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王维洛:湖南洪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黄材水库泄洪案例的分析



宁乡县政府说,2017年6月底至7月初宁乡县遭遇了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宁乡县民众通过上街示威表达了另外的意见,这更是人祸。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焦点集中在黄材水库上。

在中国,政府垄断了数据,特别是关于灾害的数据。迫于社会压力,政府又不得不发表一些数据,但是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在政府提供的数据中总有一些虚假数据。本文以2017年湖南省宁乡洪水灾害为例,通过分析,指出政府提供数据中的互相矛盾,揭露宁乡洪水灾害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的真相。

一、2017年湖南省宁乡县遭遇了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

2017年7月7日新华社发表了记者刘良恒的报道称,从2017年湖南省宁乡县防汛抢险救灾情况通报会上获悉,自6月22日以来,宁乡发生了历年同期历时最长、范围最广、雨量最多、强度最大的强降雨,遭遇了宁乡有水文、气象记录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全县受灾人口81.5万,占全县人口的56%,经核实,因灾死亡、意外落水溺亡、失联人员共44人。

新华社的这篇报道对此次洪水灾害做了明确定性:“为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在几天之前,宁乡县文副县长已经做过类似的结论,他说,这是当地遭遇百年难遇的洪灾,但没有死伤人员,是最大胜利。

可惜新华社并没有报道,7月3日和4日宁乡县的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当局没有提前通知黄材水库泄洪导致他们损失惨重。民众指出,这是人祸。民众的观点与宁乡县文副县长和新华社的定性截然不同。

那么2017年湖南省宁乡的洪水灾害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焦点首先集中在黄材水库泄洪上。

二、黄材水库入库流量每秒600立方米,平均泄洪量为每秒200立方米,最大泄洪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水库水位从166.07米下降到164米以下?

针对外界对黄材水库泄洪的质疑,湖南宁乡县县长王雄文7日在长沙回应称,黄材水库泄洪是严格按照有关程序报上级有关部门批准执行的。

根据王雄文的介绍,黄材水库泄洪时的最大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只占沩江洪峰流量每秒6180立方米的6.4%。因此黄材水库的泄洪导致下游城区大面积内涝、造成重大损失的说法是不成立的。言外之意,这不可能是人祸,而是天灾。

又根据《三湘都市报》记者陈月红7月1日报道,当天上午8时,黄材水库水位已涨至166.07米,入库流量每秒600立方米,出库流量每秒50立方米。根据水库库区来水和近期气象分析,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达调度命令,要求黄材水库从7月1日7时起,水库逐步按日均每秒200立方米流量泄洪,将库水位控制在164米以下,相应库容控制在1.12亿立方米以内;并在泄洪前向下游乡镇发布泄洪预警通知,确保水库下游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把上述报道的数据集中在一起,可以看到一幅自相矛盾的图像:

第一,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要求黄材水库从7月1日7时起泄洪,目的是降低黄材水库的水位,从166.07米降到164米以下;

第二,黄材水库入库流量为每秒600立方米,平均泄洪量为每秒200立方米,最大泄洪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

不知道是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领导的脑筋出了问题,还是王雄文县长的思维出了障碍,要使黄材水库的水位从166.07米下降到164米以下,水库泄洪流量必须大于入库流量,大于每秒600立方米。如果黄材水库的泄洪平均流量真如王雄文县长所说的平均每秒200立方米,最大每秒400立方米,黄材水库的水位只会继续上升,而绝不可能从166.07米降到164米以下。

