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星期三

西藏八宿县藏人不满当局强制征地拒绝签约和搬迁



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八宿县乃然和折巴两村藏人因不满县长等官员为谋私利以低价从他们手中强制征地、却以高价出售给商人的行为提出抗议,坚持不签约、不搬迁,并将上访讨公道。
一位有关消息人士星期一晚向本台发送多张图片介绍说,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八宿县白玛镇乃然村和折巴村范围内的藏人房屋、宅基地、农田和果树近来被当局强行征收,并以警告和威胁等方式,企图逼迫藏人按期签约搬迁。
“八宿县县长尼玛吉村是芒康县人,他和他手下的部分官员近来以各种非法方式逼迫两村藏人交出各自房屋和所属土地,包括农田及果树,声称是用于县医院、学校等公共设施建设项目,并把签约期限定为2017年6月5号至7月20号,征地补偿费定为每亩40800元人民币,居民住房拆迁补偿费按石木、土木、砖木到框架结构定为每平方米420元至1700元人民币之间,果树补偿费按成树盛果期、成树初果期等直径大小定为每株200元至15000元人民币之间。”
消息人士表示,八宿县县长等官员的做法引起村民的强烈不满,并拒绝签约和搬迁。
“八宿县白玛镇乃然村和折巴村的藏人世世代代都是以农为生,因为靠近县城,那里没有冬虫夏草等资源可以采集和出售,所以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也是收入的唯一来源。但是县长等官员以低补偿强征他们的土地,却以高价出售给商人和熟悉的老乡,譬如说从村民手中以每亩40800元人民币强征的土地,却以每亩400万到500万元的价格进行出售,企图从中牟取暴利,之后还强行要求村民在限定期限内把房屋和所属土地交出后,暂时按家庭人数租住1000元到3000元的房屋,等到政府完成统一建房安置后再搬住公房。而政府要给村民安置的房子只有一层,面积更小,如果经营商店,则需要另从政府处高价购买或租借。对此引起村民的强烈不满,一致决定坚持不签约、不搬迁,并将通过上访讨回公道。”
消息人士表示,当局以口头和书面方式向村民发出警告,声称对不搬迁者将依法强制执行,对聚集者、上访者将依法处理。
“八宿县县长尼玛吉村等官员向村民发出口头和书面警告称,‘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不搬迁者,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在房屋征收与补偿过程中,当事人采取非法聚集、上访、暴力、威胁等方式,由公安部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规定予以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面对强权,村民们感到很无奈,但仍不顾当局的警告和威胁而计划去北京向中央政府上访,希望上级有关部门重视并解决问题,也希望外界给予声援。”
长期关注西藏局势的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二就此接受本台采访时批评中共地方官员以自身权利垄断民众的根本利益。
“关于八宿县的这个问题等于就是以权谋私、以权谋利,作为地方的一个父母官、行政官员,他不为当地民众去思考民众的利益,反而是以自己的权力垄断人们的根本的土地利益。作为民众,土地视若再生父母,而当局的这种做法,表现出的是中共这个独裁集团,它本身政权的起源就是一个匪帮式的、土匪式的一种发展,它的官员素质也充满了这种土匪的习气,就是像流氓、地痞这种习气。”
洛桑尼玛表示,虽然结局是悲剧性的,但仍希望藏人用宽容、和平的态度去抗争。
“还有一点补充一下现在西藏的这种状态,以前在十世班禅大师视察县、乡以及政府的时候,我们曾听说过,尊者班禅大师曾经对县、乡的这些官员直接地斥责。为什么呢? 当时有一些县级干部,他们把整座整座的山,卖给了这些商人,也就是承包商,卖给了这些承包商以后,把整个山林都砍伐一光,既毁了生态环境,又毁了当地的人民基本的生存条件。当时班禅大师在的时候,他们都这样胡作非为、这样欺压百姓,那么现在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是越来越糟糕。因此这种状态,我估计还会继续存在下去。那么受到伤害的藏族人民,需要用一种宽容和和平的态度去抗争,但是共产党的这种权力构置,是一种欺软怕硬的政体,因此我们看到的,结果都是一些悲剧性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