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王秦:中国人,要有信心活到民主那一天!



72年前,即1945年9月2日,在日本东京湾里的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日本投降签字仪式。麦克阿瑟在签字仪式前发表简短演讲,而签字结束后,麦克阿瑟用他一贯喜欢的调式又发表了简短的总结语,译成汉语不足70字符:“同胞们,今天炮火沉寂,一场惨烈的灾难结束了,我们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天空不再降临死亡,人们可以在阳光下自由行走,世界一片安宁和平。”

“人们可以在阳光下自由行走”,说得多好!而1949年后中国民众在中共暴政统治下,事实上绝不亚于“一场惨烈的灾难”,在这场漫长而持久的惨烈的灾难中非正常死亡了几千万人!请问,人类史上和平时期,还有比这更惨烈而且是人为的灾难吗?直至今天,这个国家的人民仍然没有新闻言论出版自由,没有结社集会游行的自由,也就是说,这个国家的民众事实上至今仍难以“在阳光下自由行走”。而这种情形,我们已经忍受了大半个世纪,还要继续忍受多长时间,只有上帝知道。不过,去年就有位中国解放军政委,炮轰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直言一个未以民为先的制度将“必然灭亡”,他甚至预言中国在10年内,将向民主政治转型,因为中共“不可能有退路”。

从电子邮箱中读到一位作者在公民议报网刊发表的《“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文中回忆往昔,有这么几句话:“1968年8月,我曾去过遂宁市,登上过遂宁的广德寺。惜乎刘贤斌、陈卫、欧阳懿、陈兵等遂宁诸君,当时大多还没有降临人世。所以,我与目前在监外的欧阳懿老弟,相约重登广德寺,共饮川酒。我有信心活到那一天。”

就这最后一句“我有信心活到那一天”,与其说触动本人神经,不如说触到本人“兴奋点”,让自己为之一振:所有不愿做奴隶而反对独裁专制的中国大陆民众,都应该有信心,“那一天”也一定会到来。《“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的作者今年已经七十来岁,凡是比他年轻而又关注中国社会民主进步的大陆民众,应比这作者更有信心才对,努力活到我们所盼望的那一天来临。

在那一天到来时,首先要告慰无数没有见到这一天即已经死去的同胞;我们要放更多的鞭炮或是更好看的烟花艳火;我们要举行盛大的游行;本人相信,甚至有可能像二战结束时那样,很多人会喜极而泣;我们要向全世界宣告:这个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实行过民主的国家,今天终于实行民主了!这个有着几十个民族生活在同一国度的的中华民族真的解放了!这个民族终于结束了独裁专制,人民不再被奴役,多少亿人也终于能活得像个人,或说终于真正站起来了!十七世纪下半叶在英国就已经出版的《政府论》的原理,在这个民族到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
本人是在端午节这一天读到《“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这篇文章的,文章尚未读完,就忍不住给作者、诗人蔡先生回复了邮件。我的意思,一言以蔽之:我们大家,包括海内外所有华人,都要有信心活到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为弄个“八酒六四酒”就要被抓捕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为拜祭当年因反对腐败要求实行民主而惨遭毒手而遇难的学生,就要被认定为“寻衅滋事”、就要被判刑的那一天!

活到八九六四运动非但不是敏感词,而且像1976年“四五运动”那样,被国家宣布为正义之举的那一天!

活到中国大陆民众每年都能自由公开悼念八九六四死难者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为“翻墙”去看世界也要被带走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T恤上印有“民主党”或是令统治者感到不满乃至恐怖的什么话,就要被警告、就要被抓走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哪怕只是站在马路边举个纸牌,要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就像犯了弥天大罪,就要被拘留的那一天!

活到不再有人上访或是因上访而遭到非人待遇的那一天!

活到在这个国家任何城市不再有“同城饭罪”的那一天!

活到不会因为仅仅在室内开个什么纪念会也能成为“罪犯”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为替弱势维权也就等同犯罪就要被判刑的那一天!

活到不再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作指导的那一天!

活到彻底否定邓小平“四个坚持”的那一天!

活到每个公民都有真正投票权的那一天!

活到任何人违反宪法都要治罪的那一天!

活到不能因提倡新闻、言论、出版、结社、集会、罢工、游行自由就会被抓走的那一天!

活到真正司法独立,三权分立,依法治国,军队是国家军队、不再是党卫军的那一天!

活到人民有权力要求不称职政府全体辞职并重新组建政府的那一天!

活到像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提出而中共当时也假装推崇的让人民有“四大自由”的那一天!

