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黎智英:肃贪成灾难 六四将平反



从习近平最近的部署看来,今年11月十九大中共领导班子的人事任命将会大变。目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七个成员有五个将在十九大上因超龄而离任,习近平会安插自己的人,之后他就霸权在握了。但变化更大会是中共权力架构和政治形势──自从老毛以后的集体领导,现在走回头路回到老毛一人独大的强人架构,换上的是习近平而已。随之而来会是中国政治局面诡谲而巨大的剧变,这变奏将会是共产党建国以来权力最弱势和承受最大考验的时候。

人民虽然仍生活在没有政治权利和自由的独裁下,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奇迹发展让人民富裕起来,赋予中共政权的普及的认受性,尽管中共贪腐的情形酝酿着人民极大的不满。缺乏政治权利的人民没有监察政府的权力,对贪腐枉法的共产党集团既无奈且冷漠,但对习近平却是拥护的,有些人甚至崇拜他。贪官枉法的腐败令人民恨之入骨,习近平肃清反贪腐运动遑论有多少是权力斗争的手段,他果断勇敢打击贪官苍蝇与老虎,看在眼里人民认为他是真诚在救党救国。他大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人民对他的拥护令他雄心勃勃想做老毛第二。

习近平要做老毛第二必须倒转乾坤,将中共集体领导的权力架构改革成为一人独大的至尊王朝却殊不容易。他的肃清反贪腐运动,将中共集团上下官员全都变成惶惶不可终日,谁都有可能是被打击的对象(因为几乎没有谁不贪污),党内团结被粉碎了,上下官员逆转成为他的敌人。但是,以他今日受人民拥护的声望,他应该可以无风无浪挟十九大于袴下而得偿所愿。只要习近平受人民拥护,反对势力只能按兵不动,等待形势逆转的时机反击。

习近平想做老毛第二的野心触发始料不及的后果。第一,当年邓小平经济改革时威信极高,但仍受集体领导的保守势力阻挠,否则他不用年届八十八岁高龄仍要风尘仆仆南巡放话,坚持改革开放。习近平要做老毛第二打破集体领导,他的威信必须盖过邓小平,必须利用「六四」屠城的罪孽打击邓小平,因此他会推行平反「六四」。

第二,之前既得利益集团的潜在反对势力现在按兵不动,但有机可乘时必然会群起而攻之。这些集团背后的势力是江泽民、李鹏、曾庆红、贺国强、贾庆林、回良玉、刘淇、李长春等等,都是势力非同小可,都是「六四」屠城的帮凶,习近平必须利用平反「六四」一网打尽铲除无穷的后患。

第三,利用平反「六四」纾缓人民对「六四」屠城的怨怼,争取民心巩固权力,圆他独揽霸权至尊无上的大梦。平反「六四」一举三得的神来之笔,是习近平正中下怀的如意算盘,他怎会错过!习近平平反「六四」后会推行政治开放改革吗?不会,绝对不会。政治控制只会更严厉,他平反「六四」只是大权独揽权宜之计,与意识形态无关。

习近平的肃贪成功了,没有人敢贪污,但金钱的贿赂不是唯一的腐败,取而代之是权力斗争恶毒的权力腐败。十九大后习近平控制了中共的权力架构,但控制不了架构内行使权力的人。这些人在习近平大权独揽后失去了话事权,他们的权力将偏离中央权力中心,积极建立地方的反势力。这将会消耗中央政府执行权力的能力。以后五年习近平的统治将会在权力斗争的消耗中被削弱,中共中央的团结势力也跟着凋谢,这是政治改革的时候,还是政治权力四分五裂的时刻,前途未卜。

在有法治人权产权保障的民主社会,做生意有保障。但在没有这些社会制度的独裁社会如中国,做生意毫无保障。做官的可以朝规夕改,令你血本无归。为了免于官僚专横武断的干预和有势力的对手和人士的破坏,你只好付保护费,让监管你的官员来保护你。在没有法治等社会制度的独裁社会,付予官僚的保护费是唯一填补制度空隙的方法。这保护费我们叫贪污。好了,现在没有人敢贪污了,但做生意的人也失去了保护,不敢投资了。在人治的独裁社会,没有了收买官员保护(贪污)的机制,生意没有了保障,谁敢投资?

是的,贪污没有了,但没人敢投资,经济必然下滑,人心也从乐观转为悲观。悲观的民情会是经济下滑百上加斤的负能量,明天变得昏蒙复暗,习近平的声望也跟着逆转。但是,习近平手握霸权后将会继续严打贪污以巩固权力,因此经济的下滑会是他严峻的考验。在今日中国的独裁社会制度下,打击了贪污的措施,也等于打击了市场经济的自由运作,经济必然萎缩,最后死路一条。

从最近国内投资萎缩和资金外流的趋势,我们可看到中国经济正在恶化,这恶化会在十九大习近平大权独揽后加剧,滑落至经济爆煲为止。习近平肃贪反腐是造成这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学者和观察家始料不及的。是的,经济爆煲是中共面对最严峻的考验,但是,也只有经济爆煲陷民生于水火,尽失民心的支持才会迫使中共实施政治改革。不改革中共将失去管治的合法性,为了挽救政权,和免陷人民于四分五裂的内战中,中共将会政治改革让人民有更大的政治参与,以图挽回管治的合法性。是的,正是祸兮福所倚之诡谲结局。

没有了金钱的贿赂,导致的中共权力斗争将造成惨痛的后果,回望金钱贿赂的时代,原是一片流金的岁月,人民醒悟了:是的,在独裁权力腐败伦理中,金钱的贿赂是积极解决独裁机制缺陷的唯一方法,假如要实行开放市场经济的话。独裁是不道德的,解决它的缺陷不可能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方法,西方的道德标准,硬将官僚的「贪污」一个促使市场自由的机制,判罪成为道德败坏的行为,是错误而非常不幸的误解。

在独裁国家没有了金钱的贿赂只会造成权力斗争与腐败,金钱的贿赂的润滑机制是促使独裁社会市场正常运作的良方。权力的腐败(power corruption)必造成权力斗争,对社会造成的纷乱非常昂贵,而金钱的贿赂正是解决权力斗争的唯一方法,也是促进市场自由运作改善民生的积极机制。他们说你可以带乡下仔出城,却带不了乡土气离开他的心。同样,你可以强迫独裁专横的官员不作金钱贿赂,但你不能将腐败清除于官员的心,没有了金钱的贿赂,只会导致官员权力斗争与腐败,人民就更惨不忍睹了。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