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权力的恐惧:谁将打败最高权力者?



公元498年农历七月,南朝齐明帝萧鸾重病于建康(今南京市)正福殿,这位以猜忌残忍著称的帝王,在临死之前依然为太子萧宝卷的权力感到忧虑,他为未来的新君选择了六位与自己家族最亲近的顾命重臣(内外政事皆委托徐孝嗣、萧遥光(萧宝卷从兄)、右将军萧坦之、右仆射江祏、侍中江祀(江氏兄弟乃萧宝卷表叔)及卫尉刘暄(萧宝卷舅舅)等人),并面嘱爱儿道,“作事(处决政敌)不可落人后,汝宜谨记勿忘!”
这是萧鸾残酷夺权道路上时刻践行的信条。在袭杀废帝萧昭业的过程中,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入宫廷,将皇帝绞死;在铲除实力派藩王鄱阳王萧锵、随王萧子隆的过程中,他先下手为强,将两人满门诛杀(制局监谢粲私劝萧锵及子隆道:“萧鸾跋扈,人人共知,此时不除,后将无及!二位殿下,但奉天子御殿,夹辅号令,粲等闭城上仗,谁敢不从?”萧锵拒道:“有母在堂,须先为忧,此非万全!”);在消灭强镇晋安王萧子懋的过程中,萧鸾同样做到了先发制人(萧子懋试图偷袭萧鸾,但忧虑生母阮氏,便将消息告知,结果阮氏通知侄儿瑶之,瑶之则密报萧鸾)。事实证明,萧鸾之所以能够尽杀森然满朝、手握大权的众藩王,不仅仅在于他的慎密,更在于他的果断,他做到了事事“不落人后”,以至于他在登上帝位的征途中,竟从未遇到任何有组织的抵抗。
南朝的历史就是一部权力斗争史(图源:VCG)
废帝萧昭业有羽翼徐龙驹、周奉叔、綦母珍之。萧鸾假托忠贞耿直之名,贿赂内侍联合何皇后(诬徐龙驹杀何后情夫杨珉)构杀徐龙驹;调周奉叔出镇外方;陷害处决綦母珍之(溧阳令杜文谦语綦母珍之道:“灰尽粉灭,危在旦夕,不早为计,将无噍类呢!”珍之不听),然后以后军将军萧堪直入禁宫,捕杀皇帝萧昭业。
桂阳王萧铄,名望素重,与萧鸾共掌朝政。一次,萧铄从萧鸾那里回来,对人说:“吾前日觐宣城(萧鸾),王流涕呜咽,而鄱阳(萧锵)、随(萧子隆)见诛。今日见王,王又流涕而有愧色,其在吾邪?”夜半,鸾兵斩关突入,将其满门尽杀。
因此,当萧鸾临死的时候,不但处心积虑的为他遴选了可靠的辅助者,更将他受用无穷的政治秘诀奉送给儿子。尽管萧宝卷并非一个慎小慎微的乖顺良子,但父亲的这句嘱托,新君还是牢记在心的——即对付潜在对手之时,他将努力做到“不可落人后”。
即位不久,萧宝卷察觉到江祏、江祀与手握东府强兵的安靖王萧遥光有所密谋,于是突然袭杀江祏、江祀,萧遥光被逼仓促造反,但被萧宝卷轻松打败,三人俱被灭族;在打败萧宝卷的过程中,大将萧坦之立下战功,军中威望陡升,萧宝卷随后派兵突击萧坦之府邸,诛灭其门;尚书令徐孝嗣、仆射沈文季在刘喧死后试图自保,却被萧宝卷先发灭族;宿将陈显达镇守江州,素孚军心,萧宝卷乃调兵袭击江州,陈显达被迫反抗,旋即战败族诛;尚书令萧懿平定崔慧景叛乱后,人望极重,但萧宝卷下令捕而杀之。
茹法珍构陷右卫将军刘暄位高权重,萧宝卷道:“暄是我舅,怎有异心!”直閤将军徐世标道:“明帝(萧鸾)为武帝养子,备受恩遇,尚尽灭武帝子孙,元舅岂即可恃乎?”萧宝卷立杀刘暄。
有司密语东昏(东昏侯,萧宝卷谥号)道:“懿(萧懿,萧衍兄)功勋盖世,若行隆昌故事(齐帝萧昭业年号,该年萧鸾突袭皇宫,杀萧昭业),陛下命在晷刻。”东昏矍然起座,即命设法除懿。
“不落人后”的斗争法则,虽然让萧宝卷在权力战争中几乎无往不胜,却并未给他的皇帝宝座带来稳固。为了在权力战争中“不落人后”,萧宝卷屡次因“未经证实的密谋”或大臣们过高的实力资望,就大肆屠戮——这迅速激发了实力派们的恐慌,为了活命,他们被迫发动一场又一场反对萧宝卷的权力斗争。
豫州刺史裴叔业对雍州守将萧衍叹道:“我辈不能自存,现拟回面降北(投靠南齐敌国北魏)”;平西将军崔慧景在挫败陈显达叛乱之后,因颇有人望而心怀恐惧,他趁讨伐裴叔业的机会,与儿子崔觉逃离京师,旋即起兵造反;萧懿死后,其弟萧衍在襄阳举兵叛乱;荆州长史萧颖胄受命扑灭萧衍叛军,但却害怕像萧坦之、萧懿(萧坦之平定萧遥光叛乱,萧懿平定崔慧景叛乱,两人因此威望大增,并遭萧宝卷猜忌而死)般横死,被迫联合萧衍反抗萧宝卷。
侍中沈昭略对叔父沈文季劝谏道,“叔父行年六十,官居仆射,欲以老疾求免,恐不可必得,不若早自为计!”
参军席阐文劝谏萧颖胄道:“就使幸能制服(萧衍叛乱),朝廷反多疑忌,不肯包容。”
最终,老谋深算的萧衍打败了萧宝卷。尽管萧宝卷通过一次次的“先下手为强”,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潜在“野心家”,赢得了一场又有一场权力斗争的胜利。但是,他终究输掉了唯一次的权力战争,对于一个试图保住权力的专制帝王来说,失败一次就意味着彻底的失败。
毕竟,夺取权力的野心家与守护权力的帝王是不一样的。对于前者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赢得权力斗争的胜利,因此,无所顾忌的“先发制人”乃是夺权者必不可少的手段;但对于后者来说,最重要的并非赢得权力战争的技巧,而是如何杜绝权力战争的发生,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稳定自己的权力——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权力战争中的永恒赢家。
项羽作为天下共主,百战百胜而亡天下,并不让人惋惜,因为他作为天下的统治者,未能构建出杜绝夺权战争出现的政治结构。
事实上,那些真正伟大的帝王,留给他子孙的,绝非只有沉重的王冠,更有着一整套完善权力结构的意识形态和继承制度。周公旦完善了宗法体系,用等级森严的礼制确立了天子权威的神性;宋太祖则致力于削解藩镇的权力,建立文官选拔体系消除了军人叛乱的可能。因此,周朝能够绵延八百年,宋之后的王朝则皆保持了相当的稳定,直到遇到外族入侵。
相比之下,帝王萧宝卷的父亲萧鸾只留给他权术的技巧,以及由此招致的无穷竞争者。与项羽类似,皇帝萧宝卷在权力战争中做到了百战百胜,直到他输掉最后一场。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萧鸾)十一子之中,梁武帝(萧衍)杀其六,东昏(萧宝卷)杀其一,魏人杀其一,余早夭者二,废疾无后而善终者一。然则鸾之子凡成人者皆不良死,盖鸾之后已绝。”
(王夷甫 撰写)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