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江棋生:深切惦念危在旦夕的刘晓波



6月26日下午,微信上传来“刘晓波肝癌晚期保外就医”的消息。难以相信或竟不敢相信的我,随即翻墙上《民主中国》网站,却一眼就见到了一模一样、令人震惊和揪心的消息!于是,我马上给将此消息捅出来的尚宝军律师发微信:宝军好,晓波太不幸了!请代我问候刘霞。宝军回复道:江老师好,消息太糟了!有机会一定转达。
    
“晓波太不幸了!”包含两个意思:他要是没得肝癌多好!他得了肝癌要是能早被发现和接受治疗多好!
  
6月27日早晨,亶文发来《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征求意见稿)。我提了两条修改意见后,签了名。那天中午时分,在谢小玲女士主持、有鲍彤、蒋彦永、查建国等人参加的“老人会”上,我对晓波的病情表达了极度的担忧,对他的病情被拖到十分危重才被保外就医,进行了毫不客气的谴责。
   
谁都能理解,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被当局关在冤狱中8年半之后,突然传出生命旅程已经进入倒计时的特大坏消息,人们,特别是与他相识相知的朋友,怎么能不发声、不质疑、不呼吁呢?自6月26日到现在,全球的每一个角落都发出了声音,都在呼吁中国当局:请尊重和满足刘晓波本人最后的意愿,放他到德国或美国接受治疗。
   
然而,当局会放晓波吗?6月29日下午,有香港记者当面向习近平喊话,问他什么时候释放刘晓波,而习不作回应。此事发生后几个小时,一位香港朋友问我:习近平会放刘晓波吗?我回答道:我估计习不会放晓波,除非特朗普出狠招。在我看来,习近平不放刘晓波,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不能让已经被消音8年多的刘晓波,在世界上作最后的自由发声。因为,晓波的最后发声必将是一次政治核爆炸,它将造成巨大的全球轰动和冲击效应,并在中国史和世界史上留下悲壮瑰丽、不可磨灭的一页。
   
6月29日到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没有出狠招,甚至连软招都没有。在这样让人无语的绥靖姿态下,习近平怎么会考虑放人?他现在是拿定主意,就是不放人。无论你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好,给他戴高帽说能“成为世界级领袖”也好,或痛骂他“毫无人道”也好,他是一概不答理。依我看,不要说放刘晓波出国一事没商量,就是连晓波在病榻上通过手机对外发出“其言也善”的声音,他都决不会允许。
   
2008年冬天,晓波曾好几次对我说:棋生啊,明年是六四20周年,看来我得作好进去长期坐牢的准备。不过,现在搞这个《零八宪章》,也得准备被抓啊。2008年12月8日,在他和我最后一次通话6个小时后,他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从家中抓走。2009年12月25日,晓波被当局重判,刑期长达11年。虽然自那以后,我和晓波之间再无音讯可通,但我坚定地相信,晓波是一定会把牢底坐穿的。而且,我也一直怀揣一个个人的心愿,期待见到2020年6月22日跨出冤狱的晓波后,当面告诉他:我读他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十分共鸣,痛快得很;但是,我读他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则有股别扭劲一直跑不掉。我甚至有个打算,扭住这一条,和他磕上一个月。
   
刘晓波的“最后陈述”于2009年底问世后,他被一些民运界人士扣上了“民运花瓶”、可能是昆德拉式“合作派”、即将被共产党“派出监狱”的“和谐大使”等帽子。而在更早的2008年12月《零八宪章》刚刚发布的时候,有民运人士就指控说,《零八宪章》的“出笼”是中共的“阴谋”。如今,在生命力分分秒秒都在快速流失的晓波面前,在普世价值的忠诚殉道者晓波面前,在宪政民主理念的不屈殉难者晓波面前,这些帽子和指控统统告吹了。
   
6月26日始我一直深切惦念的晓波,已然危在旦夕。今天医院发布的病情通告,我已读不下去。我明白,在他生前,我已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不能告诉他:他入狱前悉力推出的《零八宪章》,已有35批国人相继签署。我现在的心愿是,要到沈阳送他最后一程。昨天傍晚,朋友们不得不痛楚地议及晓波的后事。很快,亶文向晓波家属转告了我的五点初步意见:1、家属坚定地提出请若干朋友参加晓波遗体告别仪式的要求。2、建议由蒋亶文和莫之许草拟朋友们名单,由家属圈定。3、名单一经确定,马上由家属交给当局。4、与此同时,名单上的朋友各自与国保交涉,表明意愿;甚至可以提出让国保一起去。5、朋友们要送的花圈、花篮由已在沈阳的家属代办。
   
我的送别愿望,顺天理,合人道。如果有谁还要阻挠我实现这个起码的愿望,我不把他当成敌人,还能当成啥?
                              
2017年7月12日 于北京家中

附刘晓波简介:
刘晓波(1955年12月28日-),吉林长春人,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独立中文笔会第二届及第三届会长、《民主中国》网刊主编,曾经参与八九民运,后被捕入狱。2008年,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再次被捕,2009年12月25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二审维持原判。原在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后确诊为肝癌晚期而获准保外就医,目前正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受治疗。

2010年,刘晓波获得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成为第二位获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人认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是第一位,但达赖喇嘛获奖时是无国籍人),是继德国的卡尔•冯•奥西茨基(1935年)、缅甸的昂山素季(1991年)后第三位在监禁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也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被关于监狱至死未获自由者。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