所以说,王雄文县长提供的黄材水库泄洪时的平均流量每秒200立方米和最大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都是虚假信息,王雄文县长得出的结论,泄洪时最大流量只占沩江洪峰流量每秒6180立方米的6.4%,不是黄材水库泄洪导致下游城区大面积内涝、造成重大损失,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三、2017年黄材水库入库流量每秒600立方米,坝址处1969年8月的最大洪水流量为每秒2100立方米,今年的洪水可能是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吗?
黄材水库位于沩水上游,水库汇流面积240.8平方公里。沩水为湘江的支流,而湘江又是长江的支流。沩水发源于沩山。有南北两源,两源于汇合黄材水库。
大坝设计的一个最重要数据就是坝址处的最大洪水流量。历史调查最大洪水流量为1938年发生的每秒1080立方米。大坝建成之后,1969年8月的最大洪水流量为每秒2100立方米。这个最大洪水流量是历史调查最大洪水流量的将近两倍。这在大坝设计中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基础数据不准确。所以黄材水库必须在1969年8月之后对大坝进行改建,扩大出库流量的能力,不能小于每秒2100立方米。
目前得到的2017年的黄材水库的入库流量只有一个数据,就是每秒600立方米。每秒600立方米,还不到1969年8月的最大洪水流量每秒2100立方米的三分之
一。如果2017年的黄材水库的最大入库流量每秒600立方米是真实的话,2017年沩水上游并没有什么大洪水。

四、黄材水库防洪库容1.49亿立方米?

黄材水库的总库容1.53亿立方米,为大型水库,中国一共只有约700座大型水库。沩水在坝址处的多年平均径流量为1.83亿立方米,总库容与多年平均径流量之比为0.83,水库调控水流能力大,为多年调节水库,在中国约700座大型水库中的调控能力算大的,三峡工程的这个比例只有0.08。

黄材水库的死水位151.07米,相应死库容0.24亿立方米;正常蓄水位166米,兴利库容1.26亿立方米;按100年一遇设计,设计洪水位167.08米,相应防洪库容1.49亿立方米;2000年一遇校核洪水位168.69米,水库总库容1.53亿立方米。

根据上述的技术数据,黄材水库的防洪效益应该相当大。但是在2017年洪水过程,人们没有看到黄材水库1.49亿立方米防洪库容发挥了防洪效益。这是为什么呢?黄材水库总库容1.53亿立方米,其中兴利库容1.26亿立方米,防洪库容1.49亿立方米。兴利库容是死水位151.07米到正常蓄水位166米之间的空间,1.26亿立方米;防洪库容是死水位151.07米到设计洪水位167.08米之间的空间,1.49亿立方米。两者之和大大超过了总库容1.53亿立方米。兴利库容和防洪库容两者中的绝大部分库容是重复计算的。这种重复计算就夸大了黄材水库的防洪效益。三峡工程的防洪库容计算也是如此。

黄材水库的目标是灌溉、发电、防洪、养殖等。灌溉和发电与防洪的目标是矛盾的。要让黄材水库有1.49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当洪水来时,拦蓄洪水,减小下游的洪峰流量,其前提是,黄材水库的水位只能控制在151.07米,这时水库中基本没有水。如果黄材水库中基本没有水,又拿什么来灌溉、发电?

洪水灾害后,黄材水库副局长解释说,黄材水库关系着宁乡地区30万亩农田的灌溉,水库水位未达到164米的汛限水位前不能泄洪,更不能排空水库。而6月30日8时,水库水位仅有162米。所以仍然采取继续蓄水的措施。7月1日8时,黄材水库水位已涨至166.07米,接到上级命令,就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措施,开始泄洪。

黄材水库有防洪库容1.49亿立方米,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在2017年的洪水过程中,就是一个骗人的谎话。黄材水库真正的防洪库容不是水位151.07米到设计洪水位167.08米之间的空间,不是1.49亿立方米,而是汛限水位164米到设计洪水位167.08米之间的空间,只有0.25亿立方米。而在2017年,这0.25亿立方米防洪库容也因为调度出错而不能供防洪使用。