尽人皆知,自从1949年中共执政至今,这个国家没有一天真正实现“四大自由”,而且更重要的是,你看不到这个国家统治者在为实现“四大自由”而努力,而是相反。

直到今天,在这个国家,事实上,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这四大自由中,对今天大多数民众而言,言论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比前些年更加倒退,倒退到无数网民已经不能容忍的地步,这一点,只要看看网民们在但凡还能说几句真话的地方,都是一片骂声即可证明。由此可以想像,如果还是冷兵器时代,这个国家的民众早就揭竿而起,早就“反了”。

然而,到了这个地步,统治者仍不知反省,不思悔改,继续对人民实行恐怖统治。整个国家特务遍地,维稳人数也不知有多少,因而无数为正义为民主自由而努力的人们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他们花费大量纳税人的税款,用来对纳税人进行所谓维稳,以至于有人形容,整个国家就像个大“集中营”。

这个国家虽也有宪法,却等同废纸。统治者从来不把他们制定的国家宪法放在眼里,且至今没有新闻法。他们总是在口头上讲要容得下尖锐批评,甚至每年春天召开“两会”时,还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要求那些代表委员们“畅所欲言”,说什么不扣帽子不抓辫子不打棍子。可谁都知道,帽子棍子一直在他们手上提着,而他们说的话又往往是不算数的,他们所说的“畅所欲言”,都是他们喜欢听的,一旦你说了他们不喜欢听的,说了他们容不下的,也就绝不会让你“畅所欲言”。只有在这个不能畅所欲言的国家,有时才会像恩赐似地让你“畅所欲言”,而这正是中国几代人在中共大半个世纪执政历史中获得的“宝贵教训”。否则请问:有谁听说在民主社会需要号召大家“畅所欲言”吗?

生在这个国家,没有人不知道,只要统治者发现对他们的所谓“维稳”不利,想出一个什么条文就出一个什么条文,想出一个什么规定就出一个什么规定,想制定一个什么政策,就制定一个什么政策。1957年要打右派就打右派,1966年要发动文革就发动文革,而后来的邓时代、江时代以及现在的习时代,几乎没什么大的改变。特别是到了习时代,非但不思体制改革,不思如何实现民主,反而向文革大倒退,向毛时代大倒退。

在这个国家,我们看不到真正的人民代表,只看到所有的官员在代表人民。特别是这一届领导班子,更加独裁专制,把民意当个屁,对多少亿网民想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想怎么惩治就怎么惩治;对无数不过是希望通过言论自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网站或杂志,想查就查,想关就关,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只要一个电话,一句口头传达,一个网站就没了,一本杂志就没了。关键是,如此不讲道理,不讲法律,不讲人权,面对全世界,代表这个国家的新闻发言人还无耻地说这个国家是依法治国,是负责任的国家,甚至无耻地宣称:“中国人民享有广泛的言论自由”。我等生活在这个国家几十年,实在不知道这个政府对国内民众依的是什么法,又负的是什么责,尤其中国民众到底享受了怎样的“言论自由”!真是欺世盗名!

只要认为你没有完全按照统治者的要求,就是罪过。即使在全世界几乎任何国家都会受到尊重的记者和律师,在这个国家也同样受到奴役。有关部门让记者采访什么记者才能采访什么,让记者说什么或怎么说,记者也都只能服从,因为中国大陆所有记者,包括网站记者,一律要“姓党”。而中国所有的律师更没有自由代理案件的权利。凡所谓敏感案件(往往都是政治迫害案件),受害人没有选择律师的权利,律师也没有选择代理的权利。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个国家,提倡的不是相信科学,而是“一切相信党”。党代表了一切,包括代表科学,代表宇宙真理。就连10个阿拉伯数字,到了今天,能连在一起说的,只有1250了。8964不能说,73不能说。

每年凡“8964”这一天临近的日子,这个国家的统治者的神经就会绷得格外紧;事实上,他们比任何追求民主自由的网民们更加恐惧。就因为“这一天”,也不知要浪费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被北京政府认定的所谓“敏感人士”查建国先生,这两天在微信上发一微帖:“我家门口今上午已开始三班倒站岗值班监控我,至6日。年年六四如此,今依旧。”统治者为什么不想一想,自己天天说自己如何自信如何强大,然而,面对一普通国民,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点也不自信一点也不强大呢?可见,你们的自信你们的强大,除了让外交部让对外新闻发言人骗一骗世界,也就只能聊以自慰了。

正因此,我等有理由相信,《“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的作者在文章中所说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而且不会多么久远!

                                  附录2则:

1、在手机转帖的图片中可以看到,某高校的工作报告中就出现了“目前我校已有39名同学因翻墙浏览网站或观看视频被公安机关带走”的句子,并“请班主任在周日开班会时一定要注意强调此事,告知学生不要翻墙下载游戏,登录Facebook或观看视频”。

2、据美国之音工作人员龚小夏博士就美国之音采访郭文贵“中断门”事件接受明镜专访的音频中说,腾讯内部有员工曾告诉他,光是设在深圳的腾讯总部,每年需要付钱养着的国安负责网控人员就有五百个左右。可以想像,中国大陆所谓负责“维稳”人数该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