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李金芳:这是个悲伤的“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

2017630liuxiaobobanjiang.jpg (495×405)
诺贝尔和平奖上刘晓波的空椅子(网络图片)


6月26日是“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旨在纪念1987年6月26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生效。而“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的宗旨是“对酷刑受害者及家庭和群体遭受的苦难表示关注,并以集体的名义重申对酷刑及种种残酷、非人道和有辱人格处罚的谴责”。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中国虽然早在1986年12月12日就签署并于1988年10月4日批准加入了该公约,但是人权侵害并没有停止,尤其是针对人权捍卫者的酷刑迫害更有愈演愈烈之趋势。正是在“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这一天,就在大家都在为尚在狱中的良心犯奔走呼号之时,蓦然传出了令人震惊的消息:《零八宪章》起草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罹患肝癌保外就医--但“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到了肝癌晚期。此时此刻,作为个体的我,除了无言的悲愤之外,更有一种弥漫全身的无力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留住刘晓波的生命!对于执着于中国的宪政民主志业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日子!

近年来,屡屡传出狱中良心犯遭受酷刑虐待的案件,尽管我一直也在多方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存状况及命运,却并没有直接或间接了解到有关刘晓波遭受虐待的相关信息。也许和大家一样,总认为刘晓波是世界知名的良心犯,又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中共再丧心病狂也会有所顾忌,因为关押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政权本身就是在与世界主流文明为敌,必然受到文明世界的共同谴责。哪怕仅仅从政治影响层面考量,刘晓波在狱中的生活和身体健康也该有所保障--岂料,刘晓波的病情竟发展到如此严重地步才获准保外就医!

其实,在经受了中共一次又一次灭失人性的人权侵害之后,我们本不该再如此善良,或者说我们本不该再认识不到中共的残暴本质。在中共的监狱里丢掉生命或者直到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的案例比比皆是。仅浙江就有数位民主志士在监狱中身患重症保外就医不久即辞世。生于1931年的聂敏之,文化大革命期间曾被判处死刑,民主墙时期积极参与《四五月刊》等浙江民刊工作,1989年积极支持学生运动,1998年开始宣传从事浙江民主党工作,多次受到传唤和扣押,2000年9月19日再次被警方扣押,家被查抄,随后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70岁高龄的聂敏之被判处劳教一年。因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在杭州庆春医院治疗一个月后被释放,一年后离世;张建红(力虹)因参与民主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早在2007年5月在监狱医院就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神经功能障碍,家属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遭到断然拒绝。由于健康恶化,2007年10月转入浙江省监狱中心医院救治,直到2010年6月张建红全身瘫痪无法说话、不能自由呼呼,须靠呼吸机和输液维持生命时才被获准保外就医。此时的张建红除眼睛会动、脑子清醒,其他部位都已经无知觉,即使家人在付出巨额的医院费用全力救治下,张建红在保外就医半年后终因病情危重不治而去世,年仅52岁;1978年即投身民主墙运动的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2009年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6年,在监狱患上心血管硬化并引起不定时心绞痛,患末期肾衰竭晚期并转为尿毒症,一年后获保外就医半年,因病情危重延至刑满,然而,监外执行的王荣清从未获得过自由,即使2014年5月9日他的刑期已满仍拖着病体受到严密监控,2014年6月26日王荣清在家中去世,告别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民主事业。

还有,一位女性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只为了让所有的人都能够有尊严地活着,就被中共所不容,因撰写民间人权报告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还未等到中共炮制好“罪名”处以重刑,2014年3月14日仅仅在看守所关押半年就被迫害致死,她53岁的人生戛然停止,声援关注者数十人因此被刑事拘留,而民间至今仍不知曹顺利的死亡真相。

还有,被中共从缅甸抓捕后指控“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的民主斗士彭明,在被关押12年后突然在监狱身亡,让其家人以采取低调的方式能够换取彭明“活着回家”的卑微希望瞬间破灭。无论如何,彭明在中共的监狱里无声地失去了生命,监狱方不管以何种理由进行狡辩,都逃脱不了直接的责任。

