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朝鲜集中营黑幕:对政治犯实施酷刑和精神摧毁



Otto Frederick Warmbier (C), a University of Virginia student who was detained in North Korea since early January, is taken to North Korea"s top court in Pyongyang, North Korea, in this photo released by Kyodo March 16, 2016.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美国学生瓦姆比尔本周被释放,但他仍处于昏迷状态。
毫无疑问,朝鲜一直用非常粗暴的方式对待囚犯。
遭到逮捕的外国人通常被判服苦役,与之相伴的还有以孤立和让其感到无助的方式对他们进行折磨。
BBC曾经了解到,一位前囚犯曾因遭遇这种折磨而精神崩溃。很多年以后他仍然不能正常说话。
但其他人有机会透露更多细节。
2012年12月,朝鲜指控韩国裔的美国传教士裴俊浩(Kenneth Bae)"损害共和国"。
裴俊浩曾多次访问朝鲜,但在最后那一次遭到了逮捕,朝鲜方面发现他携带了一些和天主教相关的材料。
因为这一"罪行",裴俊浩被判15年监禁和苦役。和瓦姆比尔相似,他在健康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才获释。
裴俊浩获释后出版了一本名为《不曾遗忘》("Not Forgotten: The True Story of My Imprisonment in North Korea")的回忆录。他在回忆录中透露,刚入狱的4周时间,自己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连续不断接受审讯。
在这种压力之下,他在狱中按照审讯者的要求,写下了长达数百页的悔过书。
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裴俊浩曾被朝鲜关押超过一年。
他还一周6天在一个农场服苦役,"搬砖头和挖煤"。
他的常规作息时间是,早上6点起床,吃早餐和做祈祷,随后被带到农场,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6点。
裴俊浩在此期间体重急剧下降,被囚禁735天后,他的体重差不多减轻了27公斤。
体重下降的同时,他的健康状况出现恶化,多次接受治疗。
他同时还遭受精神上的折磨,感到很孤独。
他透露说,审讯者反复说,"没有人记得你。你已经被你的政府和人民所遗忘。你短期内不可能回国。你要在这里待上15年。在你回家之前你就已经60岁了。"
裴俊浩说,"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困在蜘蛛网里的一只昆虫。每次挣扎都只能让自己被缠绕的更紧,没有任何出路。"
不过他披露,经过几个月的审讯之后,他被允许看从美国家人发来的电邮和信函(这种做法也许是安慰,也是一种折磨)。他甚至还被允许获得一本《圣经》。
当他严重生病之后,朝鲜当局似乎担心他会死并导致外交上的麻烦,因此决定将他释放。

为自己掘墓

裴俊浩是一名美籍韩裔,因此他懂朝鲜语。他说,自己住的囚室配备了床和卫生间,比其他普通政治犯的条件要好。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称,这些监狱和集中营的条件是难以忍受的。
"包括儿童在内,成千上万的人被关在这种政治犯监狱里。"国际特赦组织揭露。
"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没有犯过任何罪行,他们被关押只是由于亲戚或者家人被判犯了严重的政治罪行。"
A satellite image of the prison camp with labels showing farms, housing, a mine, and crematory图片版权AMNESTY
Image caption国际特赦组织公布的一座巨大的朝鲜集中营卫星照片,其功能分区仔细。
国际特赦组织公布航拍照片还显示,一座关押了20000名囚犯的朝鲜集中营面积大到相当于3个美国首都华盛顿。该组织采访的一名前朝鲜官员说,一些囚犯被强迫在这里挖掘自己的坟墓,强奸成为惩罚的手段,随后这些受害者就下落不明。
裴俊浩没有提到自己遭受过肉体上的折磨或者伤害。他的健康状况出现问题是因为监狱的生活使他的糖尿病、高血压以及肾脏疾病不断恶化。
虽然瓦姆比尔的情况和裴俊浩有所不同,但所有美国人都会问,为什么他会昏迷?为什么朝鲜要在他昏迷一年后才公开这一消息?
如果这是酷刑导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会面临加大制裁朝鲜力度的压力。

美国医生的判断

一个美国医生团队否认22岁的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如朝鲜方面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感染肉毒杆菌而导致瘫痪。
在被释放并回到美国后,瓦姆比尔还不能说话。
医生团队中的丹尼尔•坎特博士(Daniel Kanter)说,瓦姆比尔现在对语言毫无反应,脑细胞损伤严重,既有可能是由"心跳呼吸骤停"所导致。
医生们在辛辛那提医疗中心对瓦姆比尔进行检查后称,没有迹象表明他曾受到肉体上的虐待,造成现在状态的原因相信是缺氧和大脑缺血导致的急性呼吸停止。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