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8日星期六

刘晓波有没有敌人?



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提出这个问题也许显得徒劳,刘晓波到底有没有敌人?至少,北京当局如临大敌,在生命垂危的时刻仍对他严加监控,不许朋友探视,并尽可能在网络筛选所有可以导向刘晓波的关键词。



然而有无敌人的问题由刘晓波本人提出,并因此在他无数的朋友中引起争论。2009年12月23日,在被当局打入大牢的前夜,刘晓波在法庭做了『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的陈述』。
请注意,刘晓波恰是在“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被告席”的时候,仍然要对这个剥夺他自由的政权表达他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在一个依靠敌人意识治国,期冀在互相仇视中保持平衡的国家,这些话体现出的是一种大无畏和怜悯之心。
刘晓波表达的明白无误:“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这是一个经历过毛时代,专制体制强力培植你死我活的斗争意识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觉悟者才能说出的透彻之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数千万无辜的中国人在毛发动的斗争中互相残害致死。六四天安门屠杀又是后毛时代当局仇视人民的一个证据。若要挽救中国,非消解仇恨和敌人意识不可。
刘晓波说这番话的时候,与其说他在回顾残酷的现实,不如说他的发言指向未来。他痛感中共的敌人意识涂抹掉了中国社会最后的宽容和人性,遂希望以宗教徒般的信念,超越个人遭遇,以爱化解很。他在残酷的境遇中表达的是坚定的信念:“我 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 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
然而一个没有敌人意识的思想家至少被政权视为可怕的大敌,从八九年后,他被剥夺大学讲坛,剥夺发表言论的权利,两次打入监狱,最后一次,一直关押到癌症晚期,当局也许担心背上世上最残暴政权之名才将其送到医院治疗。
许多观察者指出,刘晓波入狱后,中国的政治环境没有出现任何消解仇恨的可能,这一点,在习近平执政以来,变本加厉。
在今天这个时候,如何理解刘晓波的话“我没有敌人”?在您看来,刘晓波有没有敌人?
欢迎在法广『大家评说』论坛发表评论。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