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黄琦首准会见律师 身体浮肿望能保外就医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羁押8个月,首次获准与律师会面。据代理律师隋牧青透露,患病的黄琦身体出现浮肿,认爲他的病情理应得到保外就医;而黄琦母亲希望当局,能尽快让儿子出外治病。(谭丽 报道)
黄琦是在去年11月被指涉及“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国家秘密罪” 而遭拘捕,案件本月中已经移送四川省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黄琦在被羁押8个月后,周五(28日)首次获准与代理律师隋牧青,在绵阳市看守所会面个半小时。
隋牧青周六(29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黄琦羁押期间有超过36人先后对他进行审问,但黄琦一直否认控罪。隋牧青指案件疑点重重,似是当局刻意设置的陷阱。
隋牧青说:他(黄琦)说有超过36个人来审讯(问)过他,但是审讯当中涉及到案情的东西,他是拒绝回答。本身这样的1个罪名,我就觉得很可疑。根据现在知道的案情,我的感觉很符合设(置)陷阱,让他(黄琦)往里钻。如果按照黄琦零口供的説法,我们可以推测根本没有这些事。(他)发表的那些东西,甚麽涉密的案件,根本没有关系。
隋牧青指出,看见黄琦的精神状态不错,但有些浮肿,相信与黄琦本身患有多种疾病有关。而看守所的条件恶劣,亦可能令黄琦的病情加重。
隋牧青说:精神状态就可以,但是感觉他的身体不行,因爲他的手、脚、脸都浮肿。还是(因为)他的肾病,估计是因为看守所的生活条件还是不行,见过他的朋友都说,他明显比以前衰老了很多。他的病是每天都要服9种药,这样保持著身体就还可以。但是看守所的条件,远远无法和正常情况相比,所以这样的条件(令他病情)恶化得很厉害。
隋牧青认爲,黄琦的病情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当局应该立即让他保外就医。
隋牧青说:最重要的是,黄琦现在病得这麽重,他是重病缠身的。像他这样的人,就应当按照中国法律规定,是应当保外就医的,或是取保在外,根本不需要把他关押,但是你(当局)不顾他的病。黄琦的这种情况,完全符合中国这个保外就医的条件。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本月中曾分别致函给四川省委书记、公安厅长和绵阳市公安局长,希望当局能让儿子保外就医,但至今仍未得到任何答覆。她对本台表示,看守所要求黄琦每天站立4小时值班,是对重症患者的折磨,她希望当局基于人道理由,尽快让黄琦保外就医。
蒲文清说:现在有1个问题就是,每天要他站立值班4小时,以前是6小时。对于1个病人来説,我觉得对他来説是1种摧残,应该让他好好的休息。我们想保外就医,曾经提过,他们(当局)没有同意。我要求出于人道主义出发,释放黄琦回家治病,但是我的信已经交出去大概1个星期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应。
黄琦的朋友、四川维权作家谭作人表示,黄琦并无提倡任何民主思想,只是单纯为访民发声,当局这样打压为公义发声的黄琦,是为了令访民求助无门。
谭作人说:这个肯定是打击报复的情况,黄琦长期从事的,其实很严格说也不叫政治反对,而是1种社会公益的情况。他的理念是与无权、无势、无名的人在一起,帮他们做实事。这个并不是要做甚麽反对打压,或者民主宪政自由,至少他自己不宣称这个。这麽1种做公益人士被列为重点打击目标,这显然是不公正的。故意给他布局设陷,要来打击他。那麽就是说,像他这样为访民做事的人,就把他打击掉,也就是要让访民求告无门。
黄琦在1999年创办发布维权讯息的“六四天网”,曾在2003年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再到2009年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判入狱3年。黄琦在第2次监禁期间,已罹患肾炎、肾功能衰竭、脑积水、心肺等疾病。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