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练乙铮:独立与民主,孰难?



前几天和一个老朋友谈论社运里的一个看似无甚可议的问题:民主和独立,港人争取哪个更困难?直觉判断当然是独立难得多,因为那是违法的,而且,大家只要留意最近京官提起港独时的语气,便可稳作此判断。但是,如果想清楚一点,继而查看一些数据,可能发觉其它两个答案都未必能够一口否定,只不过这两个答案都不在很多人的直觉里,因此少人主动谈起。抛砖引玉,笔者希望能够增进就此问题持不同意见人士之间的相互了解。

思辨实验

问:局部地方的民主和独立,哪一个对中共政权的生存威胁大些?

设想一:假如西藏、新疆、内蒙古和台湾这几个一直以来都有要求独立的地区忽然都成功独立出去了,成为新兴国家,那么中共活得下去吗?答案是完全可以。那些地区,不是偏远便是人迹稀少,像今天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外蒙古,多几个又如何?而且,只要中共在那几个地方独立之前不要太为难当地人民,它就会活得比现在更好。

设想二:假如广东省忽然(真)民主化了,却赖死不走,成功保持中国的一个省的地位,那么中共能活得下去吗?很值得怀疑。因为其它各省便是只有一半想跟广东看齐,那中共也很可能要完蛋,至少也要脱胎换骨,才有望生存下去。

当然,一个如此简单的思辨实验并不能把上述问题解决,其单薄处更不具足够说服力,但是它给大家提醒了一个大致上的真理:民主运动是专制政权的天敌,独立却不是。打个譬喻,周边地方独立,伤及的是主体的皮肉,顶多是去掉几个指头甚至半条腿,却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民主则直指心脏。

尽管简朴,这个思辨实验已能对前述的先入为主答案提出合理质疑,引起进一步找寻正反证据的动机。一直以来,这方面的讨论聚焦诸如「断水断粮」等近距离因素,虽然重要却不全面,会导致「当局者迷」的困惑,因此笔者初步提供一些比较「离地」的思考材料。

战后事例

民主和独立都是复杂的历史事件,每一宗都是独特的,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其所包含的普遍性;揭示这普遍性就要看大数据。笔者提议一个简单进路:点数二战后世界上出现的新兴民主国家和新兴独立国家的数目,比较一下孰多孰少。个中道理,当然是民主化和独立的困难越大,录得的总数就越少(这个命题有多准确,该由政治学者仔细商榷,但起码是个第一约莫)。

先看战后世界上几波新增民主国家的总数。这里引用的资料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的一位学者主持的网站Our World in Data其中的政治/民主部份。数据很好用,只需把鼠标在年份点上一放,该年份全世界范围内有多少个民主国家便显示出来了。查看1945年,这个数目是17;再看2010年(数据最后年份),数目是87。这就表示,1945-201065年里,进入民主行列的国家有70个。笔者未考虑期间有没有异常事例发生,如一些国家灭亡了或合并了,那就会导致数目不准确,但估计问题不严重。

再看同期间世界上几波新出现的独立国家总数。数据来自维基百科的「按成立日期排序的主权国家清单」。这网页包含两组数据,其中一组按洲(continent)计算,另一组则统一计算,对达到「主权独立」的要求有所不同。第一组数据显示,1945-201166年里,非、美、亚、欧、大洋洲、跨洲的新独立国家数目分别是1991813116,总数是76。第二组的总数则是90。被纳粹德国占领、二战末期重新独立的欧洲六国没算进任何一组数字。保守一点,笔者取用第一组的数据,即二战之后取得独立地位的国家总数是76

民主独立一样难

按上述数据,若民主化和独立运动成功的平均难度跟新兴民主和新兴独立国家的数目成反比,则二战以来的历史大致上指出:争取民主和争取独立的难度,其实「差不多」。

注意两个总数很接近,不意味绝大多数新兴国家都走上民主路,因为那70个战后民主化国家当中,有些是1945年之前已经独立成国,例如中华民国。又注意,这里比较的是平均难度;在平均的两侧,分布其实很离散。以独立为例,新加坡的独立太容易,是天掉下来的,自己本来并不想要。但孟加拉国从巴基斯坦压迫之下独立出来,就非常痛苦,死人无数。

