范围,而不是房地产开发商的。”

路透社的报道说,中国全国各地的人涌入北京,寻求更好的工作、教育和医疗,但北京的基础设施无法跟上需求。一些较好学区的学校有空位,因为那里的房子对于年轻父母而言太昂贵,而像回龙观等地的学校则拥挤不堪。一名参加6月30日抗议活动的王姓家长告诉路透社,因为孩子太多,厕所太少,女孩们得排队上厕所,所以她们在学校尽量不喝水。该名家长抱怨说,政府只在乎盖楼、盖商场,因为那样可以提高收入,但是他们没有给当地居民修建足够多的学校。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