还有,累计被囚禁长达22年之久的李旺阳,在监狱中受尽酷刑虐待,生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绝食抗议遭到撬掉左侧牙齿强迫灌食,在监狱里被强迫带比手腕还小的土铐子,据李旺阳生前接受采访时讲:“监狱里面铁匠打的那种土铐子,比手腕还小,铐不进去,用钳子来使劲夹,等于是用钳子在夹骨头,他使劲的一钳,我头就发昏,眼睛就看不见了”。李旺阳在监狱里20余次被单独囚禁在宽1米、长2米、高1·6米,有如棺材般的囚牢,囚牢只有一个取饭洞和一个排泄洞,每次被囚最短为1个月,最长为3个月。直到李旺阳第二次出狱,他所遭受的种种凄惨经历,仍不为外界所知。出狱后被抬回家的李旺阳,双耳失聪,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甲状腺亢进、左眼失明、颈椎及腰椎病,生活不能自理。直到2012年5月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谈到自己因投身民运而被摧残的身体,李旺阳表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并披露了他在监狱中遭受的种种非人酷刑。2012年6月2日他的采访报道后,外界才全方位了解了中国还有这样一位追求民主的铮铮铁汉。不想,6月6日其家属就收到大祥区医院通知“李旺阳自杀”,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赶到时,发现他颈项绑着白绳,白绳一端绑在窗口,李旺阳则双脚着地,手搭在窗上……没有人能够相信一个熬过了22年非人铁窗生涯的硬汉,在宣称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之后会选择“自杀”!

还有,还有……究竟还有多少我们并不知晓的,或者是我们还来不及知晓的人权惨案,就真实地在这个国家发生着!

被关押近两年都未获律师会见的王全璋是否仍平安?被强行指定官派律师的江天勇还有台湾同胞李明哲,他们是否仍平安?

已经多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了--那些被判重刑的良心犯们!

那位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讲师,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2014年9月被控“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其创办的研究新疆地区收入差距及失业问题的“维吾尔在线”网站遭到关闭,被囚禁在乌鲁木齐监狱里的他,该如何平安地度过这没有期限的刑期?

那位被囚禁了15年的医学博士王炳章,2002年在越南遭到中共绑架后被控“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在狱中多次中风,目前囚禁在广东省韶关北江监狱,家人的呼唤能否促成他早日踏上与亲人团聚的归途?

还有,累计刑期长达23年三度入狱的贵州人权研讨会负责人陈西;数度坐牢仍坚守信念的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八九学运领袖刘贤斌、陈卫、陈云飞;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为境外提供情报罪”的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累计刑期22年的杨天水;数度律师会见被拒的吴淦;因出版敏感书籍而被捕获刑10年的香港居民姚文田,被关押期间多次晕倒,患有心脏病和哮喘,是否能挺过2023年期满;还有唐荆陵、郭飞雄、苏昌兰、刘萍、陈兵、刘飞跃、黄琦……还有709大抓捕中目前被判刑最重数度入狱的胡石根,一直在监狱的医院中服刑,他身患何病?为何久治不愈,为何不能保外就医?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和联署《零八宪章》而系狱。《零八宪章》是一份和平、理性、富有建设性与前瞻性的对中国问题的系统思考和表达的文本,参与起草和联署的公民完全是依法践行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的权利。《零八宪章》起草人、联署人张祖桦先生在《逮捕刘晓波是公然践踏人权,蹂躏法治》一文中指出:“逮捕刘晓波,打压《零八宪章》,实质是坚持一党专政,堵塞民主宪政革新之路。这等作为连百年前的满清王朝都不如,其结果必然是适得其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刘晓波可以被囚禁,但他追求的理想、《零八宪章》的精神却绝不可能被禁锢,因为它深植在每个签署人的心中,深植在千千万万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渴望里。”

是啊,如果不让《零八宪章》仅仅是一个美好的蓝图,就需要我辈付出巨大的持久的努力,可以想象,在实现《零八宪章》愿景的道路上,我们失去的不仅会有自由,还会有鲜血和生命,我们已然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因为,这是我们应该承担的使命!

此刻,让我们为晓波祈祷:祈祷能够出现医学奇迹,祈祷他能够平安自由!强调说明的是,必须还刘晓波完全的自由,允许刘晓波和刘霞自由地选择就医途径,允许外界及时获知刘晓波的病情进展及治疗情况,任何阻挠和借口都是无耻的进一步的谋杀!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