为甚么独立与民主化的平均难度会差不多呢?那可能仅仅是巧合,但笔者认为有一定道理。一般而言,争取民主化的对象是同国族的专制政权,独立斗争的对象则是外来政权,二者都是压迫性的,面对两种反抗运动,统治者的利益同样受损,反咬的凶狠程度,跟人种肤色分别的关系不大。

按具体情况看,香港目前的体制跟民主和独立比,其实都是只有一步之遥,只不过这一步就是都给北京卡住了。

民主比独立难

然而,上述的「差不多」结论可争议,因为民主有分真假,独立就大体上没有真独立还是假独立之别(苏俄时代可能有,东欧国家受苏联操控很严重,可随时被老大哥出兵占领,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都曾经「领嘢」,因此是假独立)。

今年5月,三位瑞典哥腾堡大学教授利用V Dem Institute的政权仔细分类数据,把世界上所有政权按民主程度分成四等,其中第一等的要求是:除了有公平公开廉洁的一人一票普选制度之外,还要求有充份的人身、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等自由,以及法治和受司法和立法适当制约的行政系统。这就是香港人一般认知的「真普选」。

按这个港人认同的标准定义民主的话,2016年的时候,全世界只有52个国家在实行民主(而且还是把1945年之前已经真民主化的国家也算进去了)。这比上述所讲的70个多出一大截。如果带着这个标准比较民主化和独立的难度,我们会说,争取(真)民主比争取独立难。

大数据和认知落差

假如上述数据和分析正确,那么就要问及香港的一个特殊性:为甚么港人包括民主派普遍认为谈港独完全不切实际,追求民主却「现实」得多?主因当然是港中硬实力悬殊,中方表明强烈反对港独,那就已经「一句到尾」。但为甚么民主乃直指其心脏的天敌,中共却摆出「有得倾」的姿势,甚至搞出一套似模似样的民主东西要你「袋住先」呢?

那是因为中共像全世界大多数专制政权一样,为了骗取管治合法性,老早搞了一套专制选举(autocratic elections)撑场面,用的语言词汇跟民主国家九成相似,你说民主它也说民主,于是造成彼此「有得倾」的假象,让大家以为(真)民主纵然渺茫也始终不能说没可能。香港的大多数民主政党便是在这种相信之下运作的。中共不会儍得一出口便反民主,因为它还要树立自己的那一套专制选举;但面对独立诉求,尽管对它而言并非致命,它却完全没有必要作任何保留。这就造成错觉,以为「中共反港独比反(真)民主更坚决」。

有这些因素在,就短观而言,在香港宣扬独立、自决,的确比搞民主困难,何况还有那些断水断粮的恐吓。因此,这个短观结论是不需要争辩的,问题是长观里的景象却可以很不同,因为有其它结构性因素在起作用。

国史做裁决

稍早之时,本栏介绍过前上海复旦大学史学家葛剑雄教授的一些著作;葛教授的研究显示,国史上版图分裂、出现独立国与中土政权分治的时间,相当大程度超过统一的时间。

笔者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文化与体制有弱点,没足够凝聚力去保证一个不断扩张、黏合、扩张、黏合而成的动态版图长期稳定不甩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因而成为贯穿两千多年历史的一个贴切概括。另一方面,中国文化却不幸未能在不断的政治竞争中衍化出民主政制。结论是,在中国,闹分裂搞独立是一个古老传统,但民主却不是风土。

最后,让我们看看三个从中华帝国周边成功分裂出去的国家:朝鲜、越南和台湾。三个当中,只有一个半(台湾和南韩)是民主化了。而且,分裂出去的年份,远早于民主的来临。这是民主不比独立容易的又一例证。

《尚书》提出「五服」主权观,指导了两千多年的中华帝国版图增长过程。在这段时间里,历代承先启后武功出人的君主扩张领土,就像在大块烧饼的周边上一小块一小块地加上生面团,再鼓动炉火加热猛烤,以求其黏住;秦始皇征闽、粤,就那么加了两块。然而,把周边甩甩烂烂的大烧饼放到西伐利亚民族国家模型那种干净利落版图线里框住,始终有困难;仅仅是黏着的周边部份,要剥落很容易。远观中国,就是如此。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