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李平:刘晓波夫妇到底在哪里?




刘晓波罹患肝癌消息自上月26日曝光至昨日已经十日,官方多次发布家属消息,刘晓波妻子刘霞被代表了十日,又是要求、又是满意、又是感谢,就是不能公开露面,亲身对外界说说夫妻两人的情况和愿望,而他们的好友找遍官方指明的医院也找不到人。刘晓波夫妇到底被关在哪里?

目前发布刘晓波及家属消息的官方网站至少有三个。最早是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官网在626披露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刘晓波的身份是「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人员」。官方当时没说刘晓波保外就医的地点,只表示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简称医大一院)组成八人专家小组,为刘晓波制订了治疗方案。

随后发布消息的是沈阳市司法局,在628声称刘晓波在沈阳医大一院就医,也首次说明刘晓波是在67「确诊为原发性肝癌伴全身性转移」,即肝癌末期。这一回,刘晓波家属首次被出场了,提了两次「请求」,一次是请北京、南京专家会诊,另一次是请北京、上海中医专家进行中医调理,然后是「刘晓波及其家属对监狱和院方采取的诊疗救治工作表示满意」。73,刘晓波家属在习近平出访之际再次被出场致谢:「患者家属对医大一院的治疗工作感到满意,并表示感谢。」

为习近平卸责提供借口

然而,自刘晓波确诊肝癌末期消息曝光后,刘霞只有一段响应短片得以公开,就是在视像电话中向朋友哭诉:「不能动手术了,不能放疗(电疗),不能化疗。」74,刘晓波的好友、异见学者莫之许和温克坚前往医大一院,找遍了所有开放的楼层也没找到刘晓波夫妇。医院护士则声称,近日不时有人来探望这个甚么波的,但她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就在国内外都有舆论质疑刘晓波夫妇是否真的在医大一院就医时,医大一院第三个出场了,昨日发布消息说,「应刘晓波家属请求」,医院决定邀请来自美国、德国等国权威肝癌治疗专家来华会诊。刘晓波家属再次被代表,一来是间接强调刘晓波是在医大一院就医,回应舆论对刘晓波夫妇下落的质疑,二来是为正在德国访问的习近平卸责提供借口,家属要求外国专家来华,德国还不赶快安排?

但是,刘霞早在今年4月已亲笔写信给在德国的朋友廖亦武,坦言「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而原本拒绝被放逐离开中国的刘晓波,可能由于担心刘霞的病情,也意外地同意一起离开。由此可见,刘晓波夫妇的意愿,是到德国或美国就医,而不是邀请美、德专家来华会诊。

刘晓波被确诊肝癌末期的消息在习近平访港前夕曝光,成了港人向北京抗议的焦点,也必然为习近平访问德国及出席G20峯会节外生枝,其中是否涉及中共高层权斗的阴谋是一回事,习近平如何回应又是另一回事。

迄今所见,官方代家属发言十日,始终不让刘霞公开露面说一句;发布的消息是真假掺杂,或许刘晓波真的在医大一院就医,沈阳市司法局也宣称:「刘晓波多名家属均在沈阳,随时探视,其妻子刘霞陪护。」但刘霞等亲属显然也被软禁,不能与外界接触,以致于莫之许、温克坚等前往医院探访的人士,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习近平在香港对记者的提问、市民的呼声可以充耳不闻,在德国对刘晓波夫妇要求出国就医同样可以装聋作哑,甚至藉十日来被代表的家属要求作为响应。人无耻,便无敌,但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中共官员对刘晓波夫妇犯下的恶行终遭报应。刘晓波罹患肝癌消息自上月26日曝光至昨日已经十日,官方多次发布家属消息,刘晓波妻子刘霞被代表了十日,又是要求、又是满意、又是感谢,就是不能公开露面,亲身对外界说说夫妻两人的情况和愿望,而他们的好友找遍官方指明的医院也找不到人。刘晓波夫妇到底被关在哪里?

目前发布刘晓波及家属消息的官方网站至少有三个。最早是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官网在626披露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刘晓波的身份是「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人员」。官方当时没说刘晓波保外就医的地点,只表示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简称医大一院)组成八人专家小组,为刘晓波制订了治疗方案。

随后发布消息的是沈阳市司法局,在628声称刘晓波在沈阳医大一院就医,也首次说明刘晓波是在67「确诊为原发性肝癌伴全身性转移」,即肝癌末期。这一回,刘晓波家属首次被出场了,提了两次「请求」,一次是请北京、南京专家会诊,另一次是请北京、上海中医专家进行中医调理,然后是「刘晓波及其家属对监狱和院方采取的诊疗救治工作表示满意」。73,刘晓波家属在习近平出访之际再次被出场致谢:「患者家属对医大一院的治疗工作感到满意,并表示感谢。」

为习近平卸责提供借口

然而,自刘晓波确诊肝癌末期消息曝光后,刘霞只有一段响应短片得以公开,就是在视像电话中向朋友哭诉:「不能动手术了,不能放疗(电疗),不能化疗。」74,刘晓波的好友、异见学者莫之许和温克坚前往医大一院,找遍了所有开放的楼层也没找到刘晓波夫妇。医院护士则声称,近日不时有人来探望这个甚么波的,但她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就在国内外都有舆论质疑刘晓波夫妇是否真的在医大一院就医时,医大一院第三个出场了,昨日发布消息说,「应刘晓波家属请求」,医院决定邀请来自美国、德国等国权威肝癌治疗专家来华会诊。刘晓波家属再次被代表,一来是间接强调刘晓波是在医大一院就医,回应舆论对刘晓波夫妇下落的质疑,二来是为正在德国访问的习近平卸责提供借口,家属要求外国专家来华,德国还不赶快安排?

但是,刘霞早在今年4月已亲笔写信给在德国的朋友廖亦武,坦言「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而原本拒绝被放逐离开中国的刘晓波,可能由于担心刘霞的病情,也意外地同意一起离开。由此可见,刘晓波夫妇的意愿,是到德国或美国就医,而不是邀请美、德专家来华会诊。

刘晓波被确诊肝癌末期的消息在习近平访港前夕曝光,成了港人向北京抗议的焦点,也必然为习近平访问德国及出席G20峯会节外生枝,其中是否涉及中共高层权斗的阴谋是一回事,习近平如何回应又是另一回事。

迄今所见,官方代家属发言十日,始终不让刘霞公开露面说一句;发布的消息是真假掺杂,或许刘晓波真的在医大一院就医,沈阳市司法局也宣称:「刘晓波多名家属均在沈阳,随时探视,其妻子刘霞陪护。」但刘霞等亲属显然也被软禁,不能与外界接触,以致于莫之许、温克坚等前往医院探访的人士,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习近平在香港对记者的提问、市民的呼声可以充耳不闻,在德国对刘晓波夫妇要求出国就医同样可以装聋作哑,甚至藉十日来被代表的家属要求作为响应。人无耻,便无敌,但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中共官员对刘晓波夫妇犯下的恶行终遭报应。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