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破斧:“政治忠诚是国企的首要天职”——驳肖亚庆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论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8日转载一篇文章,报道了中国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学习时报撰文,阐明他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理由。对此,笔者认为有必要逐条予以分析和驳斥。

一、肖文称:国企党员超1000万,党组织有80万个,国企一旦有董事会组织,党委书记一般都是董事会的主席。因此,“要坚决抵制‘私有化’‘去国有化’‘去主导化’等错误思想言论。

笔者认为,肖主任这条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要么显得幼稚可笑,要么显得蛮不讲理。

国企,顾名思义,是全体中国人所有的企业,所以它的主人是全体中国人,而不是任何个人或党派,更不是1000万党员和80万个党组织。因此,决定国企是否‘私有化’‘去国有化’‘去主导化’的权力应该属全体中国人,而不是1000万党员和80万个党组织。如果说,因为国企董事会主席由党委书记担任就不能‘私有化’等,则更属荒谬透顶之说。这不等于涉及全体国人的重大事务由一个人说了算。看来肖主任是很赞赏个人独裁行为的!

1000万党员作为中国人或中国公民中的一部分,当然有权利和权力在国企是否私有化问题上发声和参与决定,但他们毕竟只是13亿人中的极少数,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如果只由他们这个少数来决定国企不能私有化,显然是违反常识和规则的,因而肖主任的这一论据也是不能成立的,没有道理的。

肖主任之敢于以国企党员和党组织人数和个数,再加党委书记任董事会主席作为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理由之一,可能认为这些党员、党组织和党委书记是国企的领导者和主导力量,当然有权代表全体中国人来决定国企的制度取向。

从某种逻辑上,这有一定道理。问题在于这些党员、党组织和党委书记有没有通过法定程序和某种组织形式由全体国人或大多数国人正式授权他们代表国人来作出对国企去向的某种决定。没有!丝毫没有!事实是:中国的所有国企,自1949年赵家人夺取政权以来,全部由赵家人自行占有和经营管理。他们名义上以中国人民的代表占有这些企业,实际上并未得到全体中国人任何形式的合法授权。至今依然如此。这又跟赵家人政权是自行武装夺取而非由民众合法选举授权有关。

所以肖主任的这条理由,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没有道理的。

二、肖主任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第二条理由是:国企的共产党员都是“我国工人阶级队伍的骨干力量,是我们党拥有的关键时刻听指挥、拉得出,紧急关头冲得上、打得赢的基本队伍,也是我们党执政最坚定、最可靠的阶级基础。”

众所周知,国企就是由国家(实是政府)代表全体国人经营管理的生产、制造和营销的经济单位或团体。它是以增加社会生产,繁荣国家经济,改善全民生活为唯一目的的。不涉政治、更不肩负政治任务的。

肖主任倒很坦率,大胆说出了赵家人掌控国企的真正目的,是要把国企变为自己牢固掌握统权的有力工具,即使国企的共产党员成为随时听指挥、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的基本队伍,成为党执政最坚定、最可靠的阶级基础。但我认为肖主任的这条论据仍然是没有道理的和荒谬的。

首先,把一个纯粹的生产、经营的经济组织变为一个党派进行政治斗争,争夺政治权力的工具,本身就直接违反了全体中国人的利益和愿望,是绝对不得人心的。
既然你把国企中的1000万党员当作工人阶级队伍的骨干力量,打得赢的基本队伍,党执政最坚定最可靠的阶级基础,就必然要对这支骨干力量厚爱优待有加,形成他们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制造广大工人队伍中的矛盾和冲突,再加赵家人对整个国企的厚爱与优待,又会形成全体国人强烈反对国企享有某种持权的心理状态。这一切同赵家人一贯强调要建立和谐社会、自称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的宣传背道而驰。

