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星期六

隋牧青律师:硬汉黄琦案情通报

(参与网2017729讯)黄琦,成都公民,于九十年代末创办了发布维权信息、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六/四天网,为此两次被判刑(第一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第二次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获刑三年)。2016.11.28,黄琦以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国家秘密罪被捕,这是他第三次被捕,迄今已逾八个月之久。

 2017728photo_2017-07-28_12-11-47.jpg (600×644)


黄琦在第二次坐牢期间及之后已罹患绝症——激进型新月体肾炎、肾功能衰竭及脑积水、心肺等严重疾病。日前,刘晓波因肝癌晚期狱中辞世,极大地震撼了黄琦母亲,令其担忧是否还有机会再见到活着的黄琦。确实,普通人有理由相信刘晓波的狱中医疗条件远胜黄琦,尚且无法幸免于难,黄琦的境况想来就让人不寒而栗!

中国法律上的保外就医制度并无政治犯和普通犯的区别对待,但事实上,患病的政治犯罕有能保外就医者。保外就医制度何日能惠及政治犯呢?也许要等到政治犯绝迹于华夏之时吧。

昨天,经询问绵阳市国保大队,得知黄琦案已于本月16日移送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今天(2017.7.28)上午十一时许,在成都良心作家谭作人夫妇和唐诗林夫妇陪同下,我和黄琦母亲赶到绵阳市看守所。

在会见室,接待警员声称绵阳市看守所实行预约制度,让我下午三点再来。对此我指出,预约制度并无法律根据,我查看过看守所的律师会见室有很多空房,且看守所是下午两点上班,所方的理由和要求均不合理、合法。接待警员并不回应我的质疑,只是客气地请我体谅他们的工作,并保证下午三点左右一定可以会见。

虽对今天会见不顺已有预感,但我还是决定委屈自己、相信所方一次,于是退出看守所。

我回到最初办理入所手续的窗口询问,得知绵阳市看守所并无预约制度。很显然,针对黄琦案的律师会见,有关部门已提前部署设障!看来一场辩论、投诉控告大战难免。

下午十五时许,预计的非法阻挠会见并未出现,所方信守了承诺。虽然有波折,终究算顺利,没办法,这是中国。
所方安排了一间警方讯问室给我会见黄琦,15.20——16.40持续近一个半小时,所方以停电无法监控为由提前终止了会见。

这是我和黄琦第一次见面。

黄琦身材较为高大,看着干净利落、目光如炬,神采溢于言表。虽系囚徒,举手投足间,英雄气概隐约可见。
我自报家门后,隔着铁栏,黄琦起身与我握手致意。
以下系会见记录。

一、宣布黄琦被捕时,有警员及电视台摄像,黄琦坚持打出V型的胜利手势遭粗暴干预,黄琦怒斥警员系法西斯匪徒。

二、黄琦一直是零口供,否认控罪,坚拒警方上电视认罪的要求。

三、身体状况。黄琦2016.11.28被捕后肌酐值迅速上升到高值,所方为其安排了服药治疗,饮食上安排与工作人员相同的营养餐直至75停止。目前手脚、脸部均浮肿,身体比被捕前消瘦二十斤以上。所方对黄琦身体状况是较重视的,但其身体状况仍然明显堪忧!

四、权益状况。有超36人轮番审讯,但无刑讯逼供,时有辱骂。看守所曾强迫其一日站立六小时值班,后改为每日站立值班四小时持续20余日至今。这种强迫值班对普通人可能是小事一桩,对重病缠身的黄琦而言,是难以承受之重负。

五、听闻刘晓波殉难噩耗,黄琦非常悲痛!托我寻机向刘晓波太太、家人致以深切问候和敬意!

黄琦还托我向谭作人、唐诗林夫妇、天网义工们及海内外关心关注黄琦案的各界朋友们致以深深的感谢!

最后,黄琦表示,他对自己的案件进展有信心,对国族进步更充满信心!坚信中国必随世界大势走向自由、民主!

隋牧青律师.2017.7.2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