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

李平:与犯罪率最高的政团怎谈法治?



高铁西九总站中国口岸租界的一地两检模式引爆的法律争议又起波澜。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昨日在电台节目中声称,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之下,全国人大有权决定香港特区制度和政策,《基本法》118条、119条才是一地两检的法律基础。如此把香港经济政策纳入中央权力范围,乍看很荒谬,但细看又符合中共的政治、法治逻辑。问题是,中共中央委员会是犯罪率最高的政治团体,港人怎样去跟它谈法治?又怎样抗争才可能避免香港边境和法治的沦陷?

中共特色法治 港官甘之如饴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连日来都强调,一地两检没有违反《基本法》,本地立法的依据是《基本法》20条。该条文规定,香港特区可享有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和中央政府「授予的其它权力」。如此把立法割地、收缩香港边境、限制港人享有权利范围说成是享有中国授予的权力,何异于要市民享受被强奸的幸福?

而且,高铁一地两检会在破坏香港法治方面开两个先例:一是香港境内实施中国法律的中国口岸租界将扩展至哪里?除了解放军驻港军营、中央驻港机构、中国口岸租界之外,将来还有哪些中国租界、馆区不受香港司法管辖?二是在全国人大可随意解释《基本法》以贯彻中共的意志之外,中港的行政协议也可以经全国人大同意凌驾《基本法》,为中共以法治港打开后门和快捷方式。

果不其然,谭惠珠昨日迫不及待地提出香港经济政策决策权属中央授权范围。《基本法》118条、119条分别规定,特区政府「提供经济和法律环境,鼓励各项投资、技术进步并开发新兴产业」、制订适当的行业政策。如果按谭惠珠的诠释,《基本法》第五章第一节有关财政、金融、贸易和工商业的其它条款,都可以成为中共直接干预及改变香港财政、税务、货币政策的依据。这是一国一制,还是一国两制?

可怕的不只是谭惠珠身为基本法委员会港方委员,只知听从中共指示,还在于中共对《基本法》的扭曲已无所不用其极。更可怕的是,中共权贵集团为掠夺香港的政治、经济利益,在扶持各自代理人、把权斗延伸到香港之外,还把中共特色的名为以法治国、实为黑帮治国的法治模式搬到香港,而港府官员及亲共政客还甘之如饴。

中委犯罪率高 操弄民意百变

中国有句俗语:「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口口声声依法治国、依法治港的中共,恐怕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执政党。201211月中共十八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由205名中央委员、171名中央候补委员组成,迄今已有16名中央委员、16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犯罪率相当于8.51%,是中国民众犯罪率的21倍。官方数据显示,自20132016年,中国检察机关起诉犯罪嫌疑人550万人,占中国总人口13.8亿的0.4%

中共中央本周一宣布,中央政治局委员、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立案调查。孙政才是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也是中共下一代「王储」之一,如今倒在中共十九大前夕,既是中共权斗白炽化的实证,也是中共官场越反贪越贪、越高级越贪的又一实证。

法治、反贪,说到底都是中共权斗及操弄民意的百变模式。与中共谈一地两检的法治问题,与其说是对牛弹琴,不如说是与虎谋皮。这也是港人的抗争要面对的困境。香港的言论自由一息尚存,但随着民主派在立法会失去否决权,民意对港府、中共的压力越来越小,市民也越来越不愿发声,由此形成的恶性循环,只会让中共的「法治」高铁长驱直入,侵占香港更多的自由空间。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