五、宁乡县沩水河道的行洪能力为每秒3500立方米,而1969年沩水的洪峰流量为每秒5160立方米

前面谈到,黄材水库坝址处的最大洪水流量为每秒2100立方米,发生在1969年8月。这一年沩水宁乡站还监测到了历史最大洪峰流量每秒5160立方米。

到了2017年,宁乡县县长说,沩水河道的行洪能力只有每秒3500立方米。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宁乡县县委和县政府在1969年到2017年的48年漫长的时间中,在防洪规划和水利工程建设上到底做了什么?沩水河道的行洪能力应该能保证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顺利通过,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如果在工程上再加上百分之二十的保险系数,则是比较周全的考量。但是,这48年间,不但没有给水以更大的空间,给洪水以更大的出路,而是进一步紧缩河床,向河流索取土地。沩水河在自然状态下,河床的平均宽度为180米,经过河道改造,城镇建设占用了大量的河道,目前河床的平均宽度不足100米,下游处河道的某些河段只有30米宽,这就大大限制了沩水河道的行洪能力,抬高了洪水位。2017年的洪水灾难正是对人类错误行为的惩罚。

六、沩水超警戒水位时间为7月1日14时至7月2日9时,只持续了19个小时

根据王雄文县长的资料,2017年沩水宁乡站监测到了新的历史最大洪峰流量每秒6180立方米。该流量比1969年的最大流量每秒5160立方米多出每秒1020立方米,出现的时间是7月1日23时12分。此时宁乡站也出现2017年的最高洪水位44.45米,这个水位仅比1998年的最高洪水位44.22米高出0.23米。

这里,这个最高洪水位44.45米并不支持最大洪峰流量每秒6180立方米这个数据。如果沩水宁乡站最大洪峰流量每秒6180立方米这个数据为真的话,这是湖南自然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指标。湘江一共有21条一级支流,沩水只是其中一条小支流。湘江平均年径流量722亿立方米,沩水为1.83亿立方米。湘江的历史最大洪峰流量每秒20800立方米,而如今沩水的最大洪峰流量高达每秒6180立方米,接近湘江的最大洪峰流量的三分之一,情况十分可怕。湘江的历史最大洪峰流量不可能再是每秒20800立方米,湘江流域的所有水利工程必须重新改建。

其实2017年沩水超警戒水位的时间并不长,只有19个小时,从7月1日14时至7月2日9时。之后洪水就回落到警戒水位以下。而这段时间,正好是黄材水库等诸多水库、塘堰执行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紧急泄洪命令的结果,而且黄材水库的泄洪量不可是报道的每秒200立方米或者每秒400立方米,而是比这大很多的流量。可见此次洪水总量并不大,而是在指挥调度出现了严重错误,将洪水赶到一个短时间段内。

中国有近十万座大坝水库,大坝水库的管理有不同的模式。黄材水库是大型水库,管理模式为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换句话说,黄材水库管理局所有员工的工资、奖金和社会保险都来自黄材水库工程的经济利益,来自灌溉、发电、养殖和旅游。在非洪水期,水库水位的调度由水库管理局决定;在洪水期,水库水位的调度,则归上级防汛抗旱指挥部。

2017年7月1日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全面启动防汛二级应急响应,从这一时刻起,黄材水库的水位调度权力归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在这时刻之前,水位调度权力归黄材水库管理局。所以在7月1日之前,黄材水库管理局是利用水库尽量多地蓄水,多蓄水可以保证今后多供水多发电。作为自收自支的黄材水库管理局,这是理所当然的决定,蓄水位不到汛限水位164米以下是不会泄流的,到7月1日上午8时已经蓄水至166.07米,距离设计洪水位167.08米只剩1.01米。尽管湖南省已经经历了三个多星期的降雨,尽管省内已经有600多座水库出现了溢流,但是黄材水库管理局为了自身的利益还是坚持蓄水,这就为后续的洪水灾害留下了隐患。根本问题是水库管理制度所决定的。

七、黄材水库的紧急泄洪

从2017年7月1日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全面启动防汛二级应急响应这一刻起,黄材水库的水位管理权不再归水库管理局,而是归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立即下达调度命令,要求黄材水库从7月1日7时起泄洪,将库水位下降到164米以下。在同一时间,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也向管辖范围内的所有水库、塘堰发布了类似的泄洪命令。

黄材水库的设计是按2000年一遇校核的,校核洪水位168.69米。从理论上说,黄材水库的水位可以蓄到168.69米,没有问题,黄材水库还有2.62米的蓄水空间。但是为什么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要求黄材水库紧急泄洪呢?

