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卢峰:习近平带头令一国两制走样变形?



20年前的63071那两天之间变化之大委实有点恍如隔世的味道,630香港还是万千宠爱的国际焦点,各方呵护备至唯恐不周;到71后变成中国治下的特别行政区,在北京眼中香港已成囊中物,其它国家、其它人不能置喙。几天前北京连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英国也翻脸不认,叫她别多管闲事。

20年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样在63071两天之间大玩变脸之术,前一天还放软身段和颜悦色的说港人要信自己,信香港,信国家,一派打气鼓励的姿态;到七一为新一届特区政府监誓后却恶瞪瞪的说,不容许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不允许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强调一国是根,一国是本。习近平还明示香港要完善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利益的制度,意指香港需要尽快为23条立法。七一的高高在上肆意指使跟630的有商有量活脱脱是两个样子,两副嘴脸。

不过,最令人不安及愤怒的还不是习近平的变脸大法,而是他对一国两制方针的扭曲改动,是他对一国两制方针的「二度创作」。香港回归中国是铁一般的事实,绝大多数市民已经接受这个转变。但是,从中英联合声明到《基本法》说的一国两制绝不是「我尊你卑」的安排,而是有清晰权限分界的宪法体制。北京中央政府主管的是国防、外交方面的权力,香港则自行管理其它事务,双方的权力分界本来清楚易明。

为中联办插手港事务撑腰

过去20年来,香港市民从来没有挑战中央政府在国防、外交上的专属权力,没有对驻港解放军的事务说三道四,香港的涉外事务包括经济、贸易上都在北京的主导下进行,没有任何逾越,全面接受中国外交官员、在国际社会代表香港的权力。若果习近平说不容许挑战中央权力说的是国防、外交方面的权力,那很容易办,因为港人从97年开始就没有质疑过北京在这两方面的权力。

问题是过去20年来北京不满足于把权力自限在国防、外交上,而是不断把干预之手伸进香港,是要不断扩大在香港内部事务的主导能力,肆意介入香港各级选举,影响香港的政治版图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近几年在梁振英主导献媚、主动放弃香港的高度自治权下,北京干预之手伸的更远,中联办俨然是香港第二管治团队,不仅继续无所不用其极干扰各级选举,还介入政府的实际管治,包括要官员汇报请示,替政府在立法会拉票,要建制派议员、政党跟指示办事等。

这种严重破坏一国两制,肆意损害香港高度自治的做法本该受到谴责批评,本该由中央政府高层特别是身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检讨纠正。可习近平却高调的在新一届政府上任时大谈不能挑战中央的权力,大谈甚么权力底线不能触碰,等同为中联办及其它驻港机构介入香港事务开绿灯,等同要求特区政府接受中央驻港机构干涉、干扰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务。

这样下来,中联办干政只会变本加厉,中联办官员肯定更肆无忌惮的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指点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怎能不因此而面目全非?习近平所谓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不是自打嘴巴吗?

林郑须打破政治特权垄断

其实,香港要真正走出梁振英年代的困局,要改善撕裂与分化,关键始终在于让港人自行处理、排解内部的分歧与矛盾,让不同声音、政见团体可以透过公平公开的机制争取市民支持,再以此作为施政的方针与重点。简而言之,政制民主化及打破政治特权垄断是扭转困局唯一有效的方法。

而若果未来五年政制原地踏步,市民看不到任何改进的可能性,那不管林郑月娥如何尽力摆出开放、沟通的姿态也不管用,因为这样的对话改变不了多数人支持的政团在议会沦为少数派的荒诞局面,也改变不了多数市民无法影响政府施政的困局,令内耗空转变成香港的宿命,在未来五年继续拖着我们的后腿。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