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李平:制度不義 勢造就貪腐特首



特首梁振英五年任內二度被立法會議員動議彈劾,公眾也好,議員也好,都知道彈劾議案通過的機會幾乎是零,但是,有關動議並非行禮如儀、徒勞無功,一方面,辯論過程可以暴露梁振英、港府官員、親共議員的醜態,另一方面,可以凸顯特首的產生制度、監察制度之不義。從曾蔭權涉貪被判囚,到梁振英只向中央交代UGL巨款醜聞,都昭示不義的制度不變,特首勢必像中共領導人一樣走向貪腐深淵。

哄得中央滿意懶理公眾監督

梁振英兩次面對立法會彈劾,表面上的罪狀都不是貪腐,上次是對立法會作虛假陳述,今次是干預立法會調查,但問題的起因都是他涉嫌貪腐,上次是大宅僭建,今次是收受UGL巨款。如果說梁振英大宅僭建只是佔小便宜,立法會無奈其何,那麼,他收受UGL巨款是不是變本加厲,更加無視立法會的權力制衡?是不是因此而毀去上任前的承諾,直到卸任也未啟動《防止賄賂條例》適用於特首的修例?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歷史學家阿克頓勛爵(Lord Acton)的傳世名言,在古今中外的政壇都得到了驗證。香港特首的權力來源、權力監督都沒有公義的制度予以約束、制衡,近年在中共刻意炮製超然特首、超然傀儡的推動下,特首基本上是脫離了議會和公眾的監督,功過是非皆取決於中共領導人,港府官員、親共議員所謂梁振英盡忠職守、為社會謀福祉之說,還不是出自中共領導人對梁振英的「充份肯定」?

特首的權力產生、監督制度不義,一是特首權力不是來自普選、來自全民的授權,而是來自中共操控下的小圈子選舉、來自中共的授權,因此特首不把公眾、議會的監督放諸心上。在UGL巨款問題上,梁振英就只向中央交代,只要哄得中央滿意,懶理議員、公眾如何監督如何追查。

二是立法會對特首的彈劾被畸形的點票制度閹割,彈劾動議要分別在分區直選議員、功能組別議員之中獲過半數支持,而功能組別與其說是香港業界代議士,不如說是西環、港府的白手套。民主派議員兩次動議彈劾梁振英,兩次都因未能在功能組別議員中得到過半數支持而遭否決。

中港同流合污風險越來越高

三是香港法例對特首收受利益的監察依然殘缺不全。2012年,曾蔭權被揭接受富豪款待、傳出貪腐醜聞後,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受託成立專責檢討委員會,後提出36項建議,包括特首與其他公職人員看齊,同受《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規管,並成立3人獨立委員會,審視是否就特首接受利益批出許可。梁振英當選特首後曾承諾積極考慮修例,結果是直到他帶着UGL醜聞卸任,修例仍未啟動。

法例不健全、財產申報不透明、公眾沒有監督權,特首一旦起了貪念,只會像中共官員一樣越陷越深,難以自拔、難以懲戒。中共官員貪腐問題怵目驚心,如果不是權鬥白熾化,黨內原有的「入常(政治局常委)免罪、入局(政治局委員)免死」的潛規則也不會被打破,前中央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豈會被控罪判囚?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蘇榮等黨政軍領導人落馬,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至今已有18人被判囚或雙規,不只反映反貪風暴之強烈,更反映貪腐之嚴重、權鬥之兇狠。

曾蔭權、許仕仁、湯顯明、梁振英等香港官員的貪腐醜聞,也顯示香港原有法例、制度的約束力越來越弱,特首產生、監察制度的不義越來越明顯,結果是中港官員在貪腐問題上的同質化越來越嚴重,香港特首及其委任的官員與中共權貴同流合污的風險越來越高。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