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江天勇、王全璋辩护律师申请会见均遭拒


被羁押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辩护律师张磊及陈进学6月15日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告知官方已为江天勇指派了两名律师。但是,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不接受官派律师。此外,余文生及程海律师14日要求会见另一位被羁押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时也被以同一理由阻止会见。

6月15日上午,张磊及陈进学两名律师前往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的江天勇,看守所副所长称,江天勇已委托了两名律师,不能确认他们的辩护人身份,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本台明确表示,不接受官方委派的律师:“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的愤怒。基于709涉案人员几乎都被指定为官派律师,全力配合他们出演所谓的’依法治国’的丑剧,我们一致决定,对官派律师表示谴责,另外也一概不认可、不接受。”

陈进学和覃臣寿两名律师此前曾收到一份江天勇手写的“解聘声明”,家属对该声明表示质疑。金变玲告诉记者,覃臣寿律师因为代理江天勇案,未能通过律师年检,无法正常执业,家属于是另外聘请了张磊律师,而张、陈两名律师是他们唯二认可的律师。

当天,江天勇的妻子及父母还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要求当局依法公开官派律师姓名和执业机构,以便进行投诉,同时奉劝官派律师勿扮演“自干保”,侮辱律师职业尊严。

此外,一天前,余文生及程海两名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另一位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也被告知王全璋已有两名律师,并且已经会见了王全璋,他们如要会见,必须先把那两名律师解聘。

余文生向记者表示,当局的做法已经违法:“在侦查阶段的时候,我和程海律师,当时办案单位还承认我们的辩护人资格,进入检察院以后他们就不承认我们的辩护人资格了,我们交的手续他们也不收,我们要求会见他们也不见。实际上他们完全违法。在此之前我们已经获得了王全璋妻子的委托,除非把我们俩解除,他们才能根据王全璋的’意愿’再去找其他的律师。在不解除我们辩护人资格的时候,他们怎么见到王全璋的?有可能涉及到公检法、看守所共同的违法犯罪。”

余文生说,他们无法得知官方指派的两名律师的身份,一旦获得确切信息,将会对他们进行起诉和控告。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