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2日星期三

梁京:强人政治与战争风险


汉堡的G20峰会,可以说完全被特朗普和普京首次会晤喧宾夺主。这当然不会令人感到惊讶,因为这两个大国的强人之间将发展出什么样的关系,对整个世界会带来非常重大的影响。

强人政治与战争风险存在明显的关联,这是上个世纪的历史最突出的教训。也正因为如此,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不少人对世界秩序的担忧也增加了,因为美国一直在全球扮演制约强人政治的角色,现在,连美国也加入到强人政治的游戏中来了。

那么,如何来理解强人政治与战争风险之间的关联?我对强人政治的理解是,强人政治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要利用人的恐惧和仇恨来支持自己的权力。在社会矛盾激化的形势下,强人政治容易得势,就是因为人们有很多理由感到恐惧和愤怒。有权力野心的人难以抵御利用民众不满来获得权力的诱惑,而对现实不满的民众也难以抵御借政治强人给自己讨回公道的诱惑。一旦政治强人成功地借到了民众不满之势,强人政治就走上了一条难以逆转的轨迹。而战争的风险就是从这种难以逆转的逻辑中内生出来的。

最近中印边境的形势严重恶化。我看到有人写文章力劝中国当局不要与印度开仗,因为对中国太不划算。我不怀疑作者用心是好的,但基本逻辑有问题。问题之一,就是作者认为如果对中国划算,就可以甚至应该与印度开仗。我以为这个逻辑已经过时。如果说在19世纪,这个逻辑确实给一些强国带来过实惠,到了20世纪,按照这个逻辑去打仗的大国都给自己带来了灾难。我以为20世纪的基本事实是,强国并不能从战争得到实惠。这当然不意味著强国不应增强军事能力,但军备的目的不是从战争获得利益,而是震慑和制止可能发生的战争。

为什么强国不仅不能从战争得到好处,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在经济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已经看的很清楚。首先是强国要承担很大的人道责任,其次是战争的直接成本非常高,而能源等自然资源的相对价格则越来越低。也就是说,只算经济帐,强国发动战争的收益很可能是负的,是损人不利己的。

但这并不等于就不会有强国引发的战争了,这就是文章作者存在的另一个逻辑问题:他忽略了内部政治逻辑与战争风险的关系,尤其是忽视了强人政治与战争风险的关系。

普京开了21世纪大国强人政治的先河,虽然普京给欧洲秩序、中东秩序制造了不少麻烦,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历史现像就是,中国的习近平和美国的特朗普都是普京的崇拜者,都积极和他发展亲密的合作关系。

他们看上了普京什么呢?当然就是玩强人政治的本事。普京的本事确实很高超,他骑上了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这只猛虎,不但没有被甩下来,而且闯过道道难关,不仅在国内保持高支持率,而且利用其他国家的内部矛盾,扩大了俄国在全球舞台的影响力。

但强人政治的问题是骑虎难下,没有退路,要保住权力,就要继续利用社会的恐惧、仇恨和不信任。为此,普京不惜搞战争边缘策略。现在,特朗普和习近平都面临如何保住权力的挑战,效法普京是他们共同面对的诱惑,他们也有很多机会来试一把。特朗普显然想在朝核问题上做点文章,而中印边境的紧张形势,则可能给习近平带来一个新的题材。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