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潘小涛:谁是刘晓波事件的凶手?



刘晓波的逝世令人极度悲愤的。一个广受文明社会尊敬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中共黑狱直至患上不治之症的肝癌末期才被确诊,且拖延个多月也不准他出国就医,这是多么荒唐及惨无人道!谁是凶手?

表面上,头号凶手当然是中共当局了。即使最好的揣度,认为这并非蓄意谋杀,而是人为疏忽,但假若中共高层足够重视刘晓波,稍稍过问他的情况,又怎可能出现这种匪夷所思失误呢?他可是广受关注的政治犯呀!负责看管刘晓波的监狱人员及政法系统更要负上全责。人是你们监禁的,在高度设防下,就连太太刘霞都只能每月隔着玻璃窗探访一次,你们当然要为他的健康负全责了。

不过,刘晓波的不幸更多是中国崛起的结果,这也是他更大的不幸。中国对外开放的三十多年来囚禁了无数异见人士,各人待遇千差万别,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都不会受到虐待,而那些「顶级政治犯」更是中共与外国政府讨价还价的棋子,透过释放著名异见人士及送他们出国保外就医,以换取西方国家在贸易等议题上的让步、不在联合国谴责中国的人权记录,以及不阻挠中国申办奥运会等。魏京生、王军涛、王丹……都曾是中共换取利益的「人质」。

可是今天,刘晓波再也「无福」做人质了。一方面,崛起后的中共已很强大,手上拥有很多好牌,毋须再利用刘晓波就足以令西方屈服。另方面,西方经济不景,财政千疮百孔,饱受孤狼式恐袭的困扰,制度、道德等相对优势大减,除了德国等少数国家,美英等国政治上全面右倾、自我孤立或变得务实功利,怎会冒着开罪北京的风险,就刘晓波出国就医问题向中共全力施压呢?刘晓波早在2006年就很有预见性的写道:「中共的改革并没有给中国带来政治进步,反而是腐蚀了世界文明。中共现政权真有钱,金钱外交也真管用,它使残存的暴政得以苟延残喘,也使自由国家降低文明标准来迎合中共的政治要求。」

昂山刘晓波待遇不同

君不见刚在德国举行的G20𥧌会,对危在旦夕的刘晓波也不闻不问吗?没一个西方领袖曾在会议中的发言、声明等公开提及刘晓波,只有德国总理默克尔据报曾向习近平谈及刘晓波,要求让刘到德国治病。这是非常不正常不合理的。刘晓波不仅是中国最著名异见者和政治犯,更是地位崇高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同是和平奖得主及异见者的昂山素姬被软禁时,国际社会极关注她,西方政府持续向缅甸军政府施加巨大压力,昂山获释及缅甸民主化还被奥巴马视为重要外交成就;也是和平奖得主的民权斗士曼德拉,广受国际社会关心。但轮到刘晓波受难,各国就沉默了,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而缺少美国施加压力,北京又怎会轻易放刘晓波出国呢?

事实上,北京也担心刘晓波在外国乱说话!倘刘晓波人在外国,中共再也奈何不了他,即使他躺在病床接受外国传媒访问、在社交媒体上直播,然后大肆谴责中共,控诉当局多年来如何折磨其妻子刘霞、迫害其妻弟等家人,就已令中共当局尴尬万分。而且这极可能是刘的遗言,是控诉中共的历史记录。在此情况下,中共又怎会自掘坟墓放他出国呢?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