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施睿:用选票守护香港六位民意代表



228年前,法国人民依然生活在专制王权下,民怨沸腾。国王路易十六为了继续掌控不公义的三级会议,并打压为人民服务的国民制宪议会,解雇较为亲民的财政总监雅克˙内克尔。此举被视为对议会作出干预,激发暴乱。714,巴黎人民攻陷巴士底监狱,推倒专制。这是法国大革命的序幕。

半年前,时任特首梁振英和律政司申请司法复核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和姚松炎的议员资格。上星期五法庭宣判四人败诉。泛民主派(包括本土派和自决派)由占优的19个直选议席,因前后五名直选议员被褫夺资格,减至14席,较建制派16席少,意味泛民主派失守分组点票否决权,只要中共一声令下,建制派议员提出修改《议事规则》,如建议限时辩论、赋予主席更大权力,「拉布」将成香港议会的历史遗物,再无方法抵御恶法。失守分组点票固然是坏,但更坏的是,若补选议席全数落入建制派阵营,泛民主派议席总数更会少于三分之一,政府及建制派亦再无阻力,有关特首选举或立法会选举的政改法案,想通过,便通过。香港亦正式寿终正寝。

事隔228年后的714,社民连梁国雄被褫夺议员资格后,在晚间集会的台上道出了法国大革命这史诗式故事。历史中的同一天,公民广场外却只有500人集会。谈起两世纪前的热血革命,长毛亦只能寄语香港市民记得发梦,寄望梦境成真。曾妄想长毛最后会激昂地高呼一句,「两世纪后的同一天,香港革命正式开始」,惜一切只属幻想。革命实非主流,亦或非出路,500人的集会,谈何抗争?集会中,议员不断重申「纵使失望,不能绝望」。的确,坚持是必要,但方向更重要。

一、谨记是DQ6,非只是DQ4。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于集会强调,香港人必须同时支持梁颂恒、游蕙祯上诉,因为同样牵涉最基本的法律原则。战友永远不应嫌多,支持四个,何不支持六个?即使不能作出金钱资助,也可成为义工提供支持。若然没有时间、能力,最少也请实践你的公民义务,了解香港状况。

二、补选用双倍选票,将民主送入议会。梁振英曾公然挑衅,声称要泛民议员「票债票偿,Vote them Out」。现在香港人可以做的,就是「Vote them In」,用选票守护代表民意的议员、守护香港自由民主。香港政府选择窜改185,727位香港人的自由意志,我们更应该用选票表达自己的意愿。杨岳桥亦指出,「所有奇迹,皆来自累积」。18万不够,就36万,若然还未够,50万、100万,香港人曾经做到,我和你今天也必能做到。若然你未登记成为选民,请立即登记。

和理非与勇武本是同根生

有人批评泛民主派软弱无力,只懂呼吁市民捐款。但敢问对抗港共政权,谁不软弱无力?我亦曾经质疑应否放弃支持温和泛民,但回想,和理非非、勇武抗争岂不是「本是同根生」?在国际人权组织工作一段时间,了解到「钱」对于组织相当重要。没错,是市侩,但亦是现实。在这黑暗年代,即使有多不满,亦恳请包容,停止内耗。

不要寄望由上向下施予的民主,那只会是短暂;只有由下向上争取的民主,才经得起风雨,才是永恒。天佑我城。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