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星期三

《世界报》:不随波逐流者的生命在中国一文不值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获释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开后,德语媒体立即广泛加以报道。德国一些知名作家也很快参与了联名请求中国政府允许刘晓波到海外就医的行动。但中国政府的拒绝令媒体大失所望。《维也纳日报》和德国《世界报》等都说中方释放刘晓波只是为了让他死在监狱外面。虽然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都愿意尽力治疗处于肝癌晚期的刘晓波,但刘晓波出不来使媒体对刘晓波的命运和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感到忧虑。德新社报道说,绿党要求默克尔总理在习近平周三到访柏林时,敦促对方放行刘晓波。

《新奥斯纳布吕克报》写道:中方释放刘晓波,既不是慈善司法行动,更不是专权中国思想转变的信号,而是充满挖苦嘲弄的算计。海外大字标题新闻“两熊猫在柏林休息放松并正在适应环境”比“刘晓波死在中国监狱”更对北京的胃口。可刘晓波犯了什么罪?他参与了一个要求民主改革的宪章撰写,也就是说,他要求让中国公民拥有话语权。但批评性行为被一党当家的共产党政府视为是对公共安全的危害,实际上是共产党害怕丧失权力。中国的人权政策继续远远落后于欧洲的期盼。那里是强者为王,不是法律至上。布鲁塞尔和柏林应继续要求北京改变思想。即将到来的20国峰会为此提供了一个机会。
《南德意志报》写道:刘晓波领取诺和奖的机会很渺茫。虽然官方允许他保外就医,但他只不过是从监狱换到了医院。朋友、记者和外交官都不许和他交谈,只是他妻子刘霞允许去看望他,但她也是受到监视的。刘晓波的律师说,他们俩递交了出国申请,但均遭到拒绝。中国司法部把德国和美国大使和欧盟代表叫去,告知他们说,刘晓波身体状况不适合旅行。诺和奖评委会虽然在刘晓波病情公布后又向他发出了邀请,但挪威政府并没有表态。刘晓波2010年在中狱获诺和奖给挪威政府带来了不少麻烦。北京2010年中断了和挪威的所有官方往来。冰河期随后长达6年,使挪威渔业吃了不少苦头。直到去年12月,两国政府才又决定要交谈。要让奥斯陆就刘晓波事件表态,这让奥斯陆很为难。
《世界报》写道:要不是中国博客众多,我们很可能根本就不会获悉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中国对待人的生命的苛刻和冷血每次都总是让人触目心惊。在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一个不随波逐流、敢于抬头的人的生命一文不值。中国的粗暴令人难以承受,但政府知道如何把自己的野蛮无情和大部分人的粗鲁无礼连成一片。而刘晓波则每天都得经受粗暴无情。患病的刘晓波所必须承受的孤单寂寞令人震惊。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