7月1日上午8时黄材水库水位166.07米,距离设计洪水位167.08米还剩1.01米。之后继续上升至166.3米(泄洪道闸门门顶高度),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认为黄材水库到了不得不泄洪的时刻,否则大坝可能被冲垮,将给宁乡甚至长沙望城带来更为严重的危害。两天前,湖南省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在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会议上明确指出,要确保山塘水库尾矿库安全,要确保不垮一堤、一库、一塘。所以他们根本不敢将水位抬高到理论上的许可值168.69米。所以,黄材水库能防百年一遇甚至能防2000年一遇的洪水,永远只是一个理论值。但是湘江流域的防洪规划就是建立在这样的理论值上。

命令黄材水库紧急泄洪的道理很简单,黄材水库是一个风险很高的水库。

黄材水库修建于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中,是大跃进时代的产物,使用寿命已经超过五十多年,就像一个人一样,步入风烛残年,而且是多病的风烛残年。
1975年河南省板桥水库等共62座水库溃坝,造成24万人死亡。之后水利部进行了第一次全国大坝水库的安全检查,黄材水库即被定为病险水库,被列为“七五”期间进行加固的43座重点病险水库之一。1990年除险加固工程完成。

十年之后,2000年黄材水库再次被定为病险水库,2002年5月通过国家计委、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批准实施除险加固。2004年4月8日除险加固工程完工。

经过两次的除险加固工程,黄材水库的“病险”只是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从根子上来说,还是一个病危大坝水库。象黄材水库这样的病危大坝水库,在中国有超过四万座,这是四万多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这也是为什么,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要把汛期的水库水位的调控权全部收上去的原因。

如果黄材水库发生溃坝,后果不堪设想,将给宁乡和长沙望城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所以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命令黄材水库紧急泄洪,降低黄材水库的水位,降低溃坝的风险。

这又回到文章的开始,7月1日上午8时,黄材水库入库流量每秒为600立方米,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命令黄材水库紧急泄洪,水库水位要从166.07米下降到164米以下。王雄文县长说,黄材水库平均泄洪量为每秒200立方米,最大泄洪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让读者思考的问题是:黄材水库如何通过紧急泄洪,水库水位下降到164米以下的?

八、水库泄洪的预警时间

最后谈谈水库泄洪的预警时间。

2016年在邢台洪水灾害之后的第五天,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主持召开会议并指出:暴雨洪水来临前、水库泄洪前和蓄滞洪区运用前要及时发布预警,留足转移避险时间,做到覆盖到村、落实到人,不漏一户、不落一人。但没有具体说,预警时间是多少。

1998年长江抗洪期间朱镕基总理引用温家宝副总理的一句话,扒堤使用蓄滞洪区要提前48小时发布预警,好让居民安全转移,并说这是中央政治局的意见。
2017年宁乡洪水期间,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要求黄材水库从7月1日7时起泄洪,而启动防汛二级应急响应的时间也是7月1日,所以最长的预警时间不会超过7小时。黄材水库管理局将泄洪命令电话通知水库下游政府的时间是7月1日4时,预警时间不超过3小时。

这与陈雷所要求的留足转移避险时间,做到覆盖到村、落实到人,不漏一户、不落一人,相差很远。这与朱镕基、温家宝和中央政治局的预警时间48小时相差更远。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就把建设水库大坝作为防洪抗旱的最主要技术措施,期望能把洪水拦蓄在水库中,一来减少下游的洪水流量,提高下游地区的防洪标准,二来可以将拦蓄的洪水供旱季用,达到抗旱的效果。但是在运用实践中,水库非但没有拦蓄洪水,没有减少下游的洪水流量,而是常常采用紧急泄洪的措施,人为增加下游的洪水流量,增大洪水灾害。

黄材水库在2017年洪水过程中的作用,就是加大了洪水灾害,这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