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曹长青:从陈光诚到刘晓波



刘晓波被中共谋杀了。不仅很多中国人这样认为,一些西方政治家也如此,虽然他们的表达不那么直接,例如美国联邦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就说,中国政府要对刘晓波之死负全部责任。

北京政权自以为很得意,他们操控了全部,直至刘晓波的后事,但是他们残杀刘晓波的恶行,将会在西方(最后也会传回中国)产生长久的、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不仅因为刘是诺奖得主,更因为他们是谋杀一个晚期癌症病人。灭绝人性到如此地步,等于戳到了西方人的肺管子。中共似乎赢了一个战术,但彻底输掉了整个战略。

在美国住了近三十年,一个强烈感受,就是西方人对残疾人、病人、弱者的超常的同情与关照。像五年前的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事件时,美国等西方国家一面倒地同情陈光诚,一面倒地对中国政府的做法強烈反感、厌恶和批评。北京当局多年前就开始在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树广告牌,意图改变它在国际上的形象,但它竖一万块广告也没法抵消全球性报道中共迫害陈光诚对北京形象的杀伤。

但最后陈光诚没被害死,而且是全家胜利大逃亡,来到了美国!所以最后西方人对中共的痛恨,也可能因为这个喜剧性结尾而淡化了几分。而刘晓波则不同,他的癌症晚期,甚至癌症本身,都是那个政权造成的结果,尤其是中共当局隐瞒病情、延缓医疗、更不许他到西方治病,甚至不允许任何朋友探望等等,这一切等于有意造成他的尽快死亡。

刘晓波是“被自杀”的李旺阳之后,死的最惨的一位中国异议人士。这份悲惨,必定长久地在西方人头脑中留下烙印,因为那种兽性,跟西方的人道文化是水火两极!

像德国首相默克尔,虽然为了跟中国的经济利益等,没有直接质问批评习近平,但在她心里,只会增加对习的厌恶。像美国总统川普,虽然仍想获得北京帮助解决北韩核武问题,但从他的公开悼念刘晓波,也清楚地表达了他对野蛮共产党的愤怒!上述的史密斯议员就公开说,刘晓波的死亡,对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洗刷不掉的永久污点”。佛州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则呼吁对刘晓波之死彻底调查,显然他认为这不是因病去世。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海利甚至提出,要动用联合国安理会来讨论刘晓波之死。

刘晓波用生命的代价,再次让世人看清共产党的残暴。美国人的这种印象、这种认知、这种感受,永远都不会消失和改变。就像对北韩政权,他们把一个美国青年迫害得奄奄一息,最后送回美国后就去世了。此恶行导致(感性上)的对北韩残暴的认知,那份对金正恩们的痛恨,永远都不会改变,会直到那个政权的结束。

我在陈光诚事件时曾写过:陈光诚一家用血泪证明了,在当今中国,别说共产党的监狱根本没有“人性化的环境”,连监狱之外都没有。陈光诚是一束光,照亮了中国最黑暗的部分,展示了共产党的最本质之处。今天,刘晓波用生命代价更证明了,共产党统治的中国是个“狼性化环境”,它把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都咬得遍体鳞伤,最后吞噬。

如果这次中共能像对待陈光诚一样,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起码可能减少几分人们对中共政权的痛恨。但刘晓波在世界瞩目之下从病危到去世,到葬身大海,让西方人看到了,习近平是放大版的金正恩,他的时代比胡锦涛时代更加残忍!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