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零八宪章”第三十六批签名



 “零八宪章”第三十六批签名 (八十三人)

                              
 “零八宪章”签名整理小组说明:


   “零八宪章”的倡议者与组织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因中共监狱的长期折磨,与世长辞。今天,我们以最沉痛的心情发布这批最新签署者名单,以我们的方式来悼念这位伟大的自由战士,为人的尊严和中国的民主奋斗到最后一息的殉道者。晓波先生的骨灰已洒向大海,从此自由飘荡在世界;但他的英魂却将长伴我们,须臾不会分离,在继续他未竟的事业道路上与我们早夕相伴,激励我们,引领我们前行。
晓波先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诗人,本应有一个众人倾羡、社会公认的前程,也有一个深爱他、他也深爱的妻子,原可消享人生,幸福美满。但他却因无法忍受中国种种的不公,义无反顾,跟随良知的召唤走向他一生都没再离开为自由与正义奋斗的疆场,直到牺牲。他热爱自由,却以丧失他个人自由的代价来为他人、为未来的人们争取自由。
他的真诚和坦率,曾让我们这个习惯了世故和平庸、被专制和恶俗挤压的不愿有任何个性显露、真实表达的民族中的一些人不快、羞恼乃至愤恨,但这却首先表现在他对自己不断的检讨和反省上。他努力活在真实,道出真实,哪怕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他过往直言袒露的某些观点从不缺少赞誉、商榷和批评者,然而他追求真实、真理的勇气,向精神高处攀升的努力,却将超越他所有的具体观点,会象一面道德之镜,不断地映照着我们的言行,督促我们在更新中国文化的努力上重拾久违的真诚,成为我们在重建被中共体制用暴力和谎言破坏和践踏的道德上不断汲取的宝贵的资源。
从“八九民运”到“零八宪章”,晓波先生不改初衷,为亡者呼正义,为自由而呐喊,为民主而践行。岁月、挫折和牢狱,并没有让晓波先生变得激愤和偏狭,相反,几度从监狱中走出,长期生活在各种限制和骚扰中的晓波先生,带着自己的学习与思考,一步步走向宽容、理性与大度。从一位带傲气不羁的青年文化人,日渐成为一个心怀悲悯,关注普通人疾苦、权益,大众福祉的社会活动家。自由的敌人即使摧毁了争取自由的战士的躯体,却也无法阻挡他的精神象种子撒入土地,在无声中蔓延生长,终将汇起绿色的原野。晓波先生的行止言说,会不断被后人记起,成为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在艰难时代迈向现代所做出的种种努力的见证。
晓波先生去了,带着他的遗憾,没有见到自由民主的中国,也没能实现他在世时最后一个意愿:带着他的爱妻到自由的国度治病。从晓波先生患病到离世乃至葬礼的过程中,有太多我们迄今所不知的疑问。在这个信息不透明,充满各种黑暗操作的国度,晓波先生用他的际遇和死亡,再次残酷地向世人展示,这个国度对人权的践踏,人的自由与尊严的缺失以及权力的野蛮与非人道!同时,也说明,无论官方如何开动宣传机构鼓吹,中国的体制依然离现代文明遥远,中国急迫需要照亮黑暗的光明,而“零八宪章”的诉求的实现,不仅关系中国能否真正达成文明,且也关系到成千上万中国人的权益和幸福。
在这个哀伤的时刻,我们关心刘霞,她的健康与自由。我们希望她能节哀,更呼吁全世界正直的人们关注她的境遇。她与晓波先生的爱情,是中国这个多因为制度条件和官员恶劣示范而造成的物欲横流、伪善充斥的时代出现的一道彩虹,将跨越时空,成为一个历久弥新有关真挚爱情的传说。

晓波先生倒下,但“零八宪章”的旗帜绝不会坠落;在九百六十万国土上,他死无葬身之寸土,但在亿万向往自由的中国人心里,在世界上爱好和平自由的人们心中,他将会长久地矗立,象一座巍峨的丰碑。
 我们相约所有的“零八宪章”签署者,所有渴望自由、民主与正义的国人继续撑起“零八宪章”的旗帜,继续奋斗,直到“零八宪章”的诉求在中华大地上成为现实,以此告慰晓波先生!

