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麻生晴一郎:希望大陸民眾再一次關注劉老師


對於罹患肝癌晚期的劉曉波,海外的不少團體要求中國政府讓他們夫妻出國就醫。在日本,大赦國際日本分部等組織也公布了要求出國就醫的宣告。我參加過大赦國際日本分部6月30日舉辦的發起集會,這是因為我不但擔心他們夫妻的健康情況,而且希望通過海外的這樣活動能促使中國國內外的普通公民更多關注劉曉波。

從2005年到2008年,我嘗試很多方法,能見到在被監視下的他兩次。那之前,關於中國的民主化我有一個疑問,即雖然那時候NGO等公民社會已抬頭,但為甚麼他們市民活動家與民主派知識分子毫無交往?應該說公民社會和民主化,這兩者關係很密切。因為我認識到的律師和市民活動家,他們都是在河南等鄉下地域出生的年輕人,所以我以為生育環境、年歲等因素是讓公民社會與民主化隔絕的牆壁。

但是通過與劉曉波會見,我了解到他大大地關注和期望公民社會和互聯網言論。不僅他,而且是不少民主化作家希望接觸這種新興的勢力,但中國警察一直持續阻止他們的自由活動。可以說這兩者之間交往很少的很大原因是人為的因素。

劉曉波在2008年12月以參加發起《零八憲章》聯署活動而遭到拘留,2009年12月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他11年重刑。但另一方面,農民、工人等普通公民也陸續地在《零八憲章》署名,這使我們對中國的市民社會化抱有樂觀主義。我覺得中國的「民主化」和「公民社會」那時候才開始團結起來。但是不久以後這個團結消失了。中國政府徹底地打擊新公民運動等活動。普通公民更加難接觸劉曉波的著作。

假定他的健康情況沒問題的話,那麼在2021年他被釋放之際,中國國內外的輿論會再關注他。但鑑於他的病情,我們很難談到4年後的事情。

假如將來中國能實現民主化的話,就也有可能他的著作被很多中國人閱讀,而也有可能仍然不被關注。在日本,最初期的民主化高潮是從1870年代開始的自由民權運動。那時候不少很優秀的思想家舉着「平民主義」的理想,提倡了以民眾為主人的民主化。但由於他們的活動遭到明治政府的大彈壓,日本不能實現自由民權運動所提倡的平民主義式民主化了。雖然現在日本已成為民主國家,反而關注自由民權運動的日本人愈來愈少。這是日本的民主主義缺乏尊重個人的態度的原因之一。劉曉波的聲音不能達到民眾,這不僅是他一個人的不幸,而且是中國的不幸,也可以說會歪曲未來的民主化的內容。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