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刘晓波病危 西方向中国屈服被狠批



著名中国异议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正在中国沈阳一医院接受治疗,但是他处在肝癌晚期,被指时日无多。西方媒体在高度赞扬刘晓波的同时,狠批西方国家向中国屈服。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7月8日在该报发表题为《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的公开信称,亲爱的刘晓波,您可能是我最钦佩的人。数十年来,您为推进人类的自由而不断抗争并备受磨难,您为此付出了自己的自由,如今看来,您也将付出自己的生命。
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Nelson Mandela),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部分原因是吁请习近平主席允许您出国就医。但同时,我写下这封公开信也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身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的人可以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在汉语里,您有时被称为“刘老师”,而我们,您的学生,希望并祈祷您能寻得一些宽慰,因为您的牺牲已在我们所有人心头留下印迹。您真的不愧为这个世界的老师。
英国《卫报》7月9日则在题为《随着刘晓波的逐渐消逝,他关于中国改革的希望也正在死去》的文章中说,当中国的异见人士、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向尴尬屈服时,这一天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且迫在眉睫,世界不仅仅是失去了以为道德巨人。改革的热切希望以及一个不同的中国的独特梦想也奄奄一息。

刘晓波病情严重,被指时日无多(图源:AFP)
文章说,对于刘晓波反对了如此之久的中共而言,他的死很合宜,这会使得他消失为一个谜,也没有明显的继承人。今天的中国所受到的钳制是毛泽东逝世以来最为严厉的。即便是一些没有明显的政治议程的抗议,例如女权主义者抗议性骚扰,也会被无情地镇压。国际社会也屈服于北京的愿望,国际社会对刘晓波的支持也缺失的很扎眼,沉默也是如此。即便是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所在国,也对刘晓波的疾病沉默,或许这是受到了与北京新的关系的影响。
文章还说,对中国而言,刘晓波的死将会使得希望存在的时代(即便这希望并不总是那么的欣欣向荣)落幕,更加黑暗的时代到来。
《华盛顿邮报》则发表题为《亲爱的特朗普总统:请让刘晓波作为一个自由人死去》的文章说,刘晓波要求中国当局让他同他的妻子前往美国接受治疗。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应该立即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准许刘晓波的请求。文章还指出,中国政府没能够尽早地诊断出它这位最著名的政治犯的病情,直到癌症到了晚期发现,以至于任何有意义的治疗都太晚了,这真的非常让人不安。
文章还说,随着中国的国力以及影响力的上升,西方民主国家选择将一些他们认为更为重要的利益放在所谓的价值观之前。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领导的白宫淡化中国的人权问题,他还不愿意帮助刘晓波(他的诺贝尔奖得主同伴),这点十分明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奥巴马只在公开场合提到国刘晓波案一次,不管他在私底下所了什么,那显然都不会带来影响。
与此同时,他还拒绝同134位诺奖得主一起写联名信给习近平,也没有公开谴责刘霞被软禁一事,甚至还威胁否决一项参议院通过了的、将中国大使馆前的路命名为“刘晓波广场”的议案。文章说,美国拒绝给予刘式夫妇帮助相当于给了习近平镇压国内异见分子的通行证。
文章说,刘晓波是首个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人,他知道这象征着中国人对人权、民主、法治的要去,他对一党专政带来了独特的威胁。为了这个勇敢的立场,他牺牲了他和妻子的自由,现在他将要付出自己的生命。特朗普和美国现在是时候满足他的心愿,吁请中国当局允许他在美国接受治疗,在自由之中度过余生。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