刘晓波先生千古!
“零八宪章”昭示的自由精神万岁!

签名有效信箱现依然是xianzhang2008@aol.com  原另一签名信箱xianzhang2008xianzhang@inbox.com 因服务公司缘故已失效, 如有朋友将签名发到该信箱未在此次发布的签署者名单上请劳驾再将信息传自上述有效信箱。希望朋友们传播相关信息。我们会在适当的时机,酌情看是否再设立新的备用信箱。关于“零八宪章”签署人的一些状况和信息,也可登入“零八宪章论坛”@08charterbbs加以了解。此外,“零八宪章信息网站”,http://www.2008xianzhang.info/ 经朋友们的努力,依然在维持运转,欢迎朋友们登入浏览相关信息。



陳思蓓 (香港,政府职员)
葛永喜,广州,人权律师
刘树人(甘肃,退休律师)
唐雯(贵州,学生)
李昊 (德国 学生)
张宝文(法国,留学生,原籍四川)
杨鹏军(广东,工人)
蔡炼辉(福建,金融业)
丁铭瑜 (美國)
李晗  (云南 自由职业)
张鹏飞 (河北,留学归国人员)
傅雷  (云南,工人)
龙丹萍 (北京 学生)
周子路(德国,留学生)
杨巍  (浙江)
张杰  (湖北,律师 )
孟亚非 (辽宁,自由职业者)
陈新浩 (澳洲,退休)
孙宝强 (澳洲,作家)
张欧(北京。学生)
赵清波(河北,测绘工程师)
段旭正(陕西,公民)
李通(河南,软件工程师)
张辽远(福建,工程师)
李家朋(北京,自由职业者)
郭亚萨(美国,RFA记者)
金同紫(甘肃)
杨金亮(河北)
姜喆 (浙江 公司职员)
林嘉俊(广东 工人)
刘丹云(美国,餐饮业)
张辉(宁夏,IT从业者)
Yinan Luo, (US,student),
何華昕 (美國,退休,前北大右派)
钱嘉晖  (学生 浙江)
陈壮  (海南 工程机械)
樊晓冬 (北京 电影人)
钱明(广东 工程师)
汪钦生 (北京 自由职业)
包天祥 (蒙古族,内蒙古,学生)
刘炜 (美国,留学生)
沙润(辽宁 学生)
张治 (湖南 自由职业)
赵军  (北京 公司职员)
王立君(美国,软件工程师)
吕明轩 (黑龙江,学生)
汤成佳(贵州,学生)
常艳莉 (留德 学生)
伍宸苇 (广西,翻译)
刘俊逸  (吉林 作家)
葛纾鸣(河南,学生)
王子夫 (湖南,学生)
陳思蓓  (香港)
金怀宇(香港,法律人)
杨洋  (北京 销售)
师良燕 (云南,学生)
杨帆 (浙江,学生)
王微  (天津,自由职业)
馬國剛 (回族,參加過89民運,現旅居美國)
陶志炜 (浙江,学生)
陈传新 (四川, 公民)
雷为民 (四川,公民)
黄冬 (四川,公民)
李红怡 (旅美,自由职业)
李欣 (山东,学生)
杨彩荣(福建,自由职业者)
范增辉 (美国,留学生)
庄健琪 (江苏 学生)
王健  (加拿大 教师)
刘之洋(德国,在读博士)
徐强(澳大利亚 工程师)
胡瀚 (河南 公民)
魏祺(四川 工程師)
黄力  (辽宁 学生)
魏忠 (北京 程序员,产品经理)
顾炜(澳洲,经商)
朱赛赛(河南,学生)
叶南(北京 互联网从业者)
黃飛(香港,自僱人士)
陈进学 (广州,律师)  
黄永祥 (广州,公民)
余其元 (广州,公民)
赵士博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