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8日星期六

709案两周年王全璋律师音讯仍杳

2017年7月7日,北京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三)、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左一)等人,周五(7日)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办案违法,再度拒絶受理。(李文足推特)
2017年7月7日,北京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三)、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左一)等人,周五(7日)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办案违法,再度拒絶受理。(李文足推特)


709大抓捕案件进入两周年,北京律师王全璋仍然音讯全无,数名被捕维权律师家属,再到北京最高检察院控告违法办案,但被拒絶受理。此外,其馀两名涉案被捕人士,律师及亲友担忧受酷刑虐待。(海蓝 报道)
周日(9日)为709案件两周年,涉案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江天勇及褔建维权人士吴淦至今仍被关押。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五(7日)上午与数名被捕维权律师家属,包括王峭岭、原珊珊等第8次到北京的最高检察院,投诉控告709酷刑问题、要求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726天、音讯全无的问题,检察院拒絶受理。
记者致电李文足及王琑岭,手机受屏蔽均打不通。
王全璋代表律师余文生表示,目前当局是拒絶受理家属们任何的控告,王全璋被关押2年完全没有消息,自2015年7月被委托为他的辩护人以来,他去过天津40多次,案件至检察院阶段,天津当局以王全璋要求更换律师为由,不承认他们是代表律师,由于没法介入,不知道王全璋的情况。上月14日,他与程海律师再申请会见,所得答覆是王全璋另有2名指定律师,但他们仍未被解除委托,当局实属违法。他又指,即将709事件两周年,律师将有纪念活动。
余文生说:对于王全璋的案子,我们继续坚持为王全璋律师辩护,坚持我们自己的权利。(709)两周年快到,我们应该有一些纪念活动,就为我本人和其他律师在这两周年里。
此外,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被关押约8个月,其代表律师陈进学指,目前他被关押在长沙巿第一看守所,至今仍不准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长沙当局告知,他们已为江天勇安排律师,他亦于5月被解聘。对于江天勇传出遭到酷刑,他坦言非常担心,但律师未能介入案件,没法知道情况。
陈进学说:当然很担心,因为现在他又不允许会见,他被酷刑的情况不断传出,我们担心他可能遭到酷刑。我现在应该是没办法要求会见,去会见他们又置之不理,我是直接被他解聘。
涉709案最早被捕的褔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已被关押逾两年。吴淦朋友表示,前段时间,吴淦父亲在寻找当局对儿子定下的12宗罪的线索,包括约见维权人士,当局一直在找他,其父不方便与外界接触。
至于吴淦,其律师近日会见他,他的精神状态很好,但不清楚何时开庭。朋友又指,吴淦曾受酷刑,已经捱过最困难的时候,近日听说当局称吴淦有病,在他身上插满管子灌药,全部被他拔掉。作为朋友,非常担心他的状况,刘晓波被关押至病危才释放,李和平弟弟释放后精神异常,为此呼吁释放所有良心犯,他们是没罪的。
朋友说:还有一些人,(释放后)整个人都状态很差,所以我们非常担心屠夫在里面,他们会有更多更坏的手法。我们在呼吁刘晓波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所有的媒体呼吁释放所有的良心犯。
王全璋于2015年7月初被警方抓走,其后被失踪数个月。去年1月8日,他被天津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同年 2月14日被以颠覆罪起诉到法院。江天勇律师则于去年11月中,前往湖南长沙看望谢阳妻子后,回程上火车前失联。其后被长沙巿公安局以涉嫌煽颠罪监视居住,今年6月,他被以同一罪名批捕。
吴淦早于2015年5月在江西省高院声援被捕律师,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罪行拘;5月27日被褔建警方刑拘,他被指控涉嫌诽谤、寻衅滋事罪。去年1月,褔建警方将吴淦移交天津警方,同年8月16日,他被天津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批捕。
709事件自2015年7月9日凌晨开始,逾百名大陆律师、律师所工作人员、民间维权人士及访民,被警方大规模抓捕、刑拘、监视居住及传唤等,其后部份人被起诉及判刑,包括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勾洪国及李和平,其馀陆鑟获取保候审,获释人士称曾遭灌药及酷刑。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