而把国企当作赵家人执政的阶级基础、政治斗争的有力工具,绝对是以经济利益服从政治利益为前提,势必忽视经济效率和效益,纵容吃大锅饭思想的滋长。这正是中国大多数国有企业人员庞大,效益低下,长年亏损,资不抵债的根本原因。
由于中国的国有企业,全由政府包了,亏了由财政补偿,赚了由企业独享,上缴利润低微,实际亏损全由纳税人承担,这正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主张国企私有化的根本原因之一。所以肖亚庆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系列理由是有损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的。因此,错误的思想言论这顶帽子不应该戴在主张国企私有化的人的头上,而应该戴在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肖亚庆主任的头上。

这里还应回答一个问题。肖主任说,自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掌权以来,中共一直在大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活动层面加强其影响力,习近平就强调国企的职责是要回应党的每一个要求。不言自明,这更是赤裸裸地要国企充当赵家人的统治和阶级斗争工具。因为实际上执政党在国企不只要求党员和党组织充当阶级斗争政治斗争的工具,同时也要求所有国企职工充当这样的角色。中共中央纪委书记前段就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正如本文前已指出的,既然把国企当作党的统治和斗争工具,还谈什么发展经济、繁荣经济?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中华民族的悲哀!而肖主任则不要以为有这尚方宝剑就更正确了。它恰恰说明整个统治集团是何等的低智商,何等的治国无方!这几年的经济下滑和萧条,已经并继续在证明这一点。

三、肖亚庆主任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第三大理由是“政治忠诚是国企的首要天职”。即国企必须绝对忠诚于维护赵家人的一党专政制度,成为“我们党执政最坚定、最可靠的阶级基础”。紧接着肖又暗示,国企在未来一带一路所将发挥的作用,“国有企业在贯彻落实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实施国家重大战略、支持国防现代化建设、保障能源资源安全、精准脱贫攻坚、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都发挥了顶梁柱作用。”因此,他更认为国企绝不能私有化。

不得不承认,我是确实孤陋寡闻,浅薄无知,“政治忠诚是国企的首要天职”,实乃我第一次所见新闻,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真是肖主任或更高领导人的一大发明。
遗憾的是,这一发明绝对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不符合中国人的长远或根本利益。正如前面指出的,国企只是一个国家的全体人民共同建立和占有的发展经济,促进社会进步,改善全民生活的经济单位或单元,怎么能成为一党一派的统治和斗争工具呢?现在的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数量的国有企业,包括美国这样的以私有企业占绝对多数的国家也有少量国有企业,但几乎没有任何国家公开说,国企的首要天职是对执政党保持政治忠诚。他们的国企就是全体国人所有的企业,每一个人都有对国企事务管理的发言权、监督权和投票表决权等,而不是由任何一党一派独占独享的私产。

中国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公开说,中国国有企业对执政党的“政治忠诚是国有企业的首要天职。”注意,不是天职,而是首要天职,这恰好证明,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一党专政制度,中国的一切都由执政党长期占有和掌控,首先是国有企业必须由党占有和掌控,成为它的长期统治的专政工具。

而肖亚庆为什么又敢如此放言呢?这不是他愿意说真话,而是执政党多年来所遭受的要求国企私有化的巨大政治压力和经济压力,不得不由肖亚庆出面以强硬明快的语言来吓阻和击退这种压力。他以“政治忠诚是国企的首要天职”这句话警告主张国企私有化的人们:国企就是我们党执政最坚定、最可靠的阶级基础,我们绝不容许国企私有化,你们闭嘴吧!不要多费口舌了!

然而,肖亚庆等高官们,应该懂得,虽然你们目前掌握了强大的国家机器和一切资源,可以恣意妄为,不理会民意,但历史和现实已经证明:在中国,庞大的国企,不仅不利于生产力的解放,经济的发展,反而阻碍生产力的解放,延缓经济的发展。国有企业的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始终低于私有企业,私有企业对国家的税收和就业贡献始终高于国有企业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更严重的是,国有企业名义上为国家所有,实为无人所有或少数掌控国家权力的大小权贵所有。他们依仗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大肆侵吞国家资产和财富,使国企成为中国社会最大的甚至世界上举世无双的贪腐温床。几年来的反贪腐已经证明,中国的新旧统治权贵及其附从新兴资本势力,通过国企,已经蚕食和侵吞了几百万亿甚或千万亿的国家资产和财富。最近,中国亿万富豪郭文贵在美国的初步爆料,不管他的爆料是否完全真实,但即使只有部分或小部分真实,也足以证明,中国的国有企业已经成了中国官员尤其是高官和最高统治者贪腐犯罪的深渊。

一个指挥中国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反贪腐斗争的司令员,竟然在郭文贵的爆料中成了至少是纵容和庇护其家族成员贪腐和盗窃国家巨额财富的反面司令员,能说国企还有救吗?贪腐能反得了吗?

