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中国民运和维权人士在旧金山举行研讨会,探讨中国的变局和民运人士的回家之路


中国民运和维权人士周六在旧金山举行“中国民主前路研讨会”,探讨了民主人士如何推动和应对中国将要出现的变局,以及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的回家之路。

89民运学生领袖王丹,著名人权律师、“中国人权问责中心”成员滕彪以及89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参加了第一个专题、也就是“中国大变局”专题的讨论。

王丹指出,目前在中共面前有难以避免的六大危机,他说:“第一,经济一路下滑几乎不可逆转;第二,腐败无法解决;第三,中共内部不团结;第四,大国扩张必然带来衰落;第五,人民、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分离;第六,国际环境趋于不利。这六点都是客观存在的极为严峻的挑战,中共能不能解决这六个挑战,我个人是抱极大怀疑的。”

王丹表示:“习近平上台前两年我就在台湾的《苹果日报》写过一篇文章:《黑暗的时代即将来临,黑暗的时代即将结束》。我们看到黑暗已经来临,但是越黑暗,离光明也就越近。如果中共柔性的推行专制,政权不容易垮掉,很多人会对这个政权抱有希望;越刚性的实行专制,越用激烈的手段压制社会,就会越激起反弹,会导致政权更早的垮台。所以当大家都说习近平上台中国民主没有希望的时候,我倒是觉得中国民主更有希望。”

滕彪认为,中国实行和平民主转型的可能已经被习近平的中共政权消除了,他说:“像捷克斯洛伐克、像台湾这样顺利转型的机会已经没了。当然中共必然会垮台,中国一定能实现民主化,但是要花多长时间、要付出多少代价、要流多少血,这是令人非常担忧的。”

滕彪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在两年前我和王天成编了一本书叫做《回到革命》,讨论到底是改革、改良还是革命。90年代,刘再复、李泽厚提出‘告别革命’,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维权人士认为要‘回到革命’。具体中国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转型,还很难预测。”

89六四后大批中国民运人士流亡海外而不得回国,上个世纪90年代初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朱耀明发起“我要回家运动”。中国民运与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前89民运学生领袖项小吉、前89 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参加了“我要回家”专题讨论。

项小吉说:“不能回去的有几种类型:一种就是拒发护照;还有一种是拒发签证;还有是拒绝入境,拿到了中国签证,到了海关他不让你进去;还有一种就是,他让你进去但要找你谈话,找你喝茶,要你不要从事民主运动;还有就是进去之后被驱逐。”

项小吉表示:“只有坚持不懈的从事民主运动,才是我的回家路。从客观上讲,我离开中国已经28年了,在中国我已经没有家了,我入了美国籍。我心中只有一种信念、一种情怀:推动中国民主的实现。所以我的回家路,就是我的民运路。”

“中国民主前路研讨会”由朱耀明倡导的“我要回家运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人道中国”和“北加州香港会”联合主办。正在旧金山访问的前香港支联会付主席朱耀明出席了研讨会,并主持了“我的回家路”专题讨论。一百多位旧金山华人和中国民运与维权人士参加了研讨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