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星期五

鲍彤: 邓小平靠六四把中国变成腐败国



“六四”镇压28周年前夕,原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85岁高龄的鲍彤在北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专访。鲍彤表示,尽管当局拒绝解决“六四”问题,但在人民心中对“六四”早有定论。
今年“六四”28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未如以往般被当局强制旅游,而是留在北京家中。
虽然有关部门早已向他“打招呼”:在此期间,不要接受媒体采访,发表言论等等。但是鲍彤依然打破沉默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对于民众强烈敦促政府公开六四真相。他说:
“领导不解决,老百姓已解决了。现在老百姓心里凡是了解当年真相的人,这个问题早就解决了。所以你不解决,他解决。几个人不解决,大家来解决,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就算表面不解决,那也没有什么问题,秦始皇当年也没有解决焚书坑儒。书怎么能够焚,儒怎么能够坑,知识分子呀,当时好像也没有要平反。汉高祖好像也没有平反它,一直到慈禧太后都没有平反它。但是历史都清楚,都明白。历史之所以明白,就是因为当时有真相。真相留下来了”。
鲍彤表示,解决六四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它是解决中国一系列问题的其中一把钥匙:
“其实解决这一问题的意义在于解决这个问题,是打开现在一系列中国社会存在的根本问题的一把钥匙。就是今天中国所存在的一切重大问题要解决它是一把钥匙。钥匙有很多,但是这也是其中的一把钥匙。这一把钥匙也是回避不了的。如果说毛泽东时代把中国变成一个不说话的国家, 那么,邓小平就靠六四把中国变成了一个腐败而不能自拔的国家”。
鲍彤还称,邓小平颠覆了公权力,违反了一切文明的道德规则。他认为,当前中国的道德已经不是传统的道德,而是中国特色的党道德:
“中国特色的依法治国就是,我说他合法,他就合法,他就不腐败;我说他不合法,他就是腐败。这已经好比到了没有游戏规则的地步。现在我们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只要领导批准的就是不腐败,只要领导不批准的就是腐败。这就发生一个中国特色的站队问题。这个领导站队对了,那么他批准的就不是腐败;如果发现这个领导站队错了,就是说他批准的也是不合法的,也变成腐败了”。
鲍彤认为,在中国官本位背景下,道德就是权力批准道德、权力批准法律。他分析官场所谓的道德准则时说:
“你说媒体姓什么,姓党;道德姓什么,姓党;权力姓什么,姓党;而且还必须是姓站对队的那个党,不是站错队的那个党,不断会有变化的。每一个被打下来的官,在他被提拔上去的时候,他都是站对队的。一旦有人把他打下来,那么他一定是站错队的”。
鲍彤说,1989年学生运动正是从反腐败开始,但遭到镇压:
“群众反腐败本来是道德的、合法的、正义的。那么,你一开枪就是对道德开枪、对正义开枪、对法律开枪。政府对公民开枪,这个问题不解决,意味着这个权力可以向公民开枪,权力为腐败保驾护航。所以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不管你用哪一把钥匙来使中国前进一步,它必然牵涉到一个问题:权力有没有资格批准政府,批准道德、批准法律”。
1989年,中国民众发起的八九民运最终遭到解放军开枪镇压。有学者将六四看作是中国历史和政治的分水岭,而不是文革。中国政府派军队向民众开枪,令百姓对中共的“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幻想破灭。但有支持政府的言论称,派兵镇压换来社会稳定,而且还带来了此后二十年中国经济的繁荣发展。
鲍彤说,由于官方将民间谈论六四视为禁区,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何为六四,因此对官方的宣传内容,无从判断。
他说:“六四这个问题,现在很多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不知道。不仅不知道,而且党的教材还规定,就是六四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老百姓开枪是正确的、必要的、果断的,是建立了中国经济的起飞。要知道,这是以腐败为发动机起飞的体制”。
1989年4月15日,73岁的胡耀邦突然心脏病发作而逝世, 引起各地大学生强烈反应,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等院校的学生以大字报、挽联等方式哀悼,继而引发民间“反官倒”,争取“民主、自由”的诉求。
鲍彤于5月28日被捕,后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7年。鲍彤刑满出狱后,一直被当局软禁;2003年起,每逢六四周年期间,均会被当局带离北京,强制旅游。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