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学者吁废除中国“言论审查制度”引关注



北京时间7月9日,中国知名社会活动家和学者李银河在其微博发表近两千字长文,批评中国“言论审查制度”,通过对比古今与中外、分析现实和理论,发出彻底取消该项制度的呼声。
李银河的微博在短短数小时内,得到数万人转发,亦有数万人为其点赞。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此前也发出了类似呼声。
近一段时间,中共对影视、媒体、舆论的管控举措接踵而至,产生很大争议。上述现象可能说明了中国网民们对此比较一致的态度。
李银河微博文章开头即说提出“我们为什么应当彻底取消言论审查制度?”文章表示,目前健康发展的中国社会中问题较大的一个方面是对言论的违宪审查:书报检查制度严厉,网络删帖封号现象严重,影视审查制度苛刻。审查部门抱着“守土有责”的态度,严防死守,有时到了神经兮兮的程度,一些审查事件(仅举《武媚娘传奇》一例即可管中窥豹)荒诞搞笑,沦为公众笑柄。
其文称,审查尺度之严到了风声鹤唳吹毛求疵的程度。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怕的究竟是什么呢?他们守土有责守的是什么“土”呢?表面看是有些题材还有点敏感,比如文革,知青上山下乡,党内斗争,社会上的历次政治运动;实质可以一言以蔽之:不可言说的事实真相。只要某段历史中尚有事实真相不敢示人,涉及该题材的言论、研究、文学作品、影视作品就变成了敏感话题。

进入2017年,中国舆论审查和管控力度明显增强(图源:VCG)
李银河还分析道,不承认事实真相对于历史公论没有丝毫用处,除了让人们看到自己缺乏道德勇气之外,完全于事无补。原因仅仅在于,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所有的真相,人们只要想知道,就一定能够知道。再屏蔽,网络信息还是无孔不入。
李银河还提及中国宪法和马克思以增强其呼吁的说服力。她表示,马克思在他生活的年代(19世纪)就参与了争取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斗争,有长篇专论批判普鲁士的书报检查制度。现在,时间之轮已经转到21世纪,中国人民还在争取这个权利,尽管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我们的宪法中也早就有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条款。
文章最后,李银河还发出号召:当行政部门出台违宪的审查条款,按照部门的意志随意审查言论(所有的出版物、互联网文章、影视作品),随意责令某些书籍影视作品下架的时候,我呼吁全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奋起抵制,积极主张自己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为在中国彻底取消审查制度而努力,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尊严。
李银河的观点在中国应该有着比较广泛的认同。多维新闻此前文章《从整顿自媒体到封杀VPN 舆论管控岂能任性》表示,在中共改革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过程中,权力的专断其实也是一种不作为。官方对社会舆论严防死守的态度,动辄以大棒伺候,或许是反映出相关部门管理水平的不够或推卸责任的习惯。长此以往,很有可能会加大官民之间的分歧,并使中共陷入孤立与迷失。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近期已发表两篇文章,对中国近期管控措施提出委婉批评。其文称,“限制非理性声音的影响力,是中国社会的一项长期功课。从长远看,通过弘扬主流价值观不断增强人们对它们的自然识别和抵制能力,比彻底清除它们更有可能做到,也效果更好,更契合时代的逻辑,尽管它意味着更艰巨和扎实的工作付出。”
“所以要警惕以加强社会活力的名义而对规矩、尤其是对政治规矩的阳奉阴违,同时也要反对认为社会宽松氛围不重要,甚至制造了社会紧张气氛也在所不惜,而且将其当成一种‘政治正确’来行事。在实践中,前一个问题比较容易识别,而后一个问题有时能制造‘立场坚定’的错觉,产生慢性危害。”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