从这样的深度发现、分析和预测,继续按肖亚庆所坚持的国企不能私有化,必须继续成为党执政的阶级基础,就只能使国企和执政党与大多数国人的矛盾进一步加剧和加深,最终导致执政党的垮台。肖主任应该冷静想想,当13亿人中哪怕只有一半人起来反对这种腐败透顶的专制统治,即使你有强大的军队、警察和其他国家机器可以用来对付反对人群,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何况届时上述国家机器中未必没有相当的力量也会站在广大的反对人群一边的。因为他们中同样有很多富有正义感和受压迫感的人。不要幻想8964那样用几十万军队来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事件再现了!

所以奉劝肖亚庆主任等高官们,冷静反思,正视现实(目前执政党处于内外交困危机中),不要再执迷于权力强大,仍可恣意妄为的过时思维中,放下身段,听取民意,顺应时代潮流。如不愿主动引导中国废一党专政,走民主自由之路,至少不要再发声为旧制度辩护,反对民主转型。

至于肖主任最后强调的国企在许多方面所发挥的顶梁柱作用,我并不否认。但这些作用并不是所有国企因大大提高效率和收益,使资本大大增殖所积累的庞大资本而发挥的作用。相反,它是国家财政不断向这些无底洞无偿倾注资本、人力和物力才使其发挥这样的作用。实际是政府拿纳税人的血汗钱,以国企的名义来发挥这种作用。而政府这样做,不仅喂饱了全体国企职工,使他们享受与许多普通百姓和国家职工不同的特权,更严重的是为政府高官和国企高管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贪腐来源。为什么已经暴露出来的新老权贵、高官和高管,能够通过国企,动辄窃取国家财富几亿、几十亿、几百亿甚至千亿万亿,就是因为国家财政对国企的不断拨款和补贴。

所以,肖亚庆主任只谈国企在许多方面发挥了顶梁柱作用,完全不提真正支撑这种作用的是中国的纳税人,是很不公平的,是极不老实的表现。而高官高管的这种掩盖,普通百姓是不知道或难以知道的,只有极少数政治、经济、文化知识精英才能识破其秘密。也正是这样,肖亚庆这类高官和最高统治者才敢于说出上述一系列大话狠话!

肖亚庆承认,102家国企总共资产达到50万亿人民币。在2016年年底前,向外投资的金额达到全数的60%。但这些国企的赢利能力都很薄弱。例如中钢,自2014年开始,该企业已经未能按时还债,而中远海控去年更出现100亿人民币的亏损。
至于高官和高管对国企财富的贫占和窃取更是闻不胜闻,数不胜数。例如,中国电信前董事长常小兵今年5月13日因为受贿被判入狱六年;华润前董事长宋林因贪腐而在不久前被判入狱14年。较早前,前国资委所监管的中国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也因受贿而被入狱16年。最新的情况更不必说了。

可见,如此效率低下,腐败严重的国企,如果不是不断拿纳锐人的血汗钱来垫底和输血,它能在很多方面发挥顶梁柱作用吗?做梦去吧!

总之肖亚庆主任包括最高统治者在内,反对国企私有化的理由是完全不能服人的。他们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观点是赤裸裸地要把国企当作巩固一党专政和从事政治权力斗争的工具。这是绝对违背历史潮流,违背民心,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因而是注定要失败的,而且失败时间是不会拖得太长的。

但愿肖亚庆等高官和最高统治者们冷静思之,实现自我转型,免得后悔来不及!

2017年6月22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