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李平:吊唁刘晓波 吊唁香港立法会



香港立法会又有四位议员被DQ,市民的反应一如对刘晓波被折磨至死,愤慨怒吼者有之,漠不关心者有之,冷嘲热讽者亦有之。无论你是不是曾投票给六位被DQ议员的18.5万选民之一、无论你是不是被剥夺选举权的选民之一,你都要知道,今日中共、港共可以DQ敢抗争的议员,明日就可以完成一地两检立法、23条立法,后日就可以让你或家人像林荣基、李波一样被失踪且合法,直至可以像对刘晓波那样剥夺你或家人的人权、生命。

高院判词无异死亡通知

从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到六位立法会议员被DQ,其过程与刘晓波从被宣布确诊肝癌末期到含冤而逝相似。中共以2016117的释法,去推翻香港议员20161012的宣誓,问题不只在于输打赢要,更等同给香港法治、一国两制植入癌细胞,香港选民的尊严、立法会的尊严自此可以被随意随时践踏。1115,游蕙祯、梁颂恒两位议员被DQ,癌症开始病发并扩散,122就祸及刘小丽、姚松炎、梁国雄和罗冠聪。

为给特首选举、新政府就职、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香港营造和谐气氛,中共、港共控制了癌症爆发的节奏,一俟维稳时段结束,就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高等法院昨日的判词,无异于发出立法会、一国两制死亡通知书。那些正为刘晓波殉道而愤怒、哀悼的市民,真的是雪上加霜,同时要吊唁立法会、一国两制。

尤应指出的是,香港法治癌症的快速扩散,与刘晓波未能出国就医得到及时救治一样,受到三大因素影响。一是中共的邪恶超乎想象。中共迫害刘晓波、刘霞之肆无忌惮,已超过纳粹德国当年迫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西茨基。刘晓波未能及早出国就医,被毁去延长生命的最后机会,而官媒《环球时报》竟在微博讽刺吊唁刘晓波是「演悲正浓」、中新社竟宣称「刘霞现在是自由的」,真的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而香港六位民主派议员被DQ,民主派将失去在立法会的否决权,中共、港共自此可以为所欲为,随时可立法割地设立中国司法区,可挥霍香港纳税人的血汗钱去满足中共权贵的欲望,香港的日子没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二是民众抗争无力。刘晓波从锦州监狱转移到沈阳的医院救治后,虽有好友前往医院寻找,但人数远不及当年前往山东探望失明律师陈光诚,对当局未形成压力。而游蕙祯、梁颂恒被DQ后,不少市民基于个人观感而不予声援,更助长中共、港共的嚣张,变本加厉地迫害民主派议员、社运人士。

刺激街头抗争乃至港独

港府褫夺六位民主派议员资格,既剥夺了18.5万个选民的选举权,又封死了议会和平抗争之路。这是要逼市民走向街头抗争,这是要刺激更多人寸土必争,乃至走向港独之路。然后,中共、港共就会用更残暴的手法镇压、管制,让香港达致中国式的「和谐」。

三是国际社会支持乏力。在德国举行的G20峯会对刘晓波生死不闻不问,对中共为恶的纵容远超当年对纳粹德国的绥靖。在刘晓波冤死之后,欧美领袖的吊唁又岂能撼动中共的「司法主权」?

同样,西方有些政治领袖或游说港人接受中共试图强加给港人的伪普选,或对港人反对全国人大释法的抗争保持沉默,甚至对中国公然宣布《中英联合声明》过时失效也无动于衷,何异于助纣为虐?

刘晓波殉道,或许仍无法改变他期待的民族灵魂;香港立法会的死,或许仍无法号召港人团结抗争;刘晓波殉难、香港议员被迫害,或许仍无法唤醒国际社会的道德勇气、停止绥靖中共。但是,通往民主、自由、人权的道路,哪怕再坎坷,总要有、也会有仁人志士义无反顾地前行。声援他们、救助自己,就从吊唁刘晓波、吊唁香港立法会开始。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