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高新:王歧山贵州之行意在考察接班人?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已经为王歧山选好接班人?》中已经分析了王歧山无论是十九大退休还是虽然在十九大连任常委但不继任中纪委书记,都会有一个下届中纪委书记花落谁家的问题。如今北京政坛内有不少人都根据王歧山的最新去向,推测习近平可能已经为王歧山选好了中纪委书记接班人。
日前有香港媒体报道说: 中共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隐身〞近40天后,近日现身贵州搞〝调研〞,引发舆论界新一轮解读。王岐山这次在贵州现身,不仅粉碎了那些试图打击他的政治前途而传出的谣言,而且〝很可能代表中央完成了对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的政治考察〞。
文章指称,习近平的政治履历与贵州没有任何渊源,却选择在贵州去出选中共十九大的党代表资格,目的就是要显示自己对执掌贵州省委书记的陈敏尔的倚重,向外界表示陈敏尔是自己看重的人,〝相当于为其(陈敏尔)打政治广告〞。
文章分析称,加上 贵州是个贫穷落后的省份,其影响力无法与广东等经济大省相比,而且陈出任省委书记还不满5年,所以,如果没有习近平特别的〝加持〞,陈敏尔很可能在中共十九大上选举中央委员的投票中〝吃亏〞。
然而,仅仅有习近平这样的〝领导垂青〞还是不够的,陈敏尔这样的省部级官员的仕途要〝更进一步〞,还必须经过中纪委这一层面的审查。王岐山今次到贵州,就是到当地去听陈敏尔的官声及吏评,给其下政治结论。
另有海外的华文网媒刊登分析文章说:贵州一向被认为是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政治地盘,早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胡锦涛和习近平共同看好的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即调任中办主任,成为习十分倚重的左膀右臂。而现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又是习近平当年主政浙江省时的〝亲信旧部〞,今年4月20日,习近平还特意到贵州参选中共十九大的党代表资格,这一切都是在向外界昭示胡习之间的政治同盟依然稳固。
笔者过去曾在本专栏有过一篇《为陈敏尔顺利进中委习近平煞费苦心》,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曾经在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位置上为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捧砚润笔的陈敏尔一经升为贵州省委书记,立刻就被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刻意强调为中共十八大之后的仅有的三名“六十后省委书记”之一。
贵州省委书记易人这样一则本属正常的人事变更消息被人民网突出报道为《陈敏尔任贵州省委书记 全国31省区市“60后”书记增至3人》,内文中强调说: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记者统计发现,现任全国31省区市党委书记中,“60后”已增至3人,分别是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以及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显然,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别要强调的陈敏尔“有丰富的地方基层工作经验”,并不是拿他与所有在任省委书记相比,而是拿他与另外两名“60后”的省委书记相比。与此同时,虽然外界华文媒体均都注意到了陈敏尔这位贵州新贵是来自浙江,曾经是习近平手下的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但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此公在习近平登基的中共十八大上居然是以省委副职身份“当选”中央委员。
2012年11月上旬中共十八大召开,习近平顺利登基,陈敏尔顺利当选中央委员。当时所有参加十八大的全国党代表都知道陈敏尔虽然仍被介绍为贵州省委副书记,但当时的十八届中央委员“建议名单”中,因为栗占书已经离开贵州四月有余,不再占贵州名额,而时任贵州领导人中,只有赵克志和陈敏尔入选“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所以明摆着陈敏尔是贵州省长的唯一内定人选,这便是党代表们没有把此公划进“差额名单”的原因。如此说来,当时的习近平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几个月即提前把栗占书调进中央,真的是一箭双雕之举。
第一“雕”自不待说,赶在自己登基之前即把前朝“大内总管”早早替换。而第二“雕”就是为自己迫不及待想要提拔的陈敏尔腾出一个十八届中央委员的被“建议”名额。
按常规,历届党代会上都只是给每个省市自治区两个中委名额,一个是在任省委书记,另一个是在任省长。而如果在党代会召开之时,某省的时任省委书记和省长已经各占一个中委候选人名额,再安排进去一个时任省委副职,那么这个时任省委副职就有落选的风险。
以当时的江苏省为例。时任省委书记是回良玉,已经内定要在十六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以待次年三月召开的国代会上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但政治局委员的“选举”是在中央委员“选举”之后,因为是要“选举”,所以大会主席团就不能向党代表们直接说明回良玉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就会把江苏省委书记职务交棒李源潮。于是党代表们或者是已经知道内情但故意装傻充楞,或者是真得不服气为什么江苏省委要在中央委员中占三个份额?于是李源潮就被党代表们无情地差额掉了。
而到习近平实际主持党的十八大人事安排时,显然是汲取了历届党代会上“民主事故”的经验教训,具体到贵州省委的人事安排上,就是把反正是要进入中央工作的栗占书提前调出贵州,令他在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不再占贵州省的份额,而贵州省的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只安排两个,一个是时任省委书记兼省长赵克志,另一个则是时任省委副书记陈敏尔。于是便有了陈敏尔虽然暂时还只是个副省部级,但并没有被因此被十八大的党代表们把他从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差额掉的结果。
当然,十八大上的陈敏尔和十六大上的李源潮还有一个重要区别是,陈敏尔在顺利通过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的十八大前五年的十七大上已经当选了一届中央候补委员。
十七大召开之前,中共高层在定度十七届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的过程中,特别就福建、浙江和上海的中央候补委员预备人选择征求了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的意见。时任浙江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陈敏尔是习近平竭举荐的唯一一个“六十后”。
如此分析下来,既然他陈敏尔已经在十八大上以省委副书记身份侥幸过了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关,那么如今他已经升任贵州省委书记两年时间,此前还担任了近三年时间的贵州省长,所以未来的十九大上顺利通过中央委员选举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完全不存在一个在十九大的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吃亏”的可能,所以,王歧山赶在十九大召开前夜造访贵州,就如同习近平特别要求中办安排他自己到贵州“当选”十九大代表一样,目的肯定不是要力挺陈敏尔在十九大中委选举中过关,而是要向党内昭示陈敏尔在十九大上前途远大。
还是在王歧山贵州之行之前,北京政坛内即有传闻说习近平已经把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的党务主管、中纪委书记这两个最重要职务的接班人选拔对象集中到到三个人身上,他们是栗战书,赵乐际和陈敏尔。所以王歧山贵州之行的消息一经报道,北京政坛立刻有了王歧山是奉习近平之命考察陈敏尔接班中纪委书记的说法。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