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刘晓波去世 海外人权活动人士悲愤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 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中国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星期四因肝癌病逝,享年61岁。在海外的民权活动人士和国际人权组织纷纷对失去刘晓波感到悲痛,同时也对中共政权感到愤怒。
永远留空的“空椅子”
刘晓2010年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却不被准许出席颁奖典礼。在奥斯陆的那个典礼上,一把空椅子代表了他的缺席。而现在,这把“空椅子”将永远留空。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为刘晓波准备的那把椅子将会永远空着了。”
从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的消息传出到他去世,只不到两个月时间。中国沈阳司法局星期四晚发布的通告证实了刘晓波的逝世。这则存活时间仅几个小时的通告在开头仍然强调刘晓波的“罪犯”身份,然后表示刘晓波在狱中罹患肝癌之后被允许保外就医,医院邀请国内外专家为其救治,但是刘的病情仍然恶化,最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国际人权组织表示哀悼
这位中国政府眼中的“罪犯”,在民主活动人士和国际人权组织的心中却是民主巨人。
多个国际人权组织也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对刘晓波的去世表示悼念。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萨利尔·谢蒂在声明中说:“今天我们悲痛地失去了一位人权巨人。”他在声明中说,数十年来,虽然受到迫害、压制和监禁,刘晓波一直都在为推进中国的人权和基本自由而不懈战斗。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苏菲·理查德森说:“这显示,习近平主席会做任何事来让那些只是想要生活在和平、公正和民主社会的人士噤声。刘晓波没有武器,他只有一枝笔,然而这都不为一个强势政权所容,这应当引起全世界人民极大的警觉。”
杨建利:刘晓波成圣
流亡美国的活动人士、“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中文媒体群中说:“耻辱首先是习近平和中国政府的,什么样的政权才能做到不让他有最后一分钟自由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这是个道德上完全破产的政权。晓波是圣者,他义无反顾地承担了中国的道义责任和历史政治责任,他也承担了中国人的苦难,因而成圣。”
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说,刘晓波将与其他诺内尔和平奖得主一样永远被世人铭记。他说:“刘晓波将永远是代表所有为了自由、民主和建立更好的世界而奋斗的人士的一个强有力的象征。”
人权基金会的主席索尔·哈尔沃尔森(Thor Halvorseen)在一份声明中说:“刘晓波本是一位英雄,而中国的专制暴政却让他变成了一名烈士。”他说,中国政府不惜一切力量来扼杀刘晓波的精神,“这只能说明他的想法和信念有着巨大的力量”。
海外异议人士:中共上演杀人秀
在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消息传出之后,许多人权活动人士和国际人权组织都纷纷表示关注。他们呼吁中国政府能够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但是中国政府未予批准,表示刘晓波病情严重,不宜转到海外医院。中国说,邀请了外国专家前去会诊。
一些海外活动人士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残忍至极,无异于杀人。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基金会创办人魏京生说:“他们不用枪去杀人,他们利用大自然、利用疾病等来杀人是他们长期以来的策略。这样他们既能避免强烈的谴责,又可以达到消灭异议人士的目的。……这是非常残忍的做法,有病给你拖着,直到把你拖死为止。”
中国知名异议作家、《刘晓波传》作者余杰对美国之音说:“中共等于是在全世界面前上演杀人秀,但是全世界却没有办法。”他认为,事件的严重性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慕尼黑会议相似,中共吞噬的不是刘晓波一个人的生命,也不是刘晓波一个人的悲剧,而是预示着未来整个文明都受到威胁。
问责中共
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席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说:“他拥有的道德权威,他的迫害者只能妒忌。中国政府拒绝让刘晓波前往国外治疗暴露了这个政权对最基本的人道原则的残忍无视。”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的早逝负有重要责任。”
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和人权组织也要求问责中共政权。
“公民力量”在一份英文声明中说:“我们认为中共政权对刘晓波的去世负有责任,因为它没有及早诊断病情,也不允许刘晓波获得恰当的治疗,不让他实现寻求海外就医的愿望。我们誓言要对中国政权和那些虐待刘晓波的人问责。”
中国人权捍卫者也发出了一样的呼吁。这个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要求对任何忽视刘晓波在锦州监狱期间健康状况,以及因刘晓波发表自由言论而屡次将其肆意监禁的中国官员,进行刑事问责。
呼吁中国政府还刘霞自由
国际人权组织和民主活动人士都呼吁中国政府还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由。在刘晓波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之后,刘霞也被软禁,至今已长达7年,导致其换上严重的忧郁症。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立刻无条件释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充分保障她的自由,包括允许她依照自己的意愿出国。
国际特赦说:“我们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和他的家人站在一起,他们因刘晓波的离去而承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必须尽全力结束刘霞遭遇的非法软禁和监视,保证刘霞不再受到当局的迫害。”
余杰认为,接下来应当联合国际社会的力量,让刘霞获得自由,实现刘晓波生前的愿望。
余杰:怒国人不争
与此同时,余杰也为中国民众的麻木感到失望。他说,中共政权已经臭名昭著,多一个罪名,他们也不在乎,但是令人悲哀的是,很多中国民众根本就不知道刘晓波是谁,很多中产阶级、既得利益者,他们有能力可以翻墙去看资讯、去了解六四等历史真相,但是他们却没有这样做,也没有动力去这样做。
他说:“我们不能指望外国政府施加压力,自己不救自己是没有希望的。”
刘晓波的遗产
在中国国内的社交媒体上,尽管中国政府极力控制,包括新浪禁止发蜡烛图标,但是仍然有关心刘晓波的人以各种方式进行哀悼。有的在微信朋友圈贴上一张全黑的图,上面写着1955-2017,有的则发了诺贝尔颁奖礼的空椅子照片,并附上R.I.P,还有的则是发了圣经中关于耶稣受难的诗句。有心之人都能够体会到这些图片与文字所代表的含义。
国际特赦的艾米莉·沃尔什(Emily Walsh)说:“刘晓波的遗产在中国和全球千千万万的活动人士之中延续。他们受到刘晓波的启发,在面对残暴压迫时,仍然无畏地为人权和基本权利斗争。”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