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未普:从这些“顶尖学者”的自信看习近平政府的自信(下)


依笔者之见,这些中国学者的自信反映了习近平政府的自信,同时也进一步增加了习近平政府的自信。“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就是这样一个议题。

“中国特色的全球化”的正式提出,是经过了一番曲折的。习近平在今年年初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的发言,为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辩护,在西方引起一番骚动,还受到一些批评。美国学者批评习近平以全球化的旗手自诩,试图使中国从全球化中得益最多的角色转变为未来世界的领导者;德国媒体则称,中国要做自由世界的新领袖。

对这些批评,中国外交部的反应是,“中国无意领导世界,但如果其他国家想后退,中国有可能不得不承担起这一角色。”从表面看,这个反应大抵符合逻辑,但如果细究,其实可以找到许多迹像,显示中国是有意愿领导世界的。不过《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评,坚决否定了中国有任何潜在的和显在的作世界领袖的意愿。这篇题为“请别给中国硬戴‘世界领导者’帽子好吗”称,中国无疑愿意继续为推动全球化尽力,但中国不会愿意“取代”美国,成为“领导者”;中国人尤其不希望这当中的任何变动受到政治解读。

有趣的是,中国的“顶尖学者”们,本该最在意“政治解读”,但在华府与美国鹰派对话时,却完全不在乎其敏感性。这里的原因,颇耐人寻味。

在与美国传统基金会对话时,“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俨然成为美中学者讨论的一个重要主题。这显示,从年初到年中,不过才几个月的功夫,中国方面对担当全球领袖的扭扭捏捏和言不由衷,已经让位于中国“顶尖学者”们给出的大胆的、全新的、颇具颠覆性的解读。至于“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全球化”,林毅夫曰,发挥“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两种优势;文一曰,政府规划市场;陈平曰,中国提出的“经济复杂性”,否定“制度趋同论”和“普世价值”。根据他们的解读,“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似乎就是政府主导。

可是,这种“中国特色的全球化”怎么会是全球化呢?依靠政府主导的补贴出口、封闭市场、限制资本流动,是全球化吗?倾销本国剩馀产品,靠政府贷款在世界并购市场上横冲直撞,是全球化吗?党领导的司法部门不能保护外国公司的知识产权,没有法治的中国主导的全球化,是全球化吗?“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应当模仿吗?对此,中国问题专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深表怀疑,“中国发展模式带来的结果使中国现在正面临著环境、公共卫生和其他方面的社会挑战。这样的模式值得仿效吗?”

易明的话不错。但是,从中国学者的解读看,当自由世界的领头羊美国退出对世界的责任,世界领袖的责任当然历史地落在中国身上,落在中国的威权领袖习近平身上,落在习近平提倡的“一带一路”等极富中国特色的全球化战略上。这对自由世界及其由自由世界主导的全球化来说,是何等讽刺!

对于这种讽刺,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用三言两语反映了西方的无奈。他说,在全球化问题上,中国目前是唯一既有意愿又有能力这样做的大国;美国有能力,但越来越缺乏意愿;欧洲有良好的意愿,但缺少前后一致的战略;如果今后几年中国依靠自身的力量,推出“中国特色的全球化”时代,西方就只能责怪自己了;它最好不要对这个新时代吹毛求疵。

然而,当西方不再对“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吹毛求疵时,习近平就完成了他的由中国梦到世界梦的跳跃,中国共产党就实现了它的从领导中国到领导世界的野心扩张。对此,自由世界的领袖不能没有清醒的认识。

显然,中国“顶尖学者”们对全球化的解读,就是试图从国际化的视角,诠释习近平的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这无疑进一步增加了习近平的自信。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顶尖学者”与美国鹰派的对话,是有备而来。为政府造势,为习近平和即将到来的中共十九大造势,为中国正式进入世界舞台中心而造势。这可能既是他们的“初心”,也是他们此次访美的结果。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