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多个国际人权组织促放刘晓波到海外就医



确诊末期肝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渖阳市司法局再通报他的治疗情况,表示医院在治疗过程中,采用了最先进的标靶药物又指家属表示满意。再多3个国际人权组织,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公开信,促请中国政府让刘晓波到海外就医,并呼吁采访G20峰会的记者,向习近平就刘晓波情况提问。中国外交部促请西方国家,不要干涉中国内政(高锋 报道)
渖阳市司法局周一(3日)发稿,指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及时成立专家小组,对刘晓波进行精心治疗。经家属同意,刘晓波接受了抗肿瘤和止痛等治疗,并已应用国际最先进的靶向药物。不久前亦邀请国内外专家会诊,正为刘晓波进行中医调理,又已向4名家属通报了病情。他们对院方的治疗工作感到满意,并表示感谢。
刘家的好友,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指当局一再就刘晓波情况发声明,目的是冲淡责任,减少外界的谴责。
胡佳:我想这是为了对抗国际社会的呼吁,要求刘晓波先生去海外治疗。因为它要逃避责任,按照它们以前的说法,把刘晓波照顾得那么好,肿瘤筛查都做得很到位,如果它们做到位,是不会产生后面这个结果的,一下子就变成肝癌末期。
北京一直没有回应会否让刘晓波出国治疗。国际记者联盟、记者无国界、以及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公开信,促请中国政府,让刘晓波到海外就医,G20峰会本周五、六在德国汉堡市召开。3个国际组织呼吁所有采访峰会的记者,向习近平提问有关刘晓波的事情。
记者无国界台北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认为,这是国际社会迫使北京为刘晓波负责的良机。
艾玮昂:随著中国政治和经济力量日益强大,官员的态度亦日益嚣张,往往著意回避问题。在G20峰会期间,趁中国面对最大曝光,提问刘晓波的事,有助迫使中国领导人负起责任。我们仅要求当局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容许公民享有言论自由。
在贵州省任职补习教师的张贾龙,中学时代被刘晓波的文章启蒙,2008年仍在求学时期的张贾龙,有份参与“零八宪章”联署,毕业后投身传媒工作,自称受到刘晓波影响,关注维权事件,2011年因为在网上的言论被当局抄家,以及行政拘留,亦因为这样,2014年获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安排,与当时访华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见面,当时他向克里提出,释放刘晓波及关注他妻子刘霞的要求。这事使张贾龙被公司辞退。后来他在香港参与过占领行动,返回内地后,至今无法留在北京工作,被逼回到家乡教书。
张贾龙周一对本台表示,他担心美国特朗普政府,基于经济等考虑,未必会全力协助刘晓波出国就医。
张贾龙: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他比较重视贸易和安全问题。他不会尽全力(协助刘晓波)。毕竟美国还是国际社会,首先考虑的是本土利益,其次才是人道和普世价值观念。现在看得出来。中共这个极权体制,特别讲究实利的政权,可能更在意美国的国会和行政分支的压力。此前的一些政治犯,包括魏京生,也是透过国际社会的压力出去。如果外面的压力足够大。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声称,不了解和掌握刘晓波具体案情,建议记者向有关方面查询,又重申,希望有关国家尊重中国司法主权,不要利用所谓个案,干涉中国内政。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