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

林傲霜:中共用金钱与腐败向民主世界挑战



共产党出世伊始,曾大言不惭自称是要废除私有制,消灭人剝削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等,几乎好话都被它说完了。然而自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相继在苏联、东欧、中国大陆夺得国柄建立政权后,这些地方的所谓地主、资本家是被消灭了,财产全被没收了。但与此同时,广大民众也就成了共产极权专制政权下一无所有的奴隶。共产党成了该国唯一最大的总地主与总资本家。共党极权专政半个多世纪残暴的统治,终于激起了民众一次次拚死的反抗。从匈牙利起义到柏林墙倒塌,再到叶利钦振臂一呼,苏联终于灭亡,东欧重获自由。曾在二十世纪嚣张不可一世的国际共产主义狂涛终于消退。但却残存了中国大陆、北韩和古巴等几个困兽犹斗的孤立据点。

老谋深算的邓小平,看到了这一点。他心里也明白所谓共产主义信仰,马列毛思想等都已是废铜烂铁,根本没人会相信了。只有专政的权力和共产党这块“招牌” 才是决不能丢的护身符和神主牌。于是邓小平设计了一套挽救共产极权专制灭亡的方案和路线图,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改开”(改革开放)。邓氏所谓的“改革” 就是在坚持一党专权霸囯的政治体制下, 把中共的“公有制”(实则是“党有制”)
的经济变成红色权贵的家族私有制。也就是继中共1949年掌权后,以“革命” 和“国家”、“ 公有” 等名义对中国人的私有合法财产进行抢劫以后,再把这些“党有” 的财产,二次再分配给红色权贵家族私人所有。而所谓的“开放” 就是只要不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国际资本,中共一律与之结成“利益共同体”,让它们来与“我党” 的红色权贵资本共同“开发”(实则是破坏、污染)中国的资源,共同剝削、掠夺中国的工农民众(特别是农民)。所以邓氏的“改开” 实则就是对内实行鉄腕的高压专制,对外则向贪婪的国际资本敞开大门,以“三低三高”(低工资、低人权、低福利、高腐败、高污染、高“基尼” 即贫富兩极分化)的畸形发展来残酷压迫剝剥中国民众,甚至把子孙的“飯” 都“预支” 来吃了。这样的结果,中共大大小小的红色权贵,贪官污吏,奸商骗子,御用文人,走卒五毛,都在不同的层级上闷声发了大财,形成了一个新的既得利益阶层,这帮人便是当今维护中共政权的“基本盘”。也是当今反对中国社会进行和平转型,实施民主宪政的急先锋势力。

从这个意义上讲,邓小平确实是对共产极权专制进行了“创新”。 且找到了一条苏联、东欧任何一个共产党极权国家都未曽走过的路。因而中共不仅能在苏联灭亡、东欧重获自由后,苟延残喘至今,而且还自信为已经“崛起”, 甚至痴心妄想要称覇世界。取代美国来为世界“定规矩” 。造成这样的局面,除了像“九. 一 一” 事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出现这样一些偶发因素,帮了中共的大忙以外,中共用以对抗和挑战民主世界主要靠的一是甜言蜜语的麻痹民主国家,二是金钱腐蝕向民主世界进行渗透。二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

邓小平一改毛泽东要妄想当“世界革命领袖”的做派,令中共放弃了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高调宣扬的诸如“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彻底埋葬资本主义”,“解放全人类”…… 这样一些帯着恐怖与威吓的激进教条与“革命”口号。转而甜言蜜语地向欧、美、日本等民主囯家裝出一副笑脸。不但与对方大谈“友谊”,“合作”,而且从“利益攸关方”, 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不断抛出美丽动听的词语来麻痹民主国家领导人。把自己打扮成不再是要支持“革命”,“ 造反”, 不再是要“彻底砸烂旧世界”的搗乱者,破坏者,而裝成是一个“合作者”,“建设者”的姿态。于是愽得了不少民主国领导人、特别是那帮“白左” 幼稚领导人的青睐与欢心。他们几乎完全忘了中共在本质上仍然是要搞共产极权专制,把民主宪政视若冦仇,必欲将其摧毁而后快的民主制度的敌人。反而将中共视为是与苏联不同的、可以与之打交道、并能促进其向民主方向转化的“另类共产党人”。 一些西方民主国家领导人这种愚蠢而致命的錯误就这样一犯再犯,一次次地让中共死里逃生,继而坐大,并用西方的资本养肥了中共。而肥壯后的中共极权专制则以穷兵黩武,大肆扩充軍备来“回报” 民主世界。成了今日世界最危险的战争策源地。现在中共不仅要称霸南海、东海,更宣称要向“深兰” 进軍,成为另一个超级大国,最终则是要把共产极权专制推向全球。

不过中共这样以共产极权专制去对抗和挑战民主世界,也不同于当年苏联的单靠武力。中共当然也知道今日世界已不是冷战时期的美苏兩大阵营对壘的局面。単凭中共目前的军事实力根本不可能打败民主世界。于是它搞了一个堪称极具“中国特色”之方式,那就是以金銭为手段用中国式的腐败去向民主世界渗透。它首先是收买一些在西方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政客,学者,某些西方知名人士,如基辛格之流,西方某些“左派”学者,某些“左派”刊物,这些被人戏称为能在“编外南书房行走”的“洋五毛”如德国之声的评论员泽林(Frank Sieren),任职于美国霍普金斯学会并爬上部门主任位置的李成等等。这帮子人在收受了红色的贿赂之后,便一下子变得那么缺乏起码常识,不顾明摆着的事实,甚至无视“六. 四”大惨案的血腥,而热衷于为“中国特色”、“ 北京模式” “站台”、“背书”,大唱颂歌。不言而喻,这都是金錢“软实力” 发揮的神奇作用,走出囯门的腐败“墙里开花墻外香” 所结出的“硕果”。与此同时,中共更通过使用金銭收购海外各种中文媒体,通过控制媒体的股权,然后便可篡夺媒体的编辑出版权利,使媒体不但不再批评中共,反而为中共专制歌功颂德。更有甚者,中共通过行贿手段收买别国的政客,甚至联合国的官员都被中共拉下了水。

据英囯广播公司(BBC)等多家媒体报导:中共“红顶商人”( 即既经商又在中共当官的)中共全囯政协委员、澳门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澳门地产大亨吴立胜,2015年被美国司法当局正式起诉,指控其涉嫌向第68届(2013年)联大主席、原任中美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驻联合国大使约翰·阿什提供逾130万美元的贿赂,以换取对方支持在澳门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这是赤裸裸的以金錢贿赂谋取不正当政治利益的犯罪活动,企图以金錢收买之手段,把联合国会议中心弄来澳门,以抬高中共在国际上的地位与影响,以便以东道国身份进一步对联合国施加影响。就是这个吴立胜,还曾卷入过美国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政治献金案,但是最后是将钱打入账户的人替他顶了罪。可见中共搞这套伎俩早已是熟路轻车了,而今竟然敢对联大主席也公然行贿,实在不得不令世人震惊!

接下来,在今年六月五日晚间,澳大利亞ABC国家頻道播放的四十七分鈡节目,更不仅震惊了澳洲朝野各界,也令世界大跌眼镜。这个节目是由“澳广”和費尔法克斯传媒集团连同美国联邦調查局、澳洲安全情报局、澳洲联邦律政部(內务部)及首席檢察官与国防安全专家參与並製作的。因而极具权威性,可靠性。在节目中,来自中国广东的地產商人,也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黄向墨,华人政客王国忠及另一个中國商人周泽榮均被点名揭露出他们以金钱物质利益收买澳洲官员的丑行。而澳洲好几位醜陋政客也被揭了底,其中包括前外长鮑伯·卡爾和前貿易部长安德魯·羅布已成了政治人格低下的突出典型。這個節目是澳大利亞安全機構經過严密監控,對澳大利亞國家戰略安全面臨中共咄咄逼人的侵蝕威脅,尤其是中共透過其操控的在澳逾千個媚共華人社團利用民主自由制度下的澳大利亞寬容社會,肆無忌憚地“弘扬”中共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已到了几近无法收拾的狀況下,對澳洲全社會發出的澳洲政治安全上的空袭警报,也是對所有被點名者的严厉警告,更是對澳洲华人社會的敲山震虎!

澳广的这个节目中更特别指出了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所谓华人“侨领”已危害了澳大利亞国家利益,将成為澳洲未來的禍害。而在澳各大學的中國大陸留学生均受到由中國使領館出資組建的“中國学生会”全面操控,接受使領館指令和任務安排,並進行特务活动,監控留学生一举一动。同时也公开了中共“国侨办”及駐澳使領館是背後直接操控者。中共使領館更通过侨团进行各种抗议和欢迎活動的強大組织动員能力,因而显示澳大利亞社会正面临变相第五纵隊的严重威脅。

澳大利亞ABC国家頻道的这一大曝料,虽然令人触目惊心。但也只是中共目前利用金钱銅臭的腐败“软实力” 向世界民主国家进行渗透,企图以金钱腐败銹蝕民主政权,进而搞乱、搞垮民主政权,以输出其极权专制,这盘“大棋” 中的一局棋而已。中共现在虽然口头不叫什么进行“世界革命”,“埋葬资本主义”了,但它为了自保专制统治,必然要以鄰為壑,对外扩张。特别是它现在,由于洗劫中国民众,闷声发了大财,财大气粗之后,必然会变本加厉地用新泡制出的方式来輸出其极权专制,以此自保及实現其染指他国的野心。而這種輸出极权专制的內容,已从馬列毛意识形态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錢收買。這並非是中共有什么进步,恰是它无底线的墮落。說明当今中共除了“钱” 已“穷”得一无所有了。它已没有任何信念或价值观可以和民主世界争衡。但它却是最“坚定” 和最极端的金钱拜物教者。它自信“有錢能使鬼推磨” 所以它要用金钱和腐败来“改造” 世界,称霸世界。因而一切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政治家,一切赞同维护民主的仁人志士,对此决不可掉以轻心,必须坚决予以揭露和回击,把这个“变异”的共产专制幽灵从地球上彻底扫除!

201776完槁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