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丁家喜律师:沈阳行简记



2017711号下午四点左右,我们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侧的一个路口,穿着刘晓波的头像衫,拍了一组照片,表达对刘晓波先生的关心和支持(横幅文字为“晓波好”、“晓波挺住”、“自由才能救晓波”)。本来想去中山广场,但一看到广场上的毛泽东像,欧阳经华先生坚决不去。他说:“我以这样的老乡为耻。”

我计划在713日上午开车回北京,但在七点一刻被拦截。随后我被四名不明身份的人带往沈阳市公安局办案接待中心,被非法囚禁在询问室直到至715日上午十点。在这段时间,无人穿警服,无人出示证件,无人出示手续,无人说明案由。听他们聊天得知,他们在执行公安部的维稳处置程序,这是我听到的又一新的违法程序。

713号上午八点到十二点,下午八点到十二点两次被询问。我明确告诉他们,我不会回答他们的任何询问,也不会在任何笔录上签字,我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在网上公开,他们可以去调查,或者随意罗织罪名、滥用刑罚。但我相信自己的行为合情合理,不违法不犯罪,我 的朋友们也一样。

他们问,你为什么把照片发给外媒,这不是打老大的脸吗?他们给我看了香港周刊的截图,这份刊物引用了我推特上的图片。他们问,这图片得卖多少钱啊?我现在正式给公安部门提个建议,请所有公安单位和每名警员都上推特吧,布下天罗地网,确保第一时间获得信息,别让肥水留了外人田。我声明,引用我发布的资讯,一律免费。

有个看管我的人属羊。我说,刘晓波属羊,我属羊,你也属羊,都差一轮;还有二十六岁的羊,十四岁的羊,两岁的羊;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刘晓波这只羊是看不到了,但我们这些羊一定能看到;如果我们努力,很快就能看到。他问,三十年后能看到吗?我回答,一定能看到,或许三年,或许十年,但绝对用不了三十年。

15号上午十点,我被移交给北京来的四个人。其中一人告诉我,刘晓波已经在13号晚上去世。随后我被带到赤峰。16号上午我被告知,刘晓波遗体已于15日火化,骨灰撒向大海。之前和朋友聊天时,我预判不会放刘晓波出国治病,骨灰会撒到大海,家属会感谢,原因就是:他们企图控制一切,当然,是在这片土地上控制一切。

欧阳经华先生是四零后,孙大壮先生是五零后,我是六零后,王霞妹子是七零后,李明兄弟是八零后,不同年龄的人,看似偶然更是必然地站到一起,表达对刘晓波先生的敬佩和关心。我们都有相同的追求:自由民主和法治。中国这片土地上,还有无数这样的朋友,走到一起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终将形成不可阻挡的力量。

今天是刘晓波先生头七,很多地方很多人以多种方式在纪念他。我相信,很多人的想法会和我一样,纪念他的最好方式就是一起努力改变中国。他付出生命代价努力追求的目标是,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我们也愿意以同样的努力去追求。只有在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他的所有付出才能得到真正的纪念和应有的评价。

丁家喜  2017/07/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