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刘霞09年访问视频曝光“没有想到” 零八宪章惹祸



香港传真社9日公开从刘晓波夫妇好友取得刘霞在2009年以及之后接受访问的视频。刘霞在2009年的访问中说,她“没有想到”刘晓波会因起草《零八宪章》而被抓。刘晓波当时尚未被大陆当局判刑,亦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刘霞在后来的访问中说:“我们全家都要倒楣到不能想像。”




根据刘氏夫妇好友James H提供的其中一段访问视频,摄于2009年2月,即距离刘晓波被捕后的第三个月。刘霞在全长约1小时的访问中提到,刘晓波被捕当时的情况:2008年12月一个晚上,当晚11时许,有公安敲门,“拿了一个东西,没有任何罪名的,没给我,让晓波在上面签字。晓波不签,跟他们还吵,晓波说因为你这没有写任何涉嫌什么罪名”。刘霞强调,该份刑事拘留的文件上“没写任何东西”,也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提供一份予家属。
刘霞指刘晓波被捕后,二人只获准在2009年1月1日相见一次,“他们(政府当局)当时也许是为了平息一点儿外面的舆论,就让见一下,散出点儿消息”,但后来再提见面,公安分局就指“上面没安排”。刘霞见到刘晓波时,“那小脸可灰暗了,一天到晚见不着太阳,关小屋,又不许出去”,又形容刘晓波瘦了,一开始晚上睡不了觉,到早晨就被提审,“那会儿是天天提审,也不让看书,也没电视,也不准出房间。他就每天在屋里狂走三个小时……就像老虎关进笼子似的转”。
其余的视频则在刘晓波因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以及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刘霞以连坐法被软禁后,由朋友于2012年年底及2013年2月拍摄,共有三段,是友人在刘霞住所楼下与她隔空对话,每次仅3至5分钟。其中2012年圣诞节,友人希望刘霞转告刘晓波,国内有公开信及有134位诺贝尔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刘霞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跟他(见面)什么的都不能说,他们监控着他”,连朋友的问候也不可以传达。
而在2013年2月的视频,清楚传出刘霞的哭泣声。情绪激动的她向朋友表示“被骚扰”、“我们全家都要倒楣到不能想像”,又多次强调朋友不能想像她的处境,即使外面很多人关注都是“没有用,什么关注都没有用”。
到了最近,刘晓波因为患上末终期肝癌而危在旦夕,尽管会诊的德国和美国专家认为刘晓波要求出国接受治疗的旅程仍是安全的,而两国的医院已经同意接收刘晓波,但中共似乎继续漠视“外面很多人的关注”,坚持把刘晓波留在国内,接受宣称是国内最先进的治疗。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