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星期六

李原风:中国各族青少年文化教育的困境与突破



前段时间发生中共当局收缴新疆境内突厥民族哈萨克青少年的护照以阻止他们出国留学事件。对于那些已在哈萨克斯坦求学的哈萨克青少年,则威胁他们的家人,要求这些哈萨克青少年中断在哈国的学业返回中国。这事引起国际社会的哗然与哈萨克斯坦精英与民众的愤怒抗议。

2017719新闻又播出中共国务院新成立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延东担任主任的国家教材委员会。要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教材工作的重大方针政策,审查国家课程设置和课程标准制定,审查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国家规划教材。

最近跟沿海地区返回内地交流的中小企业老板与白领聊天聊到这些趣事。才发现不光是其他民族人民为中共统治下未来一代的教育而担忧,这些已为人父、为人母的汉族民间社会精英也深为中共统治新形势下的子女教育问題苦恼不已。

记得多年前,在广东与沿海地区打工的农民工在用自已的血汗将中国建设成世界血汗工厂,给中共当局赚来兆亿美金带来中国经济腾飞的时候,这些农民工父母也在思考下一代的教育。他们将小孩送到了所工作居住城市的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就读。虽然学校教材用的是中共教育部门通行的教材,虽然教学质量参差不齐,但农民工子弟民办学校的自由风气与意识的熏陶,让中共当局对此惊恐不已,在各地强行关闭农民工子弟学校。大批农民工小孩失学或被迫挥泪离别父母返回老家读书,中共当局蓄意人为制造农民工留守儿童社会问题。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无数的羌族农民工留守儿童葬身垮塌的中共豆腐渣教学大楼里。

伴随中国加入WTO世贸组织,自由市场经济的繁荣自然带来文化多元化与基于普世价值观的国际现代文明意识。与港澳为邻的深圳广州参与公民社会的理念植入人心。中共那一套思想意识形态无形中瓦解。

当中共当局收紧教育与文化政策,在新闻与教育推行大一统强制取谛粤语教育与电视节目时,广州大批的汉青少年走上街头发起撑粤语行动!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北方的冷空气持续南下了。

忍无可忍的香港青少年站出来了,反对香港当局的国教课纲,发动了长期的抗争,感动了数十万的香港人上街参加反国教运动的示威游行。

但一国两制下的内地人无奈下徒呼奈何。中国的官僚权贵一方面压迫普通民众的子女接受他们的党化洗脑教育,另一方面却把自已的小孩送到欧美去接受现代西方文明的教育。当然中国社会各阶层也都不傻。有条件的老板与白领中产阶级也是早早的将小孩送出去国外接受教育。一时不方便的也想法送到国内的外国人给本国人办的外国学校接受教育。更搞笑的事是中共当局特务机关的特务一方面参与迫害人民呼吁的教育自由与平权,一方面钻山打洞的用尽一切手段将小孩送到国外读书,不接受他们极力维持的极权当局的洗脑党化教育。

不是明白过来的所有的小孩家长都有条件将其送到国外接受现代文明的教育。穷则思变。在沿海地区兴起了很多的私塾与私人教育。孔子私人办学的思路被家长们运用起来了。让小孩远离中共没有人性的党化洗脑教育。这些家长自编小孩的教材,几个受到高等教育的家长各取所长,自已来给小孩上课。中共当局面对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的私塾教育,人家不用你的教材,灵活变通的教学地点,没法用当年粗暴对待农民工子弟民办学校的方法来硬压处理。

中共当局在实施教育政策上还是绞尽脑汁的。比如给汉人之外的其他原住民族以考试录取分数上的优待,以方便推行其的大一统极权专制党化洗脑教育。但不仅是汉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过来拒绝子女接受这种没人性的权权党化教育,就是其他的原住民族精英与人民也意识到民族危机来救亡图存,努力要通过教育下一代,竭尽全力挽救本民族语言文字与民族传统文化。

前几年世人都看到,来自西藏与云南、四川、甘肃、青海的藏族青少年络绎不绝地翻越白雪皑皑的喜马纳雅山脉。到印度的达兰萨拉去,找达赖喇嘛去。中共当年驻军西藏的时候曾与西藏当局签订和平条约,五九年达赖喇嘛从西藏出走印度。中共当局在西藏大肆摧毁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与文化,迫害传承西藏传统文化的藏人精英与宗教人士。藏人曾向其班禅喇嘛发出哀呼:勿使我藏人灭绝,勿使我文化消亡。

班禅大师也为其藏民族救亡图存的上万言书付出十年的牢狱之灾。

流亡的达赖喇嘛与噶厦政府竭力争取国际支持。在达兰萨拉与印度各地重建寺庙与学校,保存与弘扬藏人的宗教与传统文化。觉醒的藏族青少年带着父母的期盼,带着民族自由文化复兴的意志攀越喜马纳雅山脉要去自由的读书。

藏族青少年不仅要冒险攀越乱石滚滚与雪崩的喜马纳雅山脉,还要躲过高山峡谷隘口设卡拦截的中共当局,避开被中共当局黑金政治势力摆布的尼泊尔政权的遣返。求学的一路上危机四伏。曾有攀登喜马纳雅山的国际登山队员拍录到视频,中共军警竟开枪射击攀越喜马纳雅山脉去达兰萨拉读书的藏族小孩。雪山为之泣崩,苍天为之呼嘯。


中共当局为之害怕恐惧,五明佛学院成千上万的学生被驱赶。但藏民族的宗教文化复兴之花已绽放在康藏大地上。

我们看到很多的汉人青少年也已在反思,中共闭关锁国摧残中国传统文化,也压迫百姓民不聊生。被迫开放后,大批青年涌向日本留学,当年日本遣唐使来华学习华夏文化,唐宋华夏文明仍存留在日本。汉人青少年中兴起华夏复兴文化热。
东北满洲的鲜人民族青少年也看到了满人民族宗教语言文字消亡的惨痛教训。也看到了中共扶持的北朝鲜金氏政权穷兵黩武,核污染威胁着白山黑水东北这鲜人祖先留给他们的千里土地。大批的鲜人青少年到韩国求学打工,将其蕴含的深厚的明儒文化与江陵楚巫文化存续回高丽故土。

“学必有方”!觉醒的中国各原住民族精英与青少年喷发的自由意识与民族觉醒,让他们纷纷走本民族的文化存续与弘扬之路。西南的傣族等各原住民族唤醒与东南亚的血浓于水的同胞情与文化认同。多元的文化教育正方兴未艾。五千来流泊迁徙的苗族的精英与青少年也正深刻反省民族的历史与教训。数千年来,苗人民族为了摆脱奴役反抗民族压迫争取自由而进行着不屈不挠地斗争。清史记载苗人直到清朝乾隆年间起义,还用苗人民族的文字布告四方苗人响应。随着清政权对苗人民族文字的取缔禁止与对反抗的苗人掌握传统苗文化的巫师与苗王头人等精英的消灭,苗人文字终于失传了,只留下传说在民间。随着汉文化的同化侵袭影响,承载着苗人民族传统的巫傩文化这一苗民族精神文化之魂也渐趋枯萎夭折。当下的中国社会现状,由于苗区财富被中共当局榨取,经济凋零。苗人被迫大批外出打工,学校推行汉文化教育,很多苗人青少年甚至连苗语也不会讲了。魂兮归来,苗人青少年。

2017719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