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傅申奇:刘晓波的放与不放


一百二十多年来,诺贝尔和平奖的授奖不能说没有任何瑕疵,但以曼德拉、哈维尔、瓦文萨、金大中等等获奖者,仍然彰显了其谴责暴政、独裁、邪恶、褒扬和平、自由、良善的巨大意义!

1935,德国和平主义,民主主义活动家奥西茨基成为第一位在监狱里获诺贝尔和平奖獎的囚徒。1936年5月,奥西茨基因肺结核,在盖世太保监视下被转送到柏林的一家医院治疗。11月7日,奥西茨基被释放,并送往西区的一家医院,当月23日,诺贝尔委员会來到奥西茨基的住处给他授奖。八十多年后,中国的刘晓波又成了在监狱里获奖的囚徒,前不久刘晓波已因肝癌晚期保外就医。刘晓波坐上委员会空椅子的机会几乎是零,但委员会是否能到病榻前为他授奖呢?只要他还在本土,这绝无可能。中共连纳粹都不如,这已不必讨论。国际社会为刘晓波出国治疗发出呼声,如果他能出国治疗,委员会的授奖便自然成章。曾经抨击国际舆论把刘晓波与曼德拉相提并论的“环球时报”此时发文,显示了中共当局陷入放与不放的两难信息,文中以热比娅为例,认其出国后的活动对当局造成伤害。担心“如果刘晓波出国就医,由于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头衔,假如他做出与热比娅相同的行为,带动西方舆论攻击中国的能力会更大。”又自我宽慰地表示,刘晓波一旦离开中国,“西方反华舆论对他的兴趣必将逐渐减弱”。在这期间,种种猜测和分析纷至沓来,但有一共识,按中共体制,最后决定权在习大帝手上。习刚上台时,官方把他说成是有大慈大悲之人!有故事说:在习插队时,一位与他一起劳动生活的农民,多年后得了癌症。在福建主政的习听说后,把他接到福建的医院里治疗,并支付医疗费,留下救人一命的佳话。如今刘晓波给习大帝提供了一个表现其真性情的机会,全世界都在看。

就目前状况而言,中共不断展示其: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赖相,凭着搜刮民众得来的钱财满世界摆阔,肆无忌惮的撒泼。可以断定中共当局不会在意国际社会的观感,而只关注对其统治的利害得失。目前经过反复权衡后,官方已向西方多国外交官表示,刘晓波不能出国治疗。当然现在还不能排除在最后关头,习大帝为了凸显自己的权威,保全自己的形象,亲自拍板礼送刘晓波出国。但无论习是否还有一点恻隐之心,无论结果如何,刘晓波的放与不放都显明了这个制度的荒谬与野蛮,几十年来始终坚持和平主义立场的刘晓波根本就不应被囚禁。如果事实证明他是因迫害“被癌症”那共产主义的罪恶史上又将添上浓